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黑也黑白也白,颠颠倒倒(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83章 黑也黑白也白,颠颠倒倒(第一更)

我死死盯着周湛,眼神顿觉恍惚,仅仅一秒钟的时间,我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 “小叶,你可别怪阿湛,爸妈这样感觉还挺不错的。”我妈拉过我的手。 我尴尬地点点头。又看了眼我爸,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是好……好看。” 和他们一块吃完午饭,周湛把我爸妈送去四合院休息调时差,我重新坐回周湛的车里,莫名觉得更加尴尬。 车子往市区方向开,周湛支走了司机亲自驾车。一处红绿灯前,他身子探过来,儒雅地说:“叶叶,周雨康复后会和陆寒深办理离婚。但我们的婚礼迫在眉睫,今天下午,我们不如去拍下婚纱照,你觉得怎么样?” 一听这话,心里像是梗了根鱼骨头。周雨要和他离婚,而我。却还在婚姻中进退两难。 我轻皱眉头:“周……周湛。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从学校出来没多久,我竟然结婚了,很快就要请亲戚,办婚礼……”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周湛面色温润如玉:“叶叶,这样不好吗?你除了牺牲爱情,其他的都得到了。” 我攥着上衣衣裙:“周湛,我真的好怕你。” 他微惊了片刻,抬手轻轻将我的头发顺入指尖说:“不用害怕。人不管在婚姻还是在爱情中,都是独生独死,独来独去,是苦是乐都在自当。就比如别人眼中的我。黑也黑白也白。叶叶,很多东西都不用执着去界定。随遇而安。” 我看了他半天,才说:“可你给不了我安全感。这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猜你在想什么,想干什么,又会有多少阴谋诡计产生来压迫我。” 黄灯转绿,周湛一脚油门冲出去,手握方向盘的同时语调沉缓地答道:“事实证明,真相还是和你的认知南辕北辙。” 我突然激动起来:“周湛,不要暗示我陆寒深的事。光听你一面之词,我实在不能完全相信,因为你骗人实在太厉害了。” 周湛的黑眸轻扫我一眼:“你已经信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说的没错,而且我不是信了,是坚信不疑。在种种很难造假的资料和周湛从容的态度面前,我已然溃不成军。 很久都没有反驳他,他笑了笑说:“不如这样,乖乖和我拍完照。然后我送你去陆氏,我们一起去见他。” 我身子一直:“你想干什么?” 周湛专心驾车目视前方:“叶叶,关于怎么观察人脑病变,我相信你最有办法,这是你的专业领域。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可以想办法试一试。” 我立即脱口而出:“我不试。” 周湛的唇间淌出低低的笑:“你很聪明,解离症很容易被催眠,要是激发出他的第二人格,后果会很严重。” 没错,说的很对,他竟懂得那么多。 我看向窗外,冷声丢出句:“拍照吧。” 到了市区,他终究还是选了家知名度最大的婚纱摄影。 周湛站在我身侧:“叶叶,其实我不太喜欢拍照,所以一会最好全都一次过,明白吗?” 我暗自白他一眼,轻喃道:“反正你长得好看,只要听摄影师的,我想应该不会需要重拍太多的。” “可我怕你不再状态。”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附下身的,更没料到他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揽住我。 我一退:“周湛,别忘了,我学过表演,就当做是演戏就好了。” 周湛定了两秒,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地东西:“选吧。老板说这一排是今天刚刚到的,都没有人穿过,且每一件做工都非常考究。” 我皱眉:“你不选吗?” 他笑了笑:“等你选完,我再配合你的款式。我先去商务区坐一会,你抓紧时间。” 周湛说完很快就转身离开,没几秒,他的背影就完全地消失在眼里。 店里的工作人员一直在身边讲解,我听了她的建议,拿了件款式特别简单,但又不失大气的白色婚纱,下摆没有像一般婚纱那样大,它是不规则的高低形,束腰效果特别好,最关键的是领口没有像其他几件一样是超大的v字领。 我去试衣间换完衣服走出去,店员去叫周湛过来,没多久我在镜子里看见了他的脸。 他在身后站了好一会,随后说:“转过来。” 我转过身躯,下意识抬手遮住胸前的沟壑,什么话都没说。 周湛的眼睛轻轻一眯,抬腿迈进,他拿掉我置在胸前的手,低头一看,笑了笑:“它的手感还可以。” 暧昧过度的话让我又羞又愤,和他完成登记那天,他摸过我的胸,要不是那天我以退为进,早就躺过他身下。 “你去选衣服吧。”将头一偏。 周湛笑了笑,转身离去,换完衣服,我正好化完妆。 摄影师身材清秀,带着口罩和帽子,身上的黑色夹克和火红的皮鞋成了鲜明的对比,艺术味道很浓重,我仿佛已经预感到一会这个摄影师拍出来的作品,应该也是极其神秘色彩和特色的东西,这倒挺适合周湛原本的气质。 摄影师带我们去了店后面不远的影视城。那里就七百多个布景地,不管是欧式,韩式,田园,意境,全都应有尽有。 周湛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咖啡厅,特意要求摄影师道具要桌子,咖啡杯。 我看他一眼,心中五味杂陈。 摄影师找到合适的布景地,推开门的一瞬间,我如梦似幻。这哪里是什么布景地,完全真实还原了那家咖啡厅的一切。 一模一样的灯光,一模一样的桌子,一模一样的室内设计,连咖啡杯和地板都浑然天成。 “这怎么回事?”我诧异地问。 周湛抬手弹了下我的脑门:“叶叶,我的婚纱摄影,你真以为会随便吗?” 我狠狠一惊,忽然就听懂了他的话,原来他带我过来看似随意选了家店,也随意选着婚纱,可其实早就有安排了。原本之前还在纳闷,一般婚纱摄影都要提前预约很久,怎么周湛一进来就可以拍。 我立刻指着身上这件婚纱:“那它呢?” 周湛盘手,仔仔细细打量了我一遍,含笑道:“之前让你选的所有婚纱,都是从国外空运来的。不单单是你身上这件,其他的,也全部都是你的。” 震惊之余,我不由轻蔑地笑出来:“以前你也是用这种手段哄女孩子开心的吧?” 他只是笑,并无解释。 摄影师催促我们坐下,隔着熟悉的桌子,很快我和周湛就面面相觑。 他抬眼看着我,低润又儒雅地笑着:“是不是很熟悉?我们的故事就从咖啡厅开始。” 我说:“周湛,我们没有故事。” 周湛唇边的笑纹转瞬即逝,眼神暗如地狱:“叶叶,不要仗着我现在纵容你,就变本加厉。你不了解真正动怒后的我,会是什么样。” 这句话威力不小。 “开始吧。”他十分不悦地转头命令摄影师。 很快,在指导下我们顺利完成了第一组照片。含蓄,典雅,且没有任何肢体上的触碰。 站在下一个布景场门前,我的心跳动的很厉害。 我抑制不住地亲手推门而入,饭桌,果然是饭桌。 我横他一眼:“这就是你让我拍照的目的吗?让我看看自己一路而来到底做了些什么?这些画面我都很清楚,根本不需要重新回忆一遍。” 转身想走,周湛强行拉住我的胳膊说:“我是想让你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没有一点故事。叶叶,我们的故事太多了。你父母应该很希望看见我们的结婚照片。” 我狠狠瞪着他,再没说什么。 一个个场景,一次次快门按下的声音,听到耳朵里都尤为刺耳。我如同个只会配合的躯壳般完成拍摄。 天色越来越黑,我和周湛都没有吃晚饭,拍到最后,精神状态都很差。 最后一个场景是在一个空无一物的地方。 周湛忽然皱了下眉头:“这里……我好像没有安排。” 摄影师砰得一下把门关上,随后将摄影机随手一放,紧跟着就从兜里掏出把尖锐的小刀,刀子在手上晃动,旋转地相当娴熟。 “你做什么?”我惊了下。 摄影师抬手将帽檐抬高,随后扯下了口罩。 下一秒我惊得头皮发麻。 “陆……陆寒深?”我抑制不住地唤了声。 可是眼前这个人,分明不太像以往的他,眼梢画着长长的眼线,在眼梢处轻挑,身上的黑色夹克和他以往的穿衣风格也大相径庭。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你这个女人就很想弄死。陆寒深……是谁?”陆寒深面容妖冶,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下一秒,他突然冲我刺过来,周湛一把将我扯到身后,刀子很快就戳进了周湛的手臂,血一下喷出来,完全止不住。 “叶叶,待边上去。”周湛说完就一个猛地把我推到一角。 周湛是身手极好的人,可因为受了伤,好几次都差点被再度刺伤。 陆寒深邪魅笑着:“你这个家伙,真是多管闲事,我只是看那女的不顺眼,一点都不想动你。” 我贴在墙角,仍然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我那么熟悉的男人,怎么真的就一晃眼变成个声音不同,眼神不同,打扮不同的人? 这种感觉好陌生,我彻底相信了周湛之前说的。 可是,就是变样的他,刚刚想要弄死我。 那一刀一点都不轻,周湛是男人都流那么多血,如果是刺在我身上,很可能我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围记圣弟。 我定在原地,愣神地盯着眼前两个男人格斗的画面。 陆寒深的刀子正往周湛脑门上劈去,周湛一个闪身,快速擒住陆寒深的手腕,随后一脚蹬去,陆寒深身子一下就附得离开。 他没有纠缠,开门出去,并且快速将我和周湛反锁在屋子里。 “叶叶,你没事吧。”周湛处世不惊,在体力耗尽的时候还不忘关心我。 我低头,盯着她不断冒血的手臂,失魂落魄的说:“消毒,包扎,止血。”伸手一摸,没有手机。 再一看周湛的裤兜,也是平平的。 他虚弱地笑笑:“我们的手机都在影楼最底层的柜子里,现在没人拍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