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迷之暧昧(1)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89章 迷之暧昧(1)第一更

握住酒杯的手忽然一僵,我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男人,年纪五十出头,面向其实很随和,但不可否认,他的笑容下隐藏的应该也是不可估量的城府。 我没理会他。自顾自喝完一杯酒,坐到周湛身边。 周湛侧身问我:“他和你说了什么?” 我说:“他说我是婊子。” 周湛悬挂在唇边的笑意突然就被眼角的锋利替代,他压下声音:“他真这么说?” 我一点也不高兴,准确来说内心是暴躁的。 我想,我的情绪全然被周湛捕捉进眼里。 过了一会,好奇地问:“他谁?这么不礼貌。” 周湛略显无奈地说:“一个手眼通天的男人。” 我一惊。 一直以来。在我心里周湛才是这样的人,很少从他嘴里听见这么评价一个人。 我挑眉:“生意人?” 他想了想:“算是吧。”围余庄才。 “什么叫算是?嗯,一般来讲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周湛酝酿了一会,最终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又问:“他是德国人?” 周湛说:“和我一样,混血。” 我抿了下唇:“你没事和这种人在一起做什么?他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人。” “这种人?叶叶,那你觉得我是哪种人?”周湛慢条斯理说着,眼角仿佛还染着一丝兴味。 可我的心诚然抖了抖。 “周先生,今晚我安排了几个美女陪你一起喝酒。”男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待我回过神。一米之外已经站了二十多个只穿着比基尼的美人。 这个中年男人,全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原因应该无非两点。第一:有钱有势的人从来就不把女人当回事,这是这个男人本身的观念。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以前的周湛对待女人从不上心,今天虽然带我过来,但别人始终认为他是那种可以游戏人生的男人。 那么,他究竟是不是呢?又会不会接受着突如其来的‘好意’ 我下意识看向他,周湛的表情从容不迫,似笑非笑。 “周先生,挑几个喜欢的。”男人说。 周湛调了调坐姿,没有看我,随后丢出句:“老陈你安排吧。” 我咯噔一下,周湛这时候看向我,唇附到我耳畔。 一股琥珀香气隐隐环绕:“叶叶。逢场作戏。” 模棱两可的话,是暗示和我一直以来都是逢场作戏,还是和这些被当成礼物送过来的女人? 我不自觉地端起面前的酒杯,自斟自饮。烈酒入喉,感觉还挺辣的。 没多久,我和周湛之间就挤进来一个胸大腰细的女人,他另外一边的身侧也坐了个,而我这个正牌老婆生生像是被挤出了他的世界。 “周先生,来,我敬你。”女人挽住他受伤的胳膊,我清晰地看见周湛的眉头皱着。 且不说他真的不适合喝酒。伤口缝合没多久,被这么拉扯保不准又得裂开。 趁着东道主男人正扶在栏杆上看楼下舞台上的钢管舞,我侧身对女人说:“姑娘,周先生的老婆在这,要不,你收敛点?” 女人瞥我一眼,随后环顾四周,无辜地说:“周太太也在这?哪里?该不会是说你自己吧?小姐,你跟他多久了?陈总今天让我们好好伺候周先生,问他周先生是谁他也不肯说。瞧着,你是不是也和我们干的一行。周先生出手大不大方?” 突然间就有把火哽在我喉咙里,完全的咽不下去。 我瞪着她:“我确实就是周太太。你都不关注新闻的?” 女人笑了:“你?少来。就你这德性,胸还没我大。谁信啊?什么事情,全都是凭本事,你想使阴招,也不看看对手是谁,没有男人可以抵抗我和我姐的。” 她姐? 我下意识看了眼周湛另一侧的女人,瞧着五官倒是真和我身边这个是有点相像。 女人白我一眼,并不想再理会我,又拿起酒杯挨向了周湛。 我彻底怒了,一把拽住女人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最好快滚开,他是我老公。” 女人用力甩开我的手:“一会老陈还安排我们和他有节目呢。你现在就急眼儿了,那等等可怎么活啊。” 我狠狠愣了下。 突然间,周湛温和的声音响起:“小姐。” 女人立刻转身过去:“在呢,周先生。“ 周湛大手一挥,只听见啪的一声,粗粝的掌心重重的烙在了女人脸上。 光听这声音,连我都仿佛觉得疼了。 看表演的老陈也闻声过来了。 “怎么回事?周先生?”老陈问。 周湛板下脸:“老陈,叫这两个女人滚蛋!” “周先生,我错了,我不该惹你不高兴。”女孩哭的是梨花带雨。 周湛的神色渐渐缓和,似笑非笑:“知道错在哪了吗?” 女人摇摇头。 周湛说:“我的妻子,轮不到任何人评头论足。”话尾,周湛看向了老陈。 两个姑娘连滚带爬地离开,忽然间连空气里劣质香水的味道都缓缓消散,让呼吸变得顺畅了许多。 而我,恍然明白过来,周湛接受这两个女人也许只是杀鸡儆猴,真正的目的,是要警告老陈不要对我出言不逊吗? 这一刻,我和周湛的目光才悄然撞上。 他眼中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老陈的声音有点不悦,但脸上还是挂着三分假笑:“周先生,我是一番好意,你打狗也要看看主人啊。再说以前我给你挑的姑娘,你可从来都没拒绝过。” 周湛坐在原位,不着痕迹地坐在我身边,握住我的手对老陈说:“老陈啊,以前是以前,现在我已经结婚了。今天特地带我太太过来原本是图个高兴,但你对我太太说的那番话让我不太高兴。” 一言点破。 老陈一脸诧异地指了指我:“她……你可是从来都不信……” 周湛打断他:“老陈,我们之间还是不要为了这种事伤和气。” 老陈突然金刚怒目,开始用德语和周湛交流。 面对对方的不悦,周湛不为所动,仍然笑着回应,只是他也没有再说中文,之后持续了将近十几分钟的对话全部都是德语交流,我几乎都听不懂,但有个名词我听懂了。 军火。 他们的对话中竟涉及了这个名词。 谈话结束,周湛温和地对我说:“叶叶,我们走。” 我看了他一眼,他已经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样子透出成熟男人特有的权威和魅力。 老陈默默点了根烟,站在一旁的几个保镖突然全都凑近,看着架势,是想闹事。 周湛不急不缓,待我站起后很快搂住我的腰,镇定且含笑地说:“老陈,别往了这里是谁的地盘?” 鸿门宴,一场真正的鸿门宴。 原以为周湛和他交情应该不错,可据我观察,他们更像是相互牵制的对手。 但无疑周湛的心理素质更甚一筹,他甚至敢只身前来,还是自己负伤的情况下。 老陈又猛抽了几口烟,随后摆摆手,靠近的保镖们都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周湛带着我走出酒吧,关切地说:“叶叶,吓到了吗?” “你们刚刚用德语说军火。” 周湛的脸上依然随和自然,他揉揉我的头:“你听错了。” 我舒了口气,对德语我并不精通,很多名字发音相似倒也不奇怪。莫名觉得舒展了口气,很快又问他:“你今天为什么要带我过来?” 周湛说:“只是表态。前几天老陈把一个女人送到了我公司的办公室。” 我微微张开嘴:“他为什么送你女人?你是不是风流惯了,这种礼物接受过不少吧?” 周湛勾了勾唇,不答反问:“叶叶,难道你没有过去吗?” 我一听,偏开些头,话锋一转道:“他们刚刚那么多保镖,万一那个老陈不放我们走怎么办?” 周湛说:“他不会。我能过来,自然有我的把握。倒是你,刚刚在那种女人面前用得着那么气愤地说我是你老公吗?” “我……我是因为……”我慌了,因为什么呢? “叶叶,你爱上我了吗?”周湛的声音越来越低,唇角不见多深的笑纹,可语气中却是深浓的笑意。 我一口唾沫糊在他脸上:“呸” 周湛伸手抹了把脸:“这是袭夫的一种行为,若你真想袭击,一会回了家,好好表现。” 我身子忽而一僵,只能专心凝视前方路况,全然当做没有听见。 驾车返回公寓,路过一家面包房的时候周湛让我停车,他说我肯定饿了,叫我去挑点面包带回去。 周湛说,他吃过这家面包房,味道相当不错。 我一听就更加好奇了,连他都说好吃,想来确实应该不错。张笑平时睡得晚,买了面包正好可以去引诱她。 我们走进面包房,一时间面包的香气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勾得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周湛,周雨好点了没?”我一边夹着面包一边问。 “好些了,但如果要出院还需要点日子。”他说。 “那……周叔叔呢?他上次和你因为我争吵,现在你俩……” 周湛走到橱窗前,挑选了一款他自己喜欢的蛋糕,放进我的托盘中,随口道:“不用管他,我们已经登记了,在法律上就是合法的夫妻。他能怎样?而且你不需要嫁入豪门,承受那种电视剧里的公婆虐待,因为你自己就是豪门。” 不温不火的气息伴随着琥珀味落下。 “我?”脑袋有点闷:“我一平头老板姓,最多能算个小资,哪还豪门上了?” 他浅薄又温和的笑:“那张给你的信用卡,是用你身份证办的。有空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看里面的金额,相信你应该还没看过。” 我稍稍退了一步,将距离拉远:“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最近好像不太正常。” 周湛噙着一抹笑:“是吗?我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听见这话,我的心口没来由地轻轻撞击了一下。 选完面包,他掏出皮夹结账,我一路开回了公寓。 一向晚睡的张笑居然锁了门,我轻轻敲门里头没人应声,我只能不再打扰,可我的睡衣还在里面。 周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男人低柔的声音冒了出来:“叶叶,你可以穿我的衬衫。” 语落,他大手在我腰上一握,带我走到了隔壁的主卧。 门关上的时候,咔嚓一下,他上了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