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6000+ - 最后一个男人

第97章6000+

周湛的眸光灼灼,炽热得可以把人烧死。但他很快就转开了头,专心看着前方路况。 我的手指拽着上衣的一角,良久后才淡淡回了句:“周湛,你喜欢我什么?” 周湛的眉心浅浅一蹙,像是在思考。又像是有点无措。 “你看,你都说不出所以然来。”我逮住机会说了句。 周湛说:“我喜欢你的感觉很单纯。” 我轻轻笑出来:“单纯吗。” 周湛的声音很快转为低沉:“叶叶,但我现在不用抢,不是吗?” 车遇红灯,话尾落下时,车子也停了下来。周湛转头看着我,抬手顺着我的头发说:“昨晚你没有跟陆总走,这就是最好到证明。叶叶,你累了,眼看要到冬天了,你真正需要的是是一个能和你互相取暖的人。而不是你转学时他在忙生意,你流产时他也放任你一个人进去一个人出来的男人。” 低润的话一层层在狭隘的车厢里头蔓延,悬浮着的琥珀香气也着实让人感觉到晕眩。 我没有说话,转头看向窗外。没多久车子重新启动。眼底的事物刷刷闪过,快到让人看不见轮廓和形态。 时间不仅让人看清楚别人,也让人正视自己的内心。 周湛说的没错,我在渐渐习惯他,习惯一个无比复杂却对我面面俱到的男人,然后再把以前的习惯和以前习惯的那个男人偷偷地在心里藏匿起来,尽量不去碰,不去剥开,因为我知道,一旦剥开的旧伤口,还是会疼的。 回到家我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屏幕。扫了一圈后,画面定格在一个财经频道。 主持人是熟悉的脸,嘉宾也是熟悉的脸,我记得在老家的麻将馆里看见的那挡节目就是这个女的主持人主持的。当时她的嘉宾也是陆寒深。 主持人说:“传言陆总和妻子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这次陆总打量收购前妻哥哥公司的股票进行打压,是不是也是因为因爱生恨?” 屏幕中,陆寒深还是穿着他所偏爱的深蓝色西装,独坐在沙发上,右腿叠在左腿上,一手随意的搭在沙发的扶手,整个人还是充斥着满满的孤傲气质。 他微勾薄唇。淡淡道:“我记得你之前问过我,是不是有个中戏的女朋友。” 盯着屏幕的我,心微微缩动了下。 主持人突然一脸茫然,先是一愣,好几秒后才缓和过来应道:“是,是啊,我记得陆总说不记得了。” 陆寒深黑色的眸子宛如深深的谭穴,他又浅勾了下唇角说:“那个曾经在中戏的女人是我最爱的人。” 主持人张大嘴巴,大抵是因为陆寒深的话彻底打乱她之前准备好的问题,好几次看着手中的小抄,再看看他:“陆总……所以之前的爆料是真的,你在中戏的确有个初恋女友?既然这样,当时你为什么不承认,是因为有什么隐情吗?” 陆寒深自嘲笑了笑,随后说:“十年风水轮流转,以前追在我身后跑的女人现在是周先生的太太。前段时间陆氏遭遇打压,现在我不过是原原本本地还给他。” 这一瞬间,他孤傲的眼里迸射出强而有力的愤怒与阴鸷。 突然间节目暂停,插播广告忽然进来。 我想应该是电视台安排的。 陆寒深惊人的回答肯定会造成不小的轰动,而我,无疑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正在我心惊不已的时候,脸颊似乎有温和流淌的气息窜下,一偏头,周湛的脸竟离我只有一寸。 他站在沙发的椅背后面,高大的身躯半附着,双手撑在背缘上,低低地说:“叶叶,今天想吃什么。” 原以为他会警告我,但他竟然什么都没问,一度让我以为他没有看见广告之前的画面。 身子一下就僵住:“什,什么时候站这的?” 周湛直起身子坐在身边的位置,他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盘:“五分钟前。就是你放下遥控器的一瞬间。” 我的脸忽然间就窜上一股猛烈的热气,烧的我火辣辣的。 周湛腾出一只手臂,很自然地揽住我的肩:“叶叶,你还没告诉我想吃什么?” 我低下头:“我没什么胃口吃饭。”父母无端被害,我不可能放任凶手为所欲为,但眼下能给我希望的人竟然是曾经对我强取豪夺的男人。 周湛搓了搓我的肩:“是么?那你最好还是快点有胃口起来。因为晚上我们还要坐飞机。” “坐飞机?”我心忽沉。 他低笑颔首:“我订了去德国的机票。今晚就走。” “怎么这么突然?”我有点震惊,虽然他提出要去德国,可明明是今天提的,怎么竟连机票都这么快定好了。 “周湛,你公司出现的问题好像很严重,你现在走,周叔叔会很难过的,而且外界也会以为你在害怕或者是逃避才突然离开。”在感情里,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唯爱主义者,疯了好多好多年的自己这一刻会觉得比起疯,我远不如周湛。 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放弃,原因居然是我。 我死死盯着眼前这张五官深镌的脸,有一刹那的恍惚,觉得蕴进他眼里的笑容很好看,唇边掠起的弧度也很好看,覆在肩上的那只手也特别温暖。 周湛的脸陡然凑近了些,语调更为柔和:“叶叶,钱对我来说真的没所谓,那家公司无非是一个看似正业的副业而已,你放心,我不会饿着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 周湛打断我的话,粗粝且圆润的手指在我脸颊上不停迂回:“叶叶,不需要给我那么多理由,你只需要明确告诉我你不想走。除了这个之外,别的都不是理由。” 我扭了下头,他的手僵在远处。 “你投资的第一部剧快杀青了,到时候……” “这也不是理由。”话末,他起身:“既然你不说吃什么,就我来安排。” 晚上五点,周湛已经帮我收拾好行李,我给张笑打了电话,顺便把钥匙放在楼下保安手里就和周湛去了机场。 飞机快起飞时,头等舱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我和周湛坐在并排的座椅上,隔着条走道,陆寒深在我同排的另外一端坐下。 我和他四目相对的瞬间,一股难掩的尴尬瞬间环绕我的周身。 “叶叶,想喝咖啡吗?” 周湛摸我的头,我浑身更显僵硬。转头看向周湛,他似乎还没有看见陆寒深,直到……他的目光越过我,眼眸微眯:“陆总?” 陆寒深冷笑:“这么巧。” 周湛也冷笑:“是巧吗?还是陆总特别关注我的行程?” 陆寒深低头看报纸:“这次去德国是谈一批钻石原石的切割项目,倒是你……是去避难吗?” 狭隘的空间里,硝烟味缓缓渗透着每一寸空气,尤其是我,这一左一右两个男人,我却找不到自己可以自处的最佳位置。 “我们是去旅行的。”我说。 陆寒深拿着报纸的手缓缓放下,他的眸扫过来,半响才淡淡道:“旅行愉快。” 坐在我身边的周湛低润地笑了笑:“陆总也是,祝你这次生意能够谈得顺利。” 说完,周湛揽住我的肩,一直在我耳边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我知道他都是做戏给陆寒深看的,要是以前我可能会觉得周湛只是拿我来挑衅陆寒深,实际上不是在争夺什么女人,无非是两个强者的斗争罢了。 可现在我竟然会觉得周湛是没有安全感,更准确来说是这场他费尽心机谋取来的感情里,他并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而陆寒深走的却是曾经我走过的路,他想拼命追回我,即使他能说出旅行愉快这样的话,可身为他的恋人,他心里想的我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飞机上,我闭上眼睛,单纯想去规避这种沉默带来的窒息。 身上很快就有外套盖上来,是琥珀气息的外套。 我没有动,依然紧紧闭着双眼。 又过了十分钟,陆寒深漠然的声音在耳畔一侧扬起:“周湛,要怎么样你才能放手?” 没有深眠的我心跳加快,陆寒深指的是我吗? “不放。”周湛很干脆直接:“我和你不同,你顾虑的太多。每个人都不可能把该占的幸运都占了。你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可能失去一些。你什么都想要,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陆寒深说:“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你把她还给我。” 我感觉到额头被手指轻轻抚摸着,那粗粝的感觉很轻微,但我很清楚是周湛的手。 周湛含笑的声音钻进我耳朵里:“陆总,实在是很抱歉。你在乎的那些,你觉得可以拿来交换的价值,在我眼里都是个屁。你听好了,我不换,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我和她是夫妻,你想插足别人的婚姻,恐怕不是特别容易。” 周湛的话,陆寒深的话不停钻进我脑袋里,所幸我装睡了,如果我醒着,肯定会无地自容到想要死去。 下一秒,陆寒深却冷笑着说:“真的是夫妻吗?你都查清楚了,当初你想给自己留一手,其实证件根本就没有送去德国大使馆。所以,你们从来就不是夫妻,更准确来说,你们不过就是一对强行凑在一块的陌生人。” 听到这番话,我猛地睁开眼睛,披在身上的西装倏得一下滑了下去。 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周湛,他也吓了一跳。 “叶叶。”周湛一把抓紧我的手。 我猛地甩开,一字一顿地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婚姻关系?” 我直勾勾盯着他。 英俊硬朗的脸上倏然流淌着一丝茫然:“不是真的,我们是夫妻。” 陆寒深的声音十分寒凉:“你还想骗她到什么时候?如果你们是有合法关系的夫妻,为什么我拖人查的结果是佟叶没有任何婚姻记录?” 当头一棒。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就在我决定好好和周湛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事实似海潮般朝我涌来。 我根本就没有结婚,那么,一开始因为这段婚姻步步妥协的我,多么得不值和愚蠢? 周湛嗖的一下窜起身来,怒指他:“陆寒深,你给我闭嘴。”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周湛,你骗了我那么久?你一步步引我走进婚姻的坟墓,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周湛和陆寒深都一样,半路进入我的生活。我真的可以习惯自己一个人,但是我们都接受不了当一个人渐渐成为我的习惯,然后现实却告诉我这种习惯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 周湛的黑眸中快速闪过一丝惊慌,他再次抓紧我的手:“叶叶,你听我说……” “放手!”我的眼神,言语全都失去了所有的温度。 周湛长期以来的温吞突然间就荡然无存,每个字都化成最锋利的刀子:“好,我承认,我们是没有结婚,所以你要回到陆寒深身边吗?你最好想想清楚。要,还是不要。” 他的眸子染上了不悦。 我们三人的争执也引来头等舱里不少人的围观。乘务员过来说:“两位先生,飞机上请保持安静,谢谢合作。” 然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这种沉默起码蔓延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我真的沉沉睡去。 飞机降落后,我听见乘务员的声音才迷迷糊糊醒来,陆寒深和周湛都还没有下飞机,像是在僵持着什么。 我看看他们,拿去包独自走了下去。陆寒深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上次落在我车里的,还给你。” 我不敢去看陆寒深的眼睛,轻轻说了声:“谢谢。”然后越过两个男人脚步匆匆地下去。 下了飞机,就像个狂奔的小孩,虽然不认识路,但就是一直往前跑,我听见陆寒深在后面叫我,也听见周湛在后面叫我。我跑得更快,一处转角,我躲了起来,然后在暗处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分明离了好远。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陆寒深原来帮我充好了电,我赶紧关了机撞击口袋里,在机场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待了起码就三个多小时才从机场里走出去。 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再加上原本就有的时差,德国这会已经是下午的一点。 我又累又困,上了机场的附近的地铁,不知道开到哪里,满车的人全是长相和我有差异的异国人种,我突兀地站在车里,紧紧抓着扶手。 一个站点下车的时候,突然冲过来一个人,夺走我的手提包就往下面跑。 我一急,忙拼命地追下车,在他身后喊:“你站住!” 奔跑的男人突然停下来,一转身,我看见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秦九?”我瞪大眼睛。 秦九一脸的胡子很长,全身都破破烂烂的,头发也算不清有多久没有洗过了。 “小叶子?”秦九也是惊得不知所以。 我走过去,从上到下打量他:“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秦九抓抓脑袋:“原本一个德国的家伙说要让我带着兄弟来这里混,结果没来几天,钱就被偷了,兄弟们都回去了,我护照丢了。” 秦九抓抓脑袋,不动声色把包重新还给我。 我刚想说点别的,有警察对着秦九用德语说着:“别跑。” 秦九的眼睛狠狠一提,拉住我的手就拼命往前跑:“小叶子,快跑。” 我之前就跑了好一会,这会又被他拉着跑,秦九的速度实在是快得要命,我感觉两根腿都不像是自己的。 “你跑什么啊?”我喘着粗气说。 秦九脏兮兮的头发在风里不停甩动:“不是和你说我没护照吗?钱也丢了,这一片我偷过好几个了,要是被抓就得蹲号子了,特么要是抢劫杀人什么的还好说,当个三扒手被逮,遣送回国就丢人大了,不遣送回去能不能出来就更难说,快跑。” 我被拽着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只觉得这一片特别乱,和在市中心看见的不同,随处都能看见坐在地上的流浪汉,他们对我吹着口哨,表情有些还很…… 我往秦九身边缩了缩:“你怎么带我来这?” “我住这?”秦九惨兮兮地说着。他带我往深处走,我看见了地上的破烂被子和一个阴暗潮湿的环境,不大的地方挤着好几个流浪汉。 秦九说:“在异国他乡的,我能挤到这么个地方都是干架干来的。原来在这个位置上的小年轻被我放倒了。” 我皱着眉头说:“你都过成这样了,都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快走,我带你去收拾收拾。” 秦九惊了一下:“小叶子,你身上有钱?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怎么在这?” “我和他一块来的。”我默默垂下了眸,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两个男人。 “就那姓周的?”秦九问。 我点了点头:“他人呢?那你赶紧给他打一电话,这不比国内,一会他得担心你,你瞧我这冒失的劲,拖着你就跑,也不问问清楚。” “不用和他打,我现在不想见他。”我说。围沟岛血。 秦九一掌拍在我头上:“吵架了?” 他的力道不重,就是和我闹着玩,可他到底还是男人,我还是有那么点晕乎乎。 “恩。” “我怎么说,我就说这家伙看着就不像是好人。小叶子,咱们可是真哥们,从小到大我和你玩得最好了,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他妈打不过也要和他拼一拼。”秦九说着说着就激动得撩起了拳头。 我突然就笑了,这种时候,异国他乡的。和秦九的偶遇,多少让我心情舒展了许多。 我带秦九去买衣服,做头发,又租了一个月的宾馆,完成这一切后上完厕所从宾馆的洗手间里出来,靠在墙上说:“这才像个人样。” 我从上到下打量他:“你好像更瘦了。” 秦九的眼神突然一避:“哪……哪有?” 我见她眼神闪烁,心里一惊:“该不会你是得了什么绝症所有才偷偷跑到国外的吧。” 秦九走过来:“放你个屁。老子身体这么好,你以为绝症是那么容易得的?瞎操心。” “可上回我见你还没有那么瘦。” 秦九说:“你一天吃一顿,两天吃一顿试试,看你到时候会不会瘦?” 他有些无辜的白我一眼,我淡淡地笑:“原来是饿的。” “走吧,我带你上餐馆。” 秦九皱着眉头:“小叶子啊,咱俩关系好归好,可是我一大老爷们总让你掏钱也不是那么个事,刚刚买的几套衣服还是这宾馆都不少钱吧,你还请我吃饭,多不好意思?” “没事,不是我的钱,花了我心里畅快。”刚刚说完这句话,我突然间就后悔了。 我用的是周湛的卡,也就是说我刚刚在哪里消费,周湛很快就会了如指掌。 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慌了神,我说:“秦九,你先别在这待了。我出去取点现金,你和我一块,一会拿点钱你自己去吃吧。” “那你去哪?” “我一个人能走,就当旅行呗。”我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总觉得一股阴鸷的感觉正在悄悄逼近,弄得我完全的心神不宁。 秦九说:“小叶子,这一片可不是市中心,这里远得很,你一个人绝对不能在这里随便走。” “为什么?” “这一片是毒贩和军火商的天堂,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枪战的画面,而且这儿还有反政府武装,特别是晚上,你最好连门儿都不要出,现在天都快黑了,你说你一个人逛,这不放屁吗?”秦九又瘦又高,皱着眉头的样子却一点都不失威力。 “你是说这里有那种东西?” 秦九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塑料袋:“你自己看,这是我从一个流浪汉边上捡到的。” “你碰了?”我瞪大眼睛,太阳穴一抽一抽的。 秦九白我一眼:“没有,碰什么啊。掉这玩意的家伙前几天死了,垃圾堆旁边儿,被枪杀的。估计这玩意是偷来的。” 我盯着他手里的袋子:“那你还不快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