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针锋相对(上) - 最后一个男人

第86章 针锋相对(上)

周湛的眸沉了沉,他抬手,粗粝的指腹在我脸颊上缓缓地迂回。片刻,他笑了笑:“我还没说完。” “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你昨晚答应了我,永远不再爱他,所以……”顿下话。他的脸突然压近:“就算他步步紧逼,我也会放他一马。” 突然间,我有种被他耍了的感觉。 但不得不说,听见这番话,舒出口气。 “周制片,女学霸。你俩……”张笑的声音有点诧异:“你们最近相处的……还真是不错啊。” 周湛看她一眼,一步步走进她。 张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周湛微微附身,视线与张笑持平,笑了笑:“没有,我是想谢谢你昨晚救了我。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我赶忙插话:“帮她找个工作吧。” 周湛直起腰:“那有什么问题。我一会通知手下的人尽管安排。对了,张小姐会开车吗?” 张笑微微张大嘴巴:“会……会开。” 周湛说:“如果工作地点离这里远,我顺便再给你配台车,方便你来回。” “送……送车给我?”许是张笑觉得幸福有点太突然。定在原地表情有点傻。 我走到他身侧,对张笑说:“他既然诚心要送你车,你就收下。他这种资本家是不在乎这点钱的。” 周湛笑了笑:“叶叶,谁说我不在乎钱。每一分钱我都很在乎,只不过我太太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 他说得温润如玉,我身体里却顿时有股热气猛烈地窜上来脸来。 张笑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特么之前你登记的时候我还愁眉苦脸了好几天。这都什么时候的事儿?说,你两是不是连那个都那个过了。” 我一听,原本就红透了的脸更是热得厉害,偏生张笑后面半句还忽然提高了嗓音,周湛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相信他肯定也听见了。 我没说话。狠狠瞪了眼这小妮子。 很快,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一声声沉稳地响起。 周湛含笑。嗓音温润道:“张小姐,这段时间就安心住下。主卧旁边的客房就给你住,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我像是被轮了一棍子,主卧旁边那间一直都是我住的。虽说这屋子里还有别的房间,但周湛的意思其实很明白,他让张笑住我的房间,怎么可能让我再住别的房? 很显然,他名义上是送张笑车,其实……是要堵住张笑的嘴。 我偏头瞪他一眼,而他的表情分明写着已经心领神会。 周湛征求了张笑的意见,张笑说想吃披萨,周湛定了两大个送来家里。 我知道他是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可等我和张笑坐上了饭桌,没多久他就走了过来。 “你不能吃这种辣的。吃另外那个。”我把另外一份推到他面前:“今天干活的阿姨们没来。” 周湛拿起一块披萨:“我辞了。” “为……为什么?”我有点意外,之前也没听他提过啊。 “辞了阿姨,这屋子似乎更有人味。”他起身:“你们要咖啡吗?我去冲。” “要。”我说。 张笑说:“我想喝牛奶。” 周湛点头:“牛奶也有。” 他去厨房时。张笑探身过来:“女学霸,其实他挺不错的你发现没?” 我压低声音说:“这么快就被收买了,亏我和你这么多年朋友。” 张笑努努嘴,嚼着披萨说:“哪是收买啊,我实事求是。你命真好,两个男人都为你神魂颠倒,我一个半个都没有。原本打算接触娱乐圈搞不好可以钓个金龟婿,结果成天被陈心欺负,男明星呢我话都说不上,其他的打杂的工作人员又没有几个好看的,好看的都有女朋友了。” 我笑了笑:“让周湛给你介绍。他在商界混,接触的人层面都不同,我觉得你要是愁嫁,除了工作之外连男人都一起包办好了。” 张笑来了精神:“这主意不错啊。 我起身:“我去帮他拿咖啡,他一只手伤了,拿不了那么多。”围扑名巴。 我走进厨房,看见他正无从下手的时候说:“我来。” 两个杯子端在手里,转身想走,周湛叫住我:“叶叶。” “嗯?” 他的睫毛低垂了瞬:“没事。” “有话就说。”我皱了下眉头,毕竟他很少有这么不干脆的时候。 周湛盯着我,神鬼不惊的走过来:“没,我是觉得,昨晚被刀刺的很值得。” 我望进他的眼中,情绪被隐于眼底,这是一双和他以前一样平常不过的眼睛,温和,且噙着淡淡的笑。 可他又偏偏越走越近,缓慢的步子和一瞬不瞬的眼光,终究令人产生窒闷的感觉。 我往后退了半步,轻声说道:“周湛,你的爱情观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你现在对我的好,让我无法理解。” 他的眸沉了沉,没有说话。拿起自己的咖啡就走了出去。 记者会定在晚上八点半,中间的几个小时,周湛并没有浪费,他不但安排好了张笑的工作,也定好了车,甚至带我和张笑都去贵得要死的店里买衣服。 张笑隐隐兴奋着,我不好这时候让她觉得我在‘小气’周湛的‘大方’只能欣然接受。 穿着名牌从店里出来的我神智有点恍惚,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收了周湛那么多东西。 从小了说,手机,虽然那部手机我倔强的给了他钱,但是现在想起来,自己当时的偏执在他眼中一定很可笑。 从中了说,衣柜里各式各样的衣服,早就堆积成山了,还有他的卡,虽然我没花过,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但完全能想象到位数不会太小。 从大了说,车子,房子…… 难怪他有底气对我说出那句‘除了牺牲爱情,你什么都能得到。’ “叶叶。”周湛叫了我一声。 我回过神:“啊?”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记者会,你和张笑在家里等我。”周湛抬手看了下表。 我脱口而出:“我能去吗?” 他沉默片刻,笑了笑:“你还真是不放过一点能和陆寒深见面的机会。” 但笑容过后短短一秒钟的凌厉,还是令人止不住抖了抖。 “是你的记者会,他不一定会来。”我心虚地看向别处。 周湛的声音在身侧扬起:“今天早上,就有人看见陆总在陆氏上班了。所以……他又正常了。正常了的陆寒深,怎么可能会不出现。叶叶,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突然间我就说不出话了。 “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他的声音瞬间转沉。 “可我和张笑两个人在家不安全。”我知道,这是个糟糕的借口。 但周湛思索片刻后说:“要是真想去,你和张笑一起吧。记者会一会什么情况我也没有把握。万一场面混乱,张笑在你身边也能照应你。” “没问题!”张笑答的快。 短短一天,他已经收买了张笑的心,在试衣间的时候她还特意和我解释,说不好意思让我和她同房。 或许还在无力抵抗的人,只剩下我一个,就连陆寒深都似乎已经放弃了我。 一抹哀伤突涌心口,周湛的大手适时伸来。 我一惊,他立刻说:“伤的是另外一只手,还可以抱你。” “周,周湛。”我愣愣的看着他,他究竟是怎么了?连上次在新片发布会上都不考虑我感受的男人,突然间就宛如神邸,包办了一切完美男人的所有优点和关怀,偏偏,他是个绝不会爱上别人的男人。 那么,他拼命留住我的,究竟是干什么呢? “这里还有单身狗呢,你们好歹考虑考虑下我。”张笑的一句话打破了我的尴尬。 我正好找到时机从他的搂抱中抽身而去:“上车吧,你没让司机来,今天我开车。” 记者会就安排在商贸大楼附近,后来周湛告诉我,那家电子公司也是他的,只不过他并不喜欢那个公司,他说当初周叔叔可能是想考研他,丢给他一个亏损严重的分公司,原本这公司就等同于鸡肋,周之铭是打算关掉它的,但后来,周湛把它救活了。名义上这是周之铭送他的第一份‘礼物’可事实却是,周湛这个迟到的儿子帮老子填补了这家公司上千万的亏损。 到了场地,记者们早就堵得水泄不通。 陆珊事件的风波不小,除了记者还围堵了很多陆珊的影迷,我们下车,要不是保安一路保驾护航,根本很难顺利通过,且粉丝们情绪激动,开口闭口都在骂周湛是杀人犯。 谩骂声满天飞,记者会还没正式开始,场面就有点不受控制。 进了公司,周湛命令公司员工:“带她们去监控室,调好屏幕,让她们看直播录像。” 周湛说完,并没有和我说话,他扣上西装纽扣,脚步异常快速地往记者会场地走去。 我和张笑很快就被带到了顶楼,等待了约莫十来分钟,记者会正式开始了。 屏幕中,无数闪光灯的光线在周湛温和英俊的脸上跳跃。 刚一开始,种种偏激,带着个人判断的攻击问题就不断向周湛扫去。 他坐在桌后,神鬼不惊,不仅从容,还始终镇定自若地擒着笑意。 一记者问:“周先生,你娶了刚刚涉足演艺圈一心想上位的佟叶小姐,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展开恋情的呢?是不是因为之前你隐婚有了婚外情,所以才选择谋杀死自己的原配?” 周湛听完,低低地滚出一串笑:“一会递给我张名片,这位记者十分幽默。我可能会投资你所在的杂志社。” “周先生是在故意混淆视听,或者是刻意收买吗?”又一记者问。 周湛的十指交缠:“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写一些诋毁我人格的话足以构成污蔑,我的律师是可以起诉各位的。当然,既然我今晚召开记者会就是想要把事情交代清楚。关于我和我前妻为什么隐婚是我私人的事。至于她的死因,当时受理的法医是李重青,他是知名法医。我们可以现场连线。” 周湛不疾不徐地掏出手机,这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一把推开。 陆寒深站在门口,清冷逼人的说:“拿以前的判定来当成现在逃避责任的手段,可行吗?” “是陆总。” “是啊,陆寒深也来了。” 站在监控室的我,一下站起身来,脚步不由向前再向前,只为了看清楚他的脸。

上一篇   第85章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