第99章 送还(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99章 送还(第一更)

我躲在洗手间简单的把眼下的紧急情况叙述了一遍,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陆寒深淡淡的声音传来:“等我。” “阿深,一会……” 话还没说完,耳畔忽然传来一连串地嘟嘟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夜周湛发起了高烧。浑身都像火团一样。这里没有任何药物,我打开房门就看见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蹲守在门口。 “大哥,麻烦帮我弄点消炎抗菌和退烧的药。他病了。”我苦苦哀求。 男人用力一推,把我推进门里,用极度蹩脚的中文说道:“明天会送药过来,进去。”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了。 明天,又是明天。 好几次周湛都面临生死的考验,每一次都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他就算真是个铁人,也经不起总这么折腾啊。 我折身回到卧室,看着神志不清的男人,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医生没有药物,那就和残废没有区别。 “周湛,你怎么样?”我坐在床边。轻轻唤了声他。 他睁开眼,低润地笑了笑:“还没死。” “你现在身上很烫,我去拿毛巾给你做物理降温。” 周湛拉住我的手,温和的眼神下是不可预测的深邃:“真没事。” 我坐在床边,小心翼翼抓起周湛的手:“我们有电话,可以报警吗?” “可以。”周湛笑了笑,缓缓蔓延在唇边。 我心里一紧,立刻掏出手机想要拨号,周湛不疾不徐地补了句:“要是你报警了,我们现在可能没事,但一样很难全身而退。叶叶,你别担心,我自有办法。”围吉亚扛。 “什么办法?”我好奇地追问。 “把手机给我。”周湛虚弱地说了声。 我递给他。 他说:“你去帮我泡杯茶。我有点口喝。” 我忙点头,等泡好茶水,周湛已经坐起身来。 他硬朗的脸极度红晕,平缓的额头上也蕴满了密密的汗液。 “茶。”我扶着他的后背。他只是浅浅酌了一口就偏过头去。 “是太烫了吗?”我问。 周湛无力地笑了笑:“只是突然不想喝了。” 我凝上他一双虚弱时依然深不可测的眸子,突然晃过神来:“你刚刚打给谁了?” 他又勾起唇角,却没有说话。 我一把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竟然是一通打给陆寒深的电话,播出记录显示并不是我打的那通。 但此时此刻,我心口有点发紧。 “叶叶,你刚刚打给他,是对的。”周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什么……意思?”我耸动眉毛。总觉得他的语气有点怪怪的。 周湛深浓的眉被酒店柔和的光线静静勾勒,五官棱角分明,沉稳且又笃定地开口:“没什么。叶叶,来坐我身边来。” 我微微点头,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他扬起手臂将我圈紧,让我靠他在胸口。 我隐隐较了下劲道:“你受伤了,我不能靠着你。” “你要是再动来动去,我会很痛。”一丝痞意荡在他眼里,但很快就因为疼痛变得苍白。 我吓得不轻,很快听话地靠在他胸口,感受着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沉默就这么一分一秒地在空气中流淌,过了很久,周湛突然低低地问了句:“叶叶,你爱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闻言,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爱? 在相处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地开始依赖他,习惯他,不再那么讨厌他。 至于爱……唯一让我有过刻骨铭心的感觉的人…… 而周湛是什么感情,我并不清楚。这种感觉朦胧的就像是晚上八九点的月光。 “叶叶,说话。”周湛的声音更低润了,他一只手在我肩膀搓动,试图将他掌心的温度融进我。 是很烫的温度。 我不着痕迹地从他怀抱里抽离,转脸对他说:“你现在很烫,需要降温,我去拿毛巾。” 才刚起身,门外却有了动静,没一会,几个武装人员破门而入,刚刚守在门口的人也已经不见了。 陆寒深,就站在几个武警力量的身后。 他身形修长,身材笔直似乔木,一双寒凉彻骨的眸子静静望过来。 我有一刹那愣住,回头看了眼周湛,他好似一点都不意外,笑了笑说:“叶叶,跟他走吧。” 简短且含笑的字句却拼命蹂躏着我的五脏六腑,周湛的意思是……让我现在跟陆寒深走,那他自己呢,不走吗? 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就试图问出来,可才张了张嘴,周湛抢先一步说道:“叶叶,只要你安全了,我就没有多少顾虑了。放心,我不会有事,跟他走。” 陆寒深对周湛一直都有敌意,他冲过来直接拽起了我的胳膊,至于周湛,被武装警力带走,我明白如果周湛在德国警方这解释不清楚,他就别想出来,但如果能解释清楚,他能在黑暗势力下活多久,同样也是个未知数。 我眼睁睁看着周湛上了车:“阿深,我……” 陆寒深突然暴躁地打断我的话:“你什么?” 他瞪着我,神情是令人觉得惊恐的寒凉。 我的手腕一痛,他一个猛力就把我拽上辆出租车,强行带我离开,去了他定的酒店里。 陆寒深站在窗口,背影清冷料峭。 指尖浮动着一层白白的烟雾,缓缓地在风里升腾,那一跳一跃的猩红火苗一明一暗,越发加深他周身环绕的孤傲气息。 我轻步上前,站在离他只有一米的地方顿下脚步,好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话,最终竟都生生咽了回去。 香烟燃尽,陆寒深转过脸来,小小的不安和烦躁都在他一双漆黑的眼眸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修长的腿迈开,他盯着我,一字一顿道:“下飞机的时候,我以为你跑掉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原来你跑掉的目的只是甩开我,嗯?” “你一定要把我想成这样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变成了这种有心计的女人?”此时此刻,我心里滋生着隐隐的疼痛,没错,我曾经倒真是想过做个有心计的人,为此我还努力学习过,可我最终还是个学渣,不但没有学会那些城府,还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 陆寒深的眸轻轻一缩:“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跑掉之后你又和周湛在一起,我明明告诉了你真相,可你还是想留在他身边。为什么?” “阿深,我很难和你解释清楚这其中有多复杂。”我心里焦躁不安,那个受了伤的男人被带进警局之后究竟会面临什么,我一概不知。 陆寒深忽然挑起我的下巴,淡淡地说:“你的假丈夫已经把你送还给了我,所以你不需要再想他了。他的生活以后都和你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