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爱她的男人(1)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92章 爱她的男人(1)第一更

药盒在他手中扬了扬,森冷地笑从他唇边溢出:“佟叶,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感觉脸上顿时狠狠一疼,是药盒摔在脸上的作用力。 头顷刻间偏向一边,我浅浅呼吸着,没有说话。 陆寒深重重扼住我的下巴。逼近我:“连句解释都不愿意给我了?” “对……不”我欲言又止,突然想到他并不喜欢这三个字。 陆寒深的呼吸声在我脸上落下,一次比一次沉重,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慌慌张张掏出来,还没看清楚来电显示就被陆寒深夺了去。 他盯着手机屏幕。喉结轻轻一滚。 “是……谁?”我虽然这么问出口,但到底是谁来的电话,可能性也不过寥寥几个人。 陆寒深按下接听键,我很快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周湛低柔的声线:“叶叶,今晚我有个很重要的饭局,一会晚饭你和张笑一块吃,我会尽量早点回来陪你。” 我心里狠狠惊了一下,再看陆寒深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陆寒深没有挂掉电话,冷笑着看着我。一手擒住我的下巴,一手拿着手机冲电话那头的周湛说:“你尽管忙,我会替你好好陪她一会。” 啪的一下,陆寒深挂断电话,随意地丢在一边。 我的心忽沉,不敢去想听到这句话的周湛会是什么反应。伸手要去夺手机,他突然把手机丢到了后座位。 陆寒深的眼眸寒凉到吓人,声音也像是结了冰:“佟叶,我真是高看了你。原来你是那种随意可以付出感情的人,是不是只要对方有钱,你就可以?” 我不敢相信这种恶毒的话会从陆寒深嘴里说出来,每一个字都如同磐石般重重压在我心口。 眼睛一睁,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她:“阿……深。我……” 他粗暴地打断我:“闭嘴。既然你是这种女人。我也没什么好怜香惜玉的,多少钱,陪我一晚?你开个价吧。” 又是一句极度剜心的话,怒意瞬间直冲头皮。我推开他,愤怒地说:“我不是妓女。” 他岑冷地笑了笑:“你和妓女还有什么区别?我给你钱,你取悦我,这不过是没有感情的交易,佟小姐应该很擅长。不过我是不习惯碰太脏的女人,你不妨试试用你的嘴来解决我的需要。用你这张口口声声说有多爱我的嘴!” “我要下车。”我心疼得一抽一抽的,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他上了锁。我根本就拉不开。 他突然又启动引擎,车子嗖得一下飞出去,车速快到每一秒种我都像在和自己告别,脑袋里根本没空想任何东西。 “阿深,你开慢点,这样会出事的。”我紧张的抓紧扶手。 他不说话,半响才冒出句:“这种速度,就像是我失去你的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阿深,你停下车好不好,开这么快真的有危险。”我大口大口呼吸着。 他却似乎完全沉溺于这种速度,低咒了声:“闭嘴。” 之后我不管再说什么,他都像是没有听见般不做任何回应。 车后座的手机一直在响,我知道一定是周湛打来的,他送的耳钉被我好好收藏起来,因为我原本就已经打消再去纠缠陆寒深的念头。 我不知道他会带我去哪里,也不知道他还会正常多久,只能在快到令人发疯的车速中心惊胆战。 天色渐渐黑下来,陆寒深的车停下,我身处的位置,离北京城已经十几公里。 荒山野岭,杀人谋名的绝佳地域。 陆寒深偏过头来,呼吸渐渐趋于平稳,他一字一句道:“前面就是条河。” 我警觉:“你想干什么?” 陆寒深调匀了呼吸说:“我现在往前开,你要是重新回到我身边就喊停,要是不愿意……”他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就启动车子,但意思其实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我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不,不要。“我看着他。 车速像是在滑行一般缓慢,而后一点点加快。 我眼睛一闭,双手紧紧拽着椅子边缘隐隐发抖。 想到我妈,想到我最好的朋友,我所有割舍不下的东西都像电影剪辑般在脑袋里浮现。 我感觉到死亡的逼近,陆寒深在耳畔说:“最后五十米,还是不肯选我?” 拽住椅子边缘的手更紧,我咬紧牙关,再不敢轻易做出什么承诺。因为一句话,很可能引发极度严重的后果。 身边这个谋杀了亲姐而不自知的男人,同时也是我爱了很多年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想大声地说,我愿意。 可说完我愿意的后果…… 以周湛的脾气,绝对会把手中的证据重重摔在警察局的办公室。 不可说。 “还有二十米。”他淡淡地说。 我依然闭着眼睛,赌一个最危险的赌注,我赌他不会因为我而放弃整个陆氏和他深种的仇恨。 “最后十米。” 耳畔又落下他的声音,我的心几乎要当场跳停。 “五米。” “对不起。”我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为我这种唯利是图的女人去死,很不值得。” 说完话,我反倒释然地睁开眼睛。 视线中湍急的河水就在眼前,不用几秒,车身就该坠下去了。 千钧一发至极,陆寒深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停在了边缘地带。再然后,嗖得一下…… 倒退了十来米。 “下车。”咔擦一声,陆寒深开了车门锁。 我低着头,竟连再去看一眼他表情的勇气都失去了。 默默打开车门下去,默默看着他绝尘而去。围节双血。 这里三面都环山,一面背着大河,我不知道这里算什么地方,包在自己的车上没带走,手机……在他的后座,早就被周湛打到没有电了。 我蹲在路边,环抱着自己的身子,深秋的夜晚山里极凉,我出门的时候阳光还浓,穿得很浅薄,连外套都没有披。 我冻得瑟瑟发抖,天也越来越黑,等了快一个多小时,被说是过路的车,就连人影都没有一个。 身子缩成一团,夜里的风越来越大直吹得脑袋疼,我感觉头昏欲裂,意识越来越模糊。 直到……两道浓烈的车灯光线刹时涌进眼里,我看去,光线太强烈,太刺眼,反而让我的视线产生了盲点,什么都看不清楚。 直到,我隐约看见一个人下车,他奔过来,站在我面前轻声唤着:“叶叶。” 我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周湛的脸在远处依然敞亮的车灯光线中硬朗分明。 他大手一拽,将我提起的瞬间,身上满是琥珀气味的西装也顺势紧紧裹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