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侧写 大章6000+ - 最后一个男人

第95章 侧写 大章6000+

周湛没有说话,双眉间皱起一条难以逾越的沟壑。 “我爸妈不同意我们结婚了,然后你就杀了他们?”我悲极而怒。 周湛看我一眼:“叶叶,我不是愚蠢的罪犯,怎么可能让你一下就怀疑我。” 我望着他漆黑且同样有点受挫的双眼:“那你告诉我,昨晚你去了哪里?” 周湛死死盯着我。这一眼似远似近,看上去仿佛没什么怒意,但浅浅迸出的咬肌还是暴露出他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几秒过后,他不答反道:“叶叶,眼下最重要的是处理好他们的后事。你的情绪通通都没有用,等法医和警方最后的结论吧。” “周湛。你……不肯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笑了,笑得打转的眼泪都生生逼回了眼眶。 周湛上前了一步,突然把我纳入怀中,双臂紧紧裹住我,低润道:“我知道你很难过,别这样,你还有我。” 我猛地推他:“交代不清楚,你的嫌疑就最大。现在的我随时都可以离开你,因为我真的已经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他双臂稳固似磐石。任凭我用尽全力还是把我的身躯紧紧锁着。 周湛的声音愈发低沉:“叶叶,你冷静点。” 我死死盯着他:“周湛,你叫我冷静?只要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这种时候都……我现在不想听,不想看,什么都不想要,我只希望爸妈能活过来!“ 周湛没有再说任何话,但他的手臂却越收越紧,像是想要把我融进他身体里才肯罢休。 渐渐的,我疲倦的瘫在他怀里,眼神像是死鱼似的一点焦距都没有。 周湛把我扶到走廊的长椅上坐好,身子半蹲在我面前,仰着头低柔道:“叶叶。饿不饿,渴不渴?” 我摇摇头,缓慢地抬起眼睛,看着周湛一脸担心的样子。憋了好久都没掉下来的眼泪唰的一下奔涌出来。 周湛眸光深邃,抬手一遍遍帮我擦眼泪。 过了一会法医出来,进行完第二次尸鉴。 我连跌带撞地去到法医面前,一把抓紧了他的手:“怎么样?” 周湛擒住我的手,提醒道:“叶叶,放开再说话。” 我松了口,又急切地问了一遍:“二度尸鉴有结果了吗?” 法医:“无论从尸斑,角膜浑浊程度还是其他尸体现象来看。死亡时间都确定在昨晚11点到今天凌晨0点左右。” 那段时间正好是周湛不在的时间段。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垂在两侧的手也不由隐隐发抖。 法医接着说:“创缘光滑,创壁光滑,有一点点组织间桥,单锐口。据警局陈诉,四合院里有半只削过的苹果,但是找不到水果刀。而且……解剖后从脏器内我发现……” “发现什么?”我急问。 周湛的声音也变得凝重起来:“请继续说。” 法医:“两名死者被刀刺之前就有中毒迹象。也就是说,体表尸检时外伤是第一致命死因的结论现在要推翻了。” 一股彻底的凉意从脚底窜起,穿身而过。 我再出口的时候,嘴唇发木,声音都结巴了:“中毒?是……是……是什么物质能知道吗?” 法医:“砷。” 我下意识地看了眼周湛,随后又转头望向了医生:“所以……这起案件有可能是谋划了很久,不是当晚临时发生的是吗?” 法医:“是的。” 也就是说周湛因为我接到那通电话临时起意杀了我爸妈的可能性已经可以排除了。 法医说:“佟小姐,接下来的就交给警方了,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将尸体先暂存在这里,万一有新线索也方便锁定式的检查。” 我脑仁疼,没有回话,最后还是周湛说了声:“好,我们知道了。” 当我站进停尸房,盯着床上两具尸体的时候,突然有点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真的。 我妈给我包的粽子还有好些没吃完,前几天还见过他们……是我亲自开车送他们回的四合院。 暗自用手掐着自个儿的大腿,为什么会痛?为什么不是一个梦? “叶叶,出去吧。你父母一定不希望看见你难过的样子。”周湛轻轻拍动我的肩膀。 我一把拽起周湛的衣领,笑着问他:“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爸妈会被杀了?为什么一夜之间我就成了没爹没妈的人?我受不了……我……我受不了!” 好几次都被我强行逼退的眼泪最终还是忍不住滚滚地落下来。 真的很想坚强,也发誓不会再掉眼泪了,曾经一次次告诉自己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可现在,眼泪竟是我唯一能够发泄的东西。 周湛用力将我抱紧,可是,我不想安静下来。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完全和个疯子一样拼命的挣脱他的怀抱,抵抗者他的体温和该死的琥珀香气。 我跌在地上,小小的手紧紧捏成拳头不停地往地上砸,感觉不到疼,原来当心疼到极限的时候,别的地方不管多疼,都没那么要紧了。 头皮忽然狠狠一痛,是周湛拽住我的头发一把将我提了起来。 他温柔散尽,用一双无比犀利的眸子盯着我,一字一句道:“叶叶,你就这点出息?告诉你,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该跑到管辖区域的办公室,让负责案件的警官尽快破案,而不是在这里做一点用都没有的愚蠢自虐。” 我看着他,他的眼睛这会好像会说话。 他是在骂我没错。 可是,我却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担心,焦虑,心疼,重重复杂情绪交织在一块的光芒。 我猛扑进他怀里,用力环住他的精腰,手指抓皱他的衬衣,指尖都快隔着他的衬衫嵌进他皮肉。 可他紧紧抱着我,亲吻我凌乱的头发,大手不停拍着我的后背宽慰说:“没事,别怕。” 警局。 “案发现场有什么线索?”周湛坐在木质沙发上,右腿叠在左腿上,一只手紧紧握着我,从法医鉴定中心到这里,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支队长亲自过来,还带着几个最清楚事件原委的人过来。 一个警员说:“有一些发现。四合院一侧的窗户是打开的,那边虽然有防护网,但正好是厨房区域,热水瓶就放在窗户旁。现在一般上点年纪的人都不喜欢空间密闭……” 周湛喝口茶后打断他:“说重点。” “重点是毒是从那窗户投的,因为窗口的热水瓶里发现了砷。” 队长抽口烟提出质疑:“这案件有点复杂啊,死者是被毒死的,但凶手是怎么进去再给他们施加刀刃的?仇杀?” 我的身子一紧,眼睛早就肿成了条缝,却还是不免牢牢盯着说话的那些人。 警员说:“报告队长,屋子里提取了枚男子脚印,由于鞋底的花纹特殊,所以很快就查到了牌子。是款今年刚上市不久的鳄鱼皮皮鞋,而且是名牌。” 这时候,周湛松开了我的手站起来,走到白板前刷刷刷写下了很多文字,且还画了图。 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当他把笔放下时,身子推开,我看见了一张完整的案发现场模拟图。 坐在沙发上的我,再也坐不住了,起身一步步往他走去。 我盯着上面的文字和侧写,随后目光移向了周湛。 周湛也看了我一眼,但这一眼并没有停留太久。 他指了指自己画下的两个火柴人说:“当时他们躺的位置不是很整齐,男在前,女在后,一侧的窗户开着,凶手先投毒,然后在想办法潜入在尸体上补刀。法医的鉴定结果是中毒和施加刀刃的时间其实前后没有相差多少。凶手是怎么能拿捏好他们喝水的时间?四合院那的周边人员行凶不太可能,那边住的都是有钱人,有钱人最怕什么?引火烧身和死亡。所以人物关系我觉得应该……从我或者叶叶的身边下手。更不排除在投完毒后凶手还可以借我或者叶叶的名义让他们主动开门,引导他们喝水。所以我的结论是凶手为二十五岁到三十岁的男性,案发时独立作案,且有背后主使,他没有太多发泄的情绪,因为死后补刀只是一种伪装真实死因的手法。” 支队长似乎并不太过于惊叹周湛做侧写这件事。他抽口烟问:“为什么确定是二十五到三十岁的男性?” 周湛不疾不徐地答道:“皮鞋的牌子最适合这个年龄层的人。还有施刀的力度都在证明他是专业的。专业杀人,幕后自然有主使。” 我盯着周湛,半天说不出多少话。 他明明是个商人,可侧写竟然做的那么好。 会做侧写的人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专业的侧写师,或者警局的心理专家,还有一种是专门抵抗别人分析的反侦察觉悟较高的罪犯。 他,究竟是哪一种。 我深深地看向他。 接到我妈电话的时候她说是陈心告诉了他一些事,但据我妈的电话内容,陈心是打电话说的,视频也是发到我爸的手机邮箱。也就是说她没有登门。且就算陈心有报复心,不至于杀人。 那我身边……还有谁? 张笑?不可能。 她整晚都在公寓,她没有这种经济实力去买凶杀人,最关键的是完全没有动机。 难道……是陆寒深!围亩亩号。 不由的,我的肩膀轻轻颤动了一下。周湛应该是猜到我心里所想,冷不防冒出一句:“叶叶,不是他。” 我的心一紧,像被万千蚂蚁爬过,那种想要抓耳挠腮的感觉实在是要把人生生逼疯。 我并不能完全确定周湛嘴里的那个‘他’到底指的是谁,伸手将他拉到一边:“不是谁?” 周湛长身微附,唇凑到我耳畔,低润道:“叶叶,不是你现在想的那个男人,你心里清楚我指的是谁。” 我回头对几个警员说了声:“不好意思,我有点话想要和他说,我先和他出去一下。” 走廊。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 周湛摸摸我的头:“还记得那天在摄影店的一幕吗?” 我点头。 周湛靠在墙上,双手随意地盘于胸前,语调始终平缓而温和:“那天我们偶然撞到陆寒深的第二人格,他不但不认识你,也同样不认识我。试问,一个不认识你的人格怎么会找到你父母?还杀了他们?所以这不可能。” “那……陆寒深的主人格呢?”我问出口的时候莫名涌上一股子心酸。他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我爱了他很久,我信他,等他,现在却再怀疑他和杀死我爸妈的案件有没有关系。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讽刺? 可我真的想不到会有什么人想要我爸妈的命。 周湛低低道:“叶叶,如果是陆寒深本身,更没有这种可能性。虽然这些年因为感情引发的谋杀屡见不鲜,但……陆寒深不会,相信我。” 这种时候竟然是周湛给了我一颗定心丸,他在帮自己商场上的对手说话? 我微微上前了一步:“你这么肯定?” 周湛的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他低低叹息,半响才嗓音温吞地说:“他爱你。” “周湛,这三个字让你否定了陆寒深谋杀的可能……你现在思考问题好像更趋于感性。”我瞪大眼睛。 周湛深深看了我一会,“是么?也许吧。我一直太过于理性。但当我发现爱上一个人才明白它是股伟大的力量。所以我断定他也不会。” 我的心还沉溺在家人过世的强烈悲怆中,一点接话的心思都没有。 跟着周湛重新回到办公室,听完了警员们的所有分析。 周湛说:“给我个时间。必须尽快破案。” 支队长思索片刻,点点头说:“三天,争取三天内锁定目标。” 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的光线已把整个天都染红。 我好久都没看过这么多赤霞了。它们真像我正在缓缓滴血的心脏。 周湛说:“叶叶,肩膀可以借给你,手臂也可以借给你。” 我木纳地看着他,好久才发自内心地说了句:“前我还说你是凶手。对不起。” 周湛的唇边悄然染上一层愉悦,抬手摸摸我的头:“叶叶,万一我是呢?别忘了幕后真凶是买凶杀人,而我完全有这个经济实力。” 听到他这么给自己抹黑,我反而觉得他有点可爱了。 “如果是你,刚刚你会还做侧写吗?你又不是傻子。可是……又实在想不出会是谁?”我心力交瘁,连嗓子都哑了。 周湛说:“你今天太累了,我们回家,我给你做饭。” 回去的路上,周湛在超市买了一些食材,挑选的竟然全部都是我爱吃的东西。 我再度感受到了他的细致细心,隐藏在他强大阴邪的内心深处。 回到公寓,张笑已经下班,她在沙发上正啃着薯片,见他们回来了,还拎着菜,一脸笑呵呵地说:“这么多菜,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 我和周湛都没有说话。 张笑可能是感觉到了,抬头一看,瞪大眼睛:“女学霸,你眼怎么了?” 我一把扑进张笑怀里说:“笑笑,今天早上我爸妈死了,被人杀了。” 咚的一声,我听见薯片袋子掉在地上的细索动静。 周湛在厨房捣鼓,我和张笑在客厅里说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提到砷中毒时,张笑皱了皱眉说:“这东西药店一般可买不到,但是被广泛运用在农药、除草剂、杀虫剂,一般的农民家里应该都有。” 我摇头:“不是,我听法医的意思似乎没有别的元素,应该是纯净的二氧化砷。”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多了。”张笑难得的认真起来。 我不解,一下耸动着眉毛:“好?” 张笑说:“这样范围就缩小了很多。但你反过来想,其实毒物学原理中,很多东西都能致命,就拿我学的中医来说。舟形乌头,夹竹桃,猪笼草,蓖麻等等都能挤出汁液,要是对方真是专业的,为什么要选砒霜?买砒霜的人都要登记的。有资质的经营单位不会卖给个人,买卖都需要到办理相应的手续。” “登记?”我皱着眉心思索着。 张笑的话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 难怪支队长说尽量在三天内锁定目标,也许砒霜就是一个最重要的线索。 可是张笑的话却让我意识到三天后也许不会有多好的结果,因为结合整个案件还是疑点重重。 “先来吃饭。”周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张笑拖起我的胳膊带我走到饭桌那。 周湛已经帮我拉好椅子摆好碗筷,香气四溢的饭菜每一道都很精致。 我看他一眼:“周湛,我不饿。”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伸手拿起我桌上的瓷碗,给我盛了碗排骨汤。 他将空碗放在我面前:“吃不下就先喝点汤。” 我盯着碗里热气腾腾的汤,好像碗里的热气可以酝到心里去。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嫁给周湛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堪,至少在我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他在。且一步都没有离开。 我拿起勺子送一勺到嘴里,味道正好,不咸不淡,可我真正喝到的是温暖的味道。 周湛不动声色地从厨房又拿了个碗,给我盛好了饭放下:“叶叶,你要吃点饭。接下来案件如果有进展,你身体垮了,什么都做不了。” 他很厉害,一碗汤就说服了我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晚上九点,我坐在卧室里发呆,手里攥着两只肉粽,恍惚地想着很多小时候的事。 肩膀忽然一沉,是沾染着周湛香气的西装。 我转头过去望进他眸子里,这才发现他的瞳白有了很多密密麻麻的血丝。 我低垂下眸:“如果接到电话就赶过去,也许他们就不会出事了。” 周湛说:“怪我,我不该把他们接来北京。叶叶,你有气就对着我撒。” 眼前这个男人,我曾厌恶过他,而现在,是我渐渐依赖的人。 隔天一早,周湛就带我去了警局。 负责这起案件的人出去办公了,我和他刚刚坐下,遥遥传来一道我所熟悉的声音。 没多久,陆寒深的身影从走廊上走过。周湛随口问一个警员:“陆氏的陆寒深来这里做什么?” “喔,没什么,他公司的事,有高层泄密,来这里处理一下。” 我想也是,目前为止案件还没有曝光出去,陆寒深不可能知道。一种突如其来的愁绪包裹着我。 就如张笑所说,我真正需要陆寒深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在。 警员低下头继续办公,顺口又说了句:“你们这案件不好办啊。周先生,你们要有心理准备。砷这条线已经断了。查过所有记录,没有可疑的。但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圈子,有能力拿到这种物质的人,他有没有给过别人这个范围就大了。首先吧,就算是给过别人也不会有人承认,这犯法的。” 周湛的瞳仁轻轻缩动了下:“那他们现在在查哪个方向?” 警员敲击着键盘,并没有看我们,说道:“还能查什么?基础排查呗。四合院附近的监控……不过,监控排查是个大工程。现在就希望能出现目击者了,否则很难太快有进展啊。我觉得这么费尽心机谋害一对老夫妻,要不是冲着佟小姐去的,有没有可能是冲着周先生你啊?” 周湛正喝着茶水,听完最后一句,他喝茶的动作忽的一停。 我觉得很有可能。 我爸妈刚到北京,根本就没认识多少人,如果凶手真的是预先放下毒,然后顺利进门……一个男人……如果自我介绍是周湛的某某,可能性的确会更大。 我扯了扯他的衣袖:“会吗?” 周湛放下茶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理会我,而是又问办公室的警员:“陈心的笔录能不能给我看看?” 警员抬头:“我找找。” 他在同事的办公桌上翻了好一会,翻到录音笔和手写笔记递了过来。 周湛很快按下了按钮,陈心的声音当即传来。 她的声音有点惊慌:“死了?你们没弄错吧?我昨天才给他们打过电话啊。是不是搞错了?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的事?……” 给我们录音笔的警官说:“她的语气,还有语无伦次的态度,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她很意外,属于最正常的反应。笔录做完,她的嫌疑可以排除。” 我们出去后,我再次忍不住问周湛:“前天晚上,你急匆匆的出去,到底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