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爱她的男人(2) - 最后一个男人

第93章 爱她的男人(2)

我无助地望着他,眼前这个人,在我无力害怕的时候宛如神般忽然降临。 周湛一把抱起了我,双臂用力裹紧。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再说,步伐沉稳地往车那走去。 坐进车里。周湛也很快上车,他摸了下我冰凉的手温,很快开了暖气,喜怒不形于色地说:“叶叶,很快就能暖和起来。”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流强行涌上心口。我凝视着车内昏黄光线下笼罩的侧脸:“你,怎么找来了?还有你的手……车子我开吧。” “已经开了很久。似乎也没那么严重,夜里路上人少,一只手就可以操控了。”周湛将方向盘快速一打,低润道:“身为你的丈夫,来找你是情理之中。难道我不该来吗?” 我心里一紧,轻声道:“幸好你来了。我……他……我被丢在这,很害怕。” 周湛右侧的咬肌浅浅一迸,他没有看我,受伤的那只长臂伸过来。默默把我的手裹入掌心之中。 我轻颤,但他裹得更紧,像是要给我安全感。 渐渐身体热了起来,我将手抽回,问了句:“今晚,你说有个重要的饭局。现在肯定耽误了,对不起。” 周湛说:“生意没了可以再谈,可你只有一个。” 车窗外树影婆娑,一次次快速闪过。他的声影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可这次说的话和以往的都不同。 唯利是图,做什么事都讲究你来我往的他,第一次在生意和妻子上做出了明确的表态。 这点让我异常吃惊。 许是感觉到我的注视,在平坦的大路上。他忽然扭过头来。 短暂的目光交融过后,他一字一顿:“叶叶,怎么办?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女人动了情。” 耳朵刹时嗡的一下,我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你说什么?”我瞪大眼睛,陡然提高了嗓音。 周湛却没有说话,扭过头去。眉头深深皱着,像是在懊恼刚刚说的话。 过了一会,他再度温和开了口:“很讽刺,对吗?我曾亲手设计把你送到陆寒深的床上。这是最残酷的报应。” 男人的黑眸中隐隐灼动着意味不明的东西,他鲜少有这么认真说话的时候,我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不玩世不恭的时候给人的压迫感更为强大。 车开了很久,开到市中区,我肚子饿得要命,想让周湛停车一起吃点宵夜,却因为之前的对话而忽然开不了口。 他就这么一路开到了公寓。 一进门,我看见张笑的鞋子不在鞋柜上。一问才知道今天张笑去那个中医师傅家了,不一定会回来。 突然间又回归二人世界让我变得紧张起来。 周湛顿下身突然帮我脱鞋子,一旁的拖鞋也是他替我穿上的。 高大的身躯单膝跪地完成这一切,等他再次站起,我整个人都是绷直且不自在的。 “周,周湛。拜托你还是正常点。”我低下头。 他轻挑我的下巴,唇边勾起一丝温润的弧度:“怎么?是怕抵抗不住我的温柔攻势而沦陷其中吗?” “我是因为……”当我抬起头,看见的已是周湛的背影。 他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等我。” 我轻抿了下唇线,惊魂未定地到沙发处坐下,没多久,耳边传来了切菜的声音。 他是要下厨吗?围节布才。 正想着,周湛很快拿了个茶杯出来,里面切满了姜丝。 “水泡的,和熬的效果差不多,喝了,去去寒。”周湛放下杯子,随后问我:“叶叶,饿吗?你和他有没有吃饭?” 我怔怔地看着他,摇摇头:“没吃。我现在好饿。” 周湛没说什么话,转身就进了厨房,我担心他的手不方便,很快也跟了进去。 周湛正拿下围裙,可反手系带子有点困难,我匆匆上前问了句:“还是我来做吧。” 周湛转身想了想:“我指导,你操作。” 我半信半疑,他真的行吗? 半个小时后,当热气腾腾的三个小菜上桌,我心服口服。 他对菜的纹理了如指掌,让我怎么切我就怎么切,简单几个食材一拼凑,竟然就有了酒店菜色的感觉。 周湛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在嘴里品尝:“八十分。” 我不解地问:“都是按照你要求做的,差哪里了?” 周湛的唇边绽开温润笑意:“你心里太浮躁,影响了菜的味道。” 我微微一惊,没有说话。 我们坐在饭桌上,两个面面相觑,吃到一半,周湛放下筷子,双手交缠身子探向我:“叶叶,是不是有话要告诉我?” 我刚刚夹起的一筷子菜一下就掉回原处。 果然,他没那么轻易放过我。 “没什么重要的话说。”我心里浮躁得很,一点也不想去解释和陆寒深在一块时的细节,因为实在不想让那些片段再从嘴里叙述出来,我做不到。 周湛的身子又探前了一分:“可岳母告诉我,让我们抓紧要个孩子,有没有这回事?她还给了你……”顿下话,他笑了笑:“药呢?让我看看。” 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他要问的是这个,不是和陆寒深的事情。 稍稍舒出口气,我说:“长辈都喜欢操心这种事。你不用理会的。药……扔了。” 周湛的眸光渐渐变得灼热:“如果我说,我也这么希望呢?” 我惊叫了一声:“周……周湛!” 周湛笑了笑:“叶叶,我说过会给你时间,但我真的不算是很有耐性的人,我希望等待的时间不要太久。” 越来越近的气息和越来越低柔的语气都在周身环绕着,一张无形的大网牢牢把我网住,不管是拼命向前还是向后,都因为这张大网而困在原地。 隔天,周湛上午去完公司中午就回来了。 张笑已经开始上班,她说中医师傅既温和还谦逊,相处得十分愉快。 我和周湛两人都闲来无事,他说要带我去买叮当猫,我内心说实话有点小激动。 可刚想出门,周湛的手机却响了,他的神色有片刻的凝重。 我注意到这点,随口一问:“谁来的电话?” 周湛把手机揣回兜里,没有接,温和道:“不是太重要的人,就你上次在酒吧见过的老陈。” “他,我觉得他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人对于第一印象很重要,有学术研究者说过,产生第一印象只需要三秒钟,且这个第一印象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改变,也可能永远不会改变。 周湛用指腹摊平我微皱的眉心,戏谑道:“叶叶不喜欢的人,都是坏人。” 我冲口而出:“那你也是坏人。” 周湛的笑弧嘎然而止,眸光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出发吧。” 他越过我,琥珀香气擦入鼻尖。 转身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周湛的背影好苍凉,他是寂寞与强势并存的个体,我这一生也无法练就和他一样的心理承受力吧。 周湛换鞋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 他掏出电话看了一眼,随后就接了:“陈小姐,这件事叶叶不知情,是我做的。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冲着我来。” 我瞪大眼睛。 陈小姐?陈心? 周湛对陈心做了什么? 定在原地的我盯着半米开外的身影,电话那头的陈心还说了什么我听不见,但周湛的唇角缓缓勾起,随后又说道:“我不想逼你上绝路,今晚你亲自来和叶叶道歉,我还是可以捧红你。” 周湛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他直接挂了电话,随后把手机重新装回兜里。 “发生什么事了?” 周湛眼角的锋锐隐藏在温和的笑容里。 他说:“没什么大事,我不过是让她对那天在片场冲撞你付出一点点代价。” 我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袖:“代价?你又做什么?她好歹是我表妹。” 周湛微微挑了挑眉,温润中还带点慵懒的声音扬起:“就因为是你表妹,所有老阎告诉我那天的事后我才不得不给她一点教训。叶叶,你没有对不起她,不需要为了别人总是让自己不舒服。” 听到这番话,我突然笑了:“周湛,我真的没有对不起她吗?我们在咖啡厅见面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陈心会选中当女一,是偶然吗?她失身给那个什么阎导,是偶然吗?她一步步变得迷失自我,也都是偶然吗?” 男人的瞳仁微缩了一下:“叶叶……” 我深深呼吸了下:“就是因为你,我才成了罪人。爱的人不能爱,连在家人面前都只能带上面具演戏,这和众叛亲离有多少差别?可你还冠冕堂皇地让我不要为了别人活?好啊,不是说对我动了情吗?周湛,你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吗?要是真说的是真的,那就不要和我办什么婚礼,和我办离婚手续。我们重新认识一次,你敢吗?“ 周湛眯了眯眼,脚步迈开向我走近,他沉声说:“叶叶,我知道你恨我,但你的提议……很抱歉,我不敢照做。” 他的语气并没有半点动怒的样子,这种态度反而让我有一瞬间不知所措。 自嘲的笑纹很快泛在他唇边,他又恰时补了句:“只有你是我没有把握的。叶叶,我不敢离婚。况且你已经答应我办完婚礼就去我生活过的地方看看,我再不堪,但你……应该是个守信的人。” 守信吗? 很多答应过的事情,我都没来得及做到。 叮当猫的公仔店里,我在一个台灯和一个闹钟前犹豫了很久。周湛招来服务生:“这两个,开票吧。” 我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从店里出去,路过医院,我看了眼医院的标志,鼓足勇气开了口:“周湛!” 周湛温润地问:“怎么了?” “我还是想去看看周雨,毕竟她出车祸也有我的责任。”虽然和周雨并没有多大的交情,可我从来就没有恨过她,要说有过的情绪,顶多只是当她陪在陆寒深身边时,深深的嫉妒她。 他沉思了片刻,破天荒地答应下来。 车子在停车场停下,我和周湛两人一起进了电梯上去相应的楼层。 滴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周之铭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底。 他看见我,又看了看周湛,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下来。 医院的一处转角,他们两人支开我在谈论些什么,周叔叔的情绪很激动,我想我已经猜到了这对父子的对话内容,多半和我有关。 周叔叔说到激动时,一巴掌拍在周湛脸上。 我心惊了下,脚步动了动,却最终没有上前。 周湛高大的身躯微微一倾,他的神色很平静,远远看还是能看见他始终如一地笑着。 过了一会,周之铭向我走来,周湛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不知道说了什么。 周叔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他走后,周湛才走到我身边,他一侧的脸有点红,我知道这种时候男人都是需要尊严的,就当没有看见,生硬的冲他微笑:“和我一起进去吧,我一个人……有点……” 周湛伸手揽住我的肩膀:“叶叶,我就是来陪你进去的。” 这时候,他兜里的电话又响了,他掏出看的时候我也瞥见了上面的来电,名字显示的是老陈。 周湛依然没有接,最后直接关了机对我说:“走吧。” 我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皱着眉头问:“那个老陈总是给你打电话是要干什么?” 周湛笑了笑:“没事。他太闲。” 此时的我真的以为,周湛就算不接老陈的电话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