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针锋相对(下)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87章 针锋相对(下)第一更

屏幕中,陆寒深眼底的冷窒如刀片般锋锐。 他目不斜视,步履沉稳地走到主桌台上,大掌一拍,身子微附,视线与正襟危坐的周湛持平。 陆寒深声音淡淡。却不失愤怒,一句:“杀人凶手。既然今天你敢开这个记者会,我们之间是时候做个了断。” 两个男人的对持立刻吸引到场的记者们一阵低语,摄像师傅们纷纷按下快门,频率极高,整个场地一片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光线刹时超越了天花板上原有的明亮。 快门声咔咔。甚一些记者都放下手中的麦克风掏出自己的手机对准他们狂拍,就像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和表情。 “杀人凶手,在说谁呢?陆总?”周湛过了很久才微微一笑,上挑的尾音透出十足的挑衅。 我站在监控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张笑在边上低叹了句:“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女学霸,这里头的两个男人,你希望谁赢?” 原本就混乱不堪的心因为张笑的这个问题忽然更紊乱了。 希望谁赢? 对我而言这不是谁赢谁输的问题。而是一个施暴者和一个目击者的对峙。 现在想要祈祷的是周湛不要被他激怒,陆寒深也不要被周湛激怒,要不然,万一在大庭广众之下第二人格破空而出,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问你话呢?”张笑耸了下我的手臂。 我回过神,摇摇头:“我希望谁都别争输赢,这场闹剧快点结束。” 记者会现场,无声的炮火与硝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深有体会。 两个男人都按兵不动,却都目不转睛的直视着对方。 气氛因此而越来越凝滞。 “陆,陆总,这次你直接点名周先生就是杀人凶手,是不是有什么证据?”站在前排的一个记者颤巍巍地打破了这个死局。 陆寒深缓缓直起身来,转身面向记者。森冷地说:“我没有直接的证据。” 周湛儒雅的笑笑:“所以陆总今天过来只是想过过嘴瘾?” 陆寒深瞥他一眼,重新面向记者,淡淡地说:“虽然我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是他害死我姐。但据我了解。我姐并没有奇怪的取向。上中学时,她曾暗恋过一个比她大一届的男人,法医的鉴定报告中透露我姐还是完璧。也就是说,我姐不但没有被男人碰过,更没有被女人碰过。” “完璧?”记者们一阵低叹,场面好几次都控制不住,唯有闪光灯依然不停地闪动。 娱乐圈混乱不堪,陆珊竟这么洁身自爱令人叹为观止。更离奇的是,她的自杀是因为视频曝光,可按照逻辑思维力上推理,如果视频是假的,陆珊完全没有理由自杀,这一点的确存疑。 周湛依然正襟危坐,唇边扬着淡淡笑意,好似陆寒深的指控全然无法影响他的镇定,他更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 我盯着屏幕手心都在冒汗,陆寒深说的这一切令我很震惊,陆珊竟是完璧,也就是说视频是假的。莫非,周湛之前说陆珊是被谋杀的的证据,就是指这个? 而现在,周湛没有开口,陆寒深却把这至关重要的一点放在台面上说。这不仅仅让当年受理这起案件的一干人等都可能遭受牵连,周湛更加逃不掉,身为受害人家属,他竟没有把这一点公布于众。后果可想而知。对陆寒深来说更是,如果真的重审那起案件,陆寒深自己又将面临什么?枪决?最好的结果也是终身监禁…… 周湛和陆寒深显然已经两败俱伤。 “张,张笑……我想去现场。” “女学霸,你要是一去,场面肯定更乱。”张笑抓住我胳膊。 我调整呼吸,冷静下来,现在的确不是添乱的时候。 我要冷静。 头一偏,正好看见陆寒深一把扯住周湛的胳膊,位置,正好在昨晚被刀尖刺伤的地方。 我眼睛忽然一提,越发紧锁着屏幕里的一切。 周湛没有反抗,眉心浅蹙了一下,想抽回手,可恰好是这个动作让陆寒深握得更紧。 “请你解释一下,姐夫!”陆寒深森冷地盯着他。 我感觉脑袋一疼,不知道要怎么打破这个局面? 沉思片刻,伸手从张笑兜里掏出手机,随后将张笑拉到一边:“笑笑,帮我打个电话。” “你要干什么?我,打给谁?”张笑问。 记者会现场,陆寒深兜里的手机响了,他起初没管,我让张笑一直打。他终于松开手,我的心也忽然舒出口气。 屏幕中,陆寒深盯着手机有几秒钟的失神,介于今早打过他的手机,他可能是对张笑的号码熟悉,接与不接的犹豫感都写在了脸上。 但最终,他还是接了。 耳边瞬间传来他略显粗重的呼吸,证明他清冷的外表下情绪是极为激动的。 他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我先说。 手机开了免提,我给张笑使了个眼色,张笑深深呼吸了口说:“是陆总吗?” “我是。” “佟叶出了车祸,在二院,现在快死了,你能不能……” 电话突然挂了。 我亲眼看着陆寒深不顾现场的局面狂奔出去,这一瞬间,我一把捂住自己的嘴,鼻头有点酸酸的。 陆寒深一走,气氛稍稍缓和下来,记者们的问题也是一波接着一波,尤其是对于陆珊完璧的解释,周湛搓动了下手指,神鬼不惊地笑了笑:“记者朋友们,这是个天大的误会。陆总在陆珊是处女这件事上做文章,我个人觉得不但片面还很偏激。我的确没有和我的前妻发生过什么关系,但……” 周湛很快将几年前自己和陆珊那份婚前协议放在投影仪上让所有人观看。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个婚前协议,虽然我早就知道了它的存在,但一次都没看过。 协议符合着周湛之前告诉我的一切。 他从容不迫地解释道:“四年前我遭遇逼婚,相信在场很多朋友也遇见过这种情况。因为年纪的关系,或者长辈觉得合适的人选出现时,我们可能会陷入一种被动的状态。但很不巧,我十分讨厌被动,于是就有了和陆小姐的这段婚姻。关于她的取向我不清楚,且不需要知道,因为一开始就场你需我索的交易。我没有杀死她的动机。至于完璧这件事我认为也很好解释,现在医学那么发达,处子的确会更吸引别人的目光,或者说更容易让对方重视。视频是在她自杀前曝光的没错,但这段视频发生的时间有待考证,或许她遇见了更喜欢的对象,为了博得好感而做了修补的手术,也是人之常情。但之后因为画面曝光,她选择自杀,对一个公众人物来说,我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就像是事先排练过似的,让记者们无话可说。 我死死盯着屏幕,这是周湛的观点吗?原来他也喜欢处女。 有个记者扯着胆子问道:“周先生,那你能不能说下,这份协议出自哪个律师之手?” “钱易。相信你们不会陌生。抱歉,我还有事,记者会就到这里。”周湛站起身,他快速将手往后一掩,可我还是看见衬衫袖口边缘的血迹。 张笑说:“女学霸,陆总去二院了,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你要不要去和陆总解释下?” 我摇摇头:“到了医院他就明白我在撒谎。骗都骗了,你说我和他见面了,说什么好?”让他离开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而且当时他那么用力地捏住周湛的手臂,除了这个,我实在想不到别的更好的办法。 过了没多久,周湛推门而入,他松了松领带,脸色有点苍白。 我上前抓过他的手,撩开衣袖,白色衬衫有好几条鲜红又刺目的血痕。 我直接从他腰上取下钥匙扣:“走,去医院。” 车里。 我坐在驾驶位上开车,周湛坐在我身边。 过了一会,他探身过来,低笑着问:“陆寒深忽然离开,是不是你做的好事?” 我身子一僵,差点撞上一个人。猛地扭动方向盘后才幸运避开。 “你的反应已经给了我答案。”周湛重新靠回椅背,刚刚的惊魂一幕完全不为所动。 “差点就出车祸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些。”我口气不好。 他腾出那只没受伤的手忽然摸在我大腿上说:“叶叶,你打电话给他,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我?” 我没有说话,继续开车,就当没有听到他的话。围丽大亡。 可原本安静置放在腿上的那只手,缓缓向内移动。 这个恶魔,竟然在我开车的时候来…… 更别说后面还坐着张笑! “叶叶,你还没回答。”周湛的声音依然儒雅。 “为……为了你。”我情急之下冲口而出,终于,他的大手抽了回去。 “叶叶,我喜欢这个答案,哪怕是谎言。“周湛笑得更浓烈。 张笑在后面哀嚎:“你们考虑过我这只单身狗的感受吗?我要去单身狗保护协会告你们,告你们!” 周湛转过头去,温和地对张笑说:“张小姐,你很漂亮,也很可爱。相信一般男人都会对你神魂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