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你有多想嫁给他 (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78章 你有多想嫁给他 (第二更)

医生摇摇头:“抱歉。我们尽力了。”说完就匆匆离开。 周湛疯了似的冲进去。 我一听,腿肚子打了颤,陆寒深突然从后面紧紧抱住我。冰凉又挺括的西装一下让我觉得更冷。 “周雨……死了?是我害死她的。”我有点恍惚地说。 陆寒深眉心浅蹙:“是意外。” “意外?好一个意外。你们谁也别想进我们周家的门。”一道苍老却愤怒的声音突然传来。 周之铭的身后站着刚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周雨的死讯周之铭应该已经有了耳闻。 我上前了一步:“周叔叔。” 啪的一声,一记巴掌重重拍在我脸上,顿时半张脸都麻了。 此刻的周之铭再也不像那天饭桌上一样和善,双目充满了愤怒和隐隐的泪水。 “贱人!”周之铭怒斥。随后指向了陆寒深:“还有你!我对你多信任!周雨是我最疼的孩子,你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扬起的手指都在抖。 陆寒深脚步一动,不动声色地将我挡在了身后:“伯父,这件事是我的错,和佟叶没有关系。” 我捂着半张火辣辣地脸。看着周之铭,却连反驳的勇气都失去了。 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守住自己的幸福罢了。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最后竟然会弄出人命。 我僵在原地,一动都不会动了。默默听着周之铭和陆寒深的谈话。 周之铭破口大骂:“你和这个贱女人的事其实我早就听说过,之所以之前当做不知道,也是希望你婚后可以好好对周雨。可你没让她过一天好日子。还把她命都害没了。” 听到这句,我忽然抬头,越过陆寒深直面面对一个痛失爱女的父亲。 “不是他。如果不是我问他……总之,对不起,周叔叔。”我深深一鞠躬,歉意有多浓,身子就有多低。恨不得低到可以亲吻自己的皮鞋。 陆寒深一把拽起了我,周之铭却在此刻扬起手,又想冲我挥来。 苍老的大手并未如期落到我脸上。 周湛一声威力十足地:“够了!”顿时让周之铭收回了手。 “爸,这件事我会处理。”周湛的声音很沉,脚步一迈扯住我的手臂往他身边拽。 而这时,长身玉立的陆寒深也突然抓住我的手。 我像根萝卜般被两个男人拔来拔去。 走廊上的骚动引来很多人围观,医生和护士都站在远处远远看着。却没有人敢靠近。 周之铭大发雷霆:“处理?你在电话里是怎么告诉我的?周雨会跑出去肯定有原因。你难道还想袒护这个女人?” 周湛瞥了眼自己的父亲:“她是我妻子,自然由我管教。” 可能是妻子两个字戳到了陆寒深的痛处,他忽然放开我的手,这一刻,我的心疼得像是要滴血。 周之铭字字狠厉:“阿湛。你听着。你和她的婚事我不同意。你们赶紧去办离婚手续,我周家不会让一个害死我女儿的人嫁进来。” “我不会离婚。”周湛慢条斯理,语气也十分坚定。 我被他紧紧搂进了怀里,不可置信周湛会是这个态度,可转念一想,周湛不肯离婚,可能是要变着法子折磨我。毕竟,他妹妹的死也有我的一份责任。 周之铭指着他,一脸气急败坏:“阿湛,你!” 周湛没说话,但他脸上的态度分明写着不容改变。 “知不知道她接近你很有可能不单纯,在你打电话给我之前,你知道我看到多少负面消息吗?”周之铭到最后是用吼的。 周湛说:“我知道。” “就算这样,你还是要娶她?”周之铭气得扶墙。 “没错。” “你不肯离婚,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别想从我周家拿到一毛钱。” 周湛看了我一眼,这一眼似柔似刚,意味不明:“爸,我从来就没拿过,你心里最清楚。” 周之铭几乎要跳脚:“阿湛……你……这个女人害死了你妹妹。” 周湛说:“事情还没有查清楚……” 我趁他放松的时候,不着痕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轻声说:“是我。周叔叔没有冤枉我。是我惹周雨不高兴她才跑出去的。结果发生意外,我……” 周湛和自己父亲对话时的冷静荡然无存,他金刚怒目:“你很希望我同意离婚,好和姓陆的在一块是吗?我告诉你,休想。” 他欲图把我重新扯回去,这时候突来一只大手猛地将我拎到身后。 一抬眼,是陆寒深挺括而清冷的背影。 “你干什么?”周湛一把抓紧他的衣领。 陆寒深淡淡地说:“干什么?揍你!” 两个男人突然扭打成一团,之后的场面完全不在掌控之中。 周之铭气得晕眩,医院保安赶到,两个男人才停止了斗殴。 混乱之中,陆寒深突然揽着我的肩带我匆匆离开。 我被带到一处崭新的复式公寓,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应该就是当初陆寒深给我爸妈准备的房子。 房子有三百多平,奢华装修,且从设计上不难看出更适合年纪大的人使用,一些小细节都做的足够好。 陆寒深站在阳台上,双手随意地搭放在扶手处,夜风吹来,微微撩起他的衣摆,看上去就更显清冷。 我站起来,一步步走到他身后。 渐渐的,我和他的交流变得生疏,不自然,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应该是那场大雨,他矗在周湛楼下就埋下了种子。 “阿深。”鼓足勇气才喊出了他的名字。 陆寒深缓缓的转身,随意靠在阳台的扶手上盯过来:“今天你吓到了,现在好点了没?“ 我愣愣地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从周雨出事开始,陆寒深的态度就很冷淡,更准确来说,是冷漠。 他真就像周雨所说的,完全是块捂不热的石头,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曾经把所有的热情都给了我。 “怎么不说话?”陆寒深轻轻挑起我的下巴,那双眼睛,真的可以把人冻成冰块。 一口唾沫悄然入喉:“我不知道说什么?对不起。” 陆寒深一脸阴霾,眉头像是上了锁般解不开:“这段时间听你说了太多次对不起。” 是啊,可我不知道说什么?面对周雨的死,我的愧疚无以复加。 一只冰凉大手突然在我脸颊轻轻磨蹭,他淡淡地说:“你不用自责,周雨没死。” 我犹如被电击,起码有两三秒的时间脑袋是懵的。围讨斤弟。 “什,什么?”我瞪大眼睛。 陆寒深淡淡地说:“婚纱店那条路是限速的步行街,车速不是很快,周雨虽然有内出血,但是颅腔内没有淤血,只是伤了胃部。并且医生出来的时候,她其实已经醒了。” 我一把抓住他的西装:“你……你怎么知道?”如果周雨真的没死,那我的负罪感就能减轻许多,否则,背上一条人命的我怎么还有脸为了爱情而活。 陆寒深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薄唇悄然一勾:“手术室有两个门。周雨就职的医院院长和我很熟悉,她的手术和急救是我亲自做的。确定他脱离生命危险后我才离开,当时我穿着手术服带着口罩,和我接班的医生没有认出我。” “你的意思是……很可能周雨已经醒了,她故意让医生宣布死讯?”我缓缓松开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点头。 “周雨为什么这么做?”我不解,明明活着的人为什么要说自己死了,多么忌讳的事。 陆寒深从兜里掏出根点燃,一口白烟在空气中缓慢四散:“我猜,她是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你是说她暂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如果是这个原因,我觉得确实有这个可能性,毕竟亲耳听见自己的丈夫还没办完婚礼就已经打算着离婚,周雨那么爱他,内心断然无法承受。 可是,当下的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竟是愉悦和兴奋,这两种感觉冲破愧疚和罪恶感直卷上来。终究,她是我的情敌。即便不希望她因我们的谈话而死,也不可能会祝福她和我最爱的男人真的携手到白头。 隐藏的真实想法令我无法正视自己蠢蠢欲动的自私,只能默默低下头,等待陆寒深的答案。 半根烟燃烧殆尽,他继续淡淡地说:“恩。应该如你所想,周雨暂时没办法面对我。而且我相信周之铭来之前已经知道周雨没事。通常情况下,女儿如果在手术室里,作为父亲你会先忙着和一帮年轻人争吵,还是先冲进手术室看女儿。” 我眼眸一提,顿时恍然大悟。 “可你既然知道,在医院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还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我眯起眼。 陆寒深清淡地说:“周雨想保留尊严,我又何必点破。周之铭站在疼惜女儿的角度上保护她,人之常情。周家人像发泄,任由他发泄就是了。” “可周叔叔既然知道周雨没事,为什么还……”我欲言又止。 “还阻止你和周湛继续举行婚礼?你有多想嫁给他?” 我被陆寒深的态度吓到,他明明字字清冷,可就是有一股如同风暴一般的愤怒向我卷来。 是啊,他是该恨我的。 从头到尾他都以为是周湛搞定了我爸妈,误解我只是为了怕麻烦才随遇而安,在他的认知里,终究认为是我负了他。 他有理由凶我,骂我,甚至否定我对他的感情。 他都对,错都在我。 眼前,陆寒深的眸似黑夜,深沉又愤怒。 我酝酿许久,可一出口声音还是在抖:“阿深……其实我……“ 未尽的语声忽然全部淹没在陆寒深疯狂且带着嫉妒的吻中,有一瞬被电到的感觉,他一路把我推到了墙上,锁在墙角,发泄一般地吻着我。 熟悉却又转为陌生的气息一次又一次钻进我嘴里,他甚至咬破了我的嘴唇,任凭血腥味在弥漫,这段时间所有的压抑通通都用这个吻惩罚着我。 过了很久,他喘着粗气地说:“我真是蠢,明明知道你结婚了,还是控制不住地想你。我怎么会沦落到被你这个丫头片子吃那么死?简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