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对不是对,错不是错(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80章 对不是对,错不是错(第二更)

指尖在触到袋子的一瞬间,我加快了动作,三下五除二就把袋子打开,伸手将整一叠厚厚的资料都抽了出来。WWw. 看见第一张4A纸,我的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但毕竟学医的我对这种画面还是有一定的抵抗力。片刻而已,我便沉静下来。 放在最上面的那张是四年前陆珊的死亡报告,上面还附有照片和文字。 尸检报告:脾蒂、肺门和肠系膜根部等处挫伤和撕裂伤。头部全颅崩裂,气道出血,闭合性骨折…… 我悄悄咽下一口唾沫,看向身边的男人:“验尸报告是高坠致死。周湛。坠楼死亡和死后抛尸很好区分,但要判断受害者是自己从楼上跳下来还是被别人推下来,一直是实践中的难题。因为尸体现象基本没什么不一样。医学上很多东西是共通的,法医系的课我还去旁听过几次,这份资料没办法洗清你的嫌疑。” 周湛不怒反笑,语调沉缓:“叶叶,相信我一次到底有多难?你现在资料是四年前的,重头戏在下面。”他站起身,居高临下道:“继续看吧。我去给你倒杯咖啡。希望等你看完的时候还可以保持现在这份自若。” 心跳顿时又漏跳了一拍。 我赶紧继续翻看,前面的十张4A纸全部说的是四年前的案情分析的复印件,但翻到第十一张的时候全身绷紧。 咖啡这时候正好上桌,苦咖啡浓郁的香气冲上来,随后身边的位置重重往下压,是周湛坐回了我身边。 “还满意吗?是不是够具体,够完整?”耳畔落进的男音丝丝入扣。 我的手开始止不住的发抖,扬起资料问周湛:“这是假的。不可能是真的。你知不知道,伪造资料也是……也是欺诈罪。” 周湛盯了我好久,唇边荡开一丝似柔似阴的笑,又不疾不徐地开了口咖啡才缓缓开口。围土何亡。 “人脑有病变,致使因人脑活动面产生的心理活动变得异常。这是极易了解的事实。环境有变化也必然会引起人们心理活动的相应变化,因为环境中随时发生的变动。都是一种刺激,这种刺激通过人们种种固有的感觉器官而反射入脑,就构成了人们心理活动的内容。叶叶,四年前我就怀疑他。最近得到的这份资料显示,陆寒深残暴愤世的第二人格是在初中快毕业的时候被家人发现的。高中之前的暑假,他第二人格持续了很久,只能在国外接受长达半年的心理治疗。当时接待他的医生是loan。而陆珊死的前两天,我的笔记本放在车里,车载摄像头记录下他动过我的电脑,连穿衣风格和眼神都和他以前完全不同。视频是我的电脑流出的没错,但是他做的。” 我的心都在抖了:“不可能,不可能的。环境变化怎么可能刺激他?他生活优越,也没什么现实压力才对。再说我和他在大学时恋爱了整整两年,从来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而且陆寒深说他姐姐取向没有问题。” “叶叶,视频流出之前我也不知道。但视频是真的。一切都是陆寒深主体人格的错误幻想。”周湛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通讯录里有这个医生的号码,你要是还不相信。现在就可以打过去。” 我低头看着手机,用了快一个世纪的时间才从周湛手里接过手机,随后翻到了周湛说的那个名字。 这通电话我和对方全程用英文交流,打了半个多小时,贴在耳边的屏幕才顺着我手臂低垂的动作突然滑落。 医生说,陆寒深患的是解离症。专攻脑科的我,怎么会对这个名词陌生? 解离症就是记忆,自我意识和认知的功能上的崩解,是一种极度罕见的病症。自己看自己就像在看一个“他人”一样,好比我不再是我,可这种病症通常都是伴随一辈子的,鲜少有例外。 “不,不可能。我还是不相信。你的手段那么多,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是精心设计的计划。”我拼命的摇头,房间温度明明很舒适,可我的冷意从脚底猛烈的窜上来,遍布身体的每一寸。 周湛放下咖啡杯,阴鸷的双眼缓缓温和下来:“叶叶,准确来说,陆寒深的第一人格并不认识自己的第二人格。人格交替的情况不频繁,以致于在平常的生活中很难被发现。他甚至不清楚是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姐姐。主体人格执着的寻找杀人凶手。你说是不是很个天大的玩笑?” “不,我……我不能接受,你说的话漏洞百出。”但我浑身都麻木了,一把夺过桌上的咖啡一口气喝下去压惊。 周湛将身子挪近了些,温温吞吞地问:“漏洞?” 我放下咖啡杯,这一瞬间竟不敢看他:“假设你知道陆寒深曾经有谋杀史,怎么可能同意周雨嫁给他。她是你妹妹,你没有理由把自己的妹妹推到一个杀人犯的手里。” 周湛深深叹出口气,淡淡的琥珀香像是从内而外般发出来似的,随着他的呼吸落到我脸颊。 他的手臂伸过来,自然地放在我身后的椅背上:“既然今天把话摊到这个份上,我也不怕告诉你原因。陆珊和我是协议结婚。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夫妻之实,当时我被逼婚,急需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份,而她拿走两个亿的资金帮陆老头扩建公司。我和陆珊从一开始就是协议时的谈好了很多细节。试问我有什么理由杀了她?” 我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有看到的,可越是不想相信,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陆寒深从来就冷漠,他身边什么时候朋友?几乎一个都没有。除了我之外,在上大学那会他就是很多人眼里的怪人。 我用力呼吸了下,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那你拿到这份资料后怎么不去举报他?按照你的个性……” 周湛俯脸,靠得更近,语调更沉缓:“叶叶,之前我也只是怀疑,没有任何证据。等我拿到陆寒深之前在国外接受心理治疗的资料时,周雨已经爱得他死去活来。” “周雨没死,对吧?”我问他。 周湛的眼中有一瞬间闪烁,但最后他大方承认下来。 “叶叶,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但你似乎帮我做了选择,现在要求重审我前妻案件的呼声那么高……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身子一滑,差点就从沙发上滑下来。 打从陆寒深青口白牙告诉我他姐姐的遭遇,我就一直想帮他,视他的期望为期望,可就在今天,周湛却说,真正的杀人凶手是惊艳了我时光的男人。 双手插入发丝,拼命的绕动。完全想象不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双重人格在国外很受重视,可在这儿假如犯罪了,不管是哪个人格犯的,都由主体全部承担。 我发疯似的抓起桌上的资料,一张张全部撕碎,周湛并没有阻止,只一会功夫,他给我的所有资料就全部化为捡都捡不起来的碎片。 我偏头瞪着身边离我只有几寸的那双眼睛,失控般地抓紧他的衣领歇斯底里:“我……我还是不信。都是假的!周湛!你骗人!!” 可曾就读医学院的我,看见那几分由国外专业医学机构敲章认证的资料不是那么容易作假的东西。就算周湛手眼通天……也…… 周湛一把搂住我,力量惊人,“叶叶,你现在的心情我理解,所以我拿到手之后起初没打算让你知道。” 我一点力气都没了,瘫在周湛怀里失魂落魄地问:“周……周湛。你娶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你都说这么多了,也不差这个问题了。” 他皱着眉头说:“起初,我不过是想借你阻止陆寒深和周雨结婚。再后来,我发现陆寒深似乎不想让你介入我和他之间,想让你知难而退。我只能反其道而行把你揽在我身边,好刺激他。事实证明这个办法确实有效。打击陆氏不过是想给他点教训,让他不要自不量力自掘坟墓。” 我悲极反笑:“然后你就将计就计,还在陆寒深安插自己的人,只是想了解他的一举一动?” 无法言说的崩溃感蔓延全身。 周湛的喉结轻轻一滚,语调更温吞了:“那个助理其实真实身份是心理病导师,我私人特聘的。一旦他有反常迹象,我也好及时应对。” 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是颠倒的,黑不是黑,白不是白,对不是对,错不是错。既不冷酷,也不慈悲。 我双眼呆滞地问:“那之后呢。在所有事件尽在你掌控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把我捆在你身边?是不是强迫别人从来都是你的兴趣?你又为什么不肯移回国籍?“ 破天荒的,这一次周湛没有回答。 我缓缓推开他,扬起下巴看着他:“周湛……你告诉我,如果这些都是真的!我要拿什么拯救我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