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陆寒深,我恨你(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77章 陆寒深,我恨你(第一更)

脚步刚一迈开,就听周雨喊了句:“哥,你怎么也来了?” 我反射般地回头,周湛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站在阳光下,他唇边的笑意也如同这暖阳一般温润,却又似真似假。 周湛扬起右手随意一挥:“周雨。你先进去,我和你大嫂先说几句话。” 我定在原地,内心多少有点忐忑。 待周湛走近,我仔细审视他的神色,他整张脸都没有不悦的神色。 我冷声问了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叶叶。我没有去公司,跟你一路了。”周湛微微压低了脸,气息落在我额头。 我一怔,那么。也就是说我发微博。接媒体的电话,很有可能所有的一切他都在放任我。 “为什么?” “为什么?”周湛似笑非笑:“是为什么跟着你,还是为什么放任你为所欲为?叶叶,你不管使什么招数。都尽管放马过来。我通通都接。” “你一点都不担心负面新闻对你有影响?”这一刻,我突然慌了。 “的确,不担心。”周湛盯了我一会,仿佛在强忍着笑意。 我被他笑得毛骨悚然:“理……理由?” 他并未回答。含笑伸出长臂,一把将我搂了过去:“陆总看上的店,相信品味不会太差。乖,我们也该选婚纱了。” 他带着我很快走进婚纱店,周雨正好在试衣间里试衣服,陆寒深一身笔挺的黑色修身西装,越发衬得他冷清逼人。 周湛眯着眼,从上到下打量他,随后笑了:“这身西装,很不错。” 一个走路扭扭捏捏打扮心潮的男人无声地走到我和周湛中间,抬手就拍了拍周湛的胸口:“先生,您这个身材,正好有一身特别适合你。” 周湛儒雅地笑笑:“是吗?” “我带你去看看。”男人说。 周湛点头,吩咐了句:“叶叶,在这等我。” 和陆寒深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顿时被他犹如寒潭般的眼光震到。 为了避免气氛太过尴尬,我随手往后一指:“那个人就是设计师吗?为什么他不先给我介绍婚纱?一般来说不都是先给女士挑吗?” 他沉吟片刻,淡淡回应:“喔,他是同性恋。” 我的脸僵了下,觉得自己的开场白糟糕透了,不但没有缓解尴尬反倒弄巧成拙。 “周湛说的没错,确实挺好看的。”我默默低下头,突如其来的难受,连笑都带着僵硬。 店里的地板是结白的瓷砖,陆寒深走路的时候皮鞋敲击地面,一声声敲在地上,却好似敲在我心里。 他突然扼住我的下巴,与他的视线再度碰撞到一起。 “你笑什么?” 是冷到骨头里的声音。 我微微张开嘴,大脑神经不断跳跃,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半响,陆寒深的唇角轻轻一挑,却带着明显的涩意:“我和你现在明明是一样的心情,我都笑不出来,你还强撑着笑干什么?” 毫无情绪起伏的一句话,可当他说完,我心酸得快要死去。 扭过头,他的手僵在原地。 我轻轻呼吸了下说:“人生是没有逻辑可言的,你不爱周雨,但是娶了她。我不爱周湛,但是嫁了他。人和人有时候不就这样错综复杂吗?有时候仔细想想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可当意识到有多严重的时候,往往都来不及了。” 陆寒深用力呼吸了一下,嗓音深沉地无以复加:“你说的对。” 对于他极其快速的认同,我微惊。 陆寒深的身躯从我身边冰凉擦过,他的手臂和我的肩膀触碰到的瞬间,我下意识拉住他的衣袖。 他停下脚步了,我能感觉的到。 “阿……深。” “说。” 可能是距离太近的关系,他的气息正巧落在我耳朵里,一股子从头到脚的麻意很快令我差点站不稳。 调整了下呼吸,我松开手轻声说:“如果你姐的死水落石出,真的和周湛没关系,你……” 陆寒深语调冷清,但却带着几分笃定地打断我的话:“我有直觉,一定有关。” “我换个方式问你。如果有关,你准备怎么处理和周雨的关系?”这是我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心里这么想,嘴上就问了出来。 短暂的沉默蔓延进每一寸空气里。 “离婚。”极简的字节从他薄唇溢出。 “原来你早就有打算了。为了你我什么也不在乎,什么也不介意,拼命地委屈自己迎合你。可是你是块捂不热的石头。陆寒深,我恨你。”周雨一反常态的声音从一侧传来。 当我和陆寒深同时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不过两秒,周雨的脸上已经充斥着泪水。 她提起婚纱不管不顾地往外冲,谁知刚冲出去就被一辆轿车撞了个正着。 砰的一声巨响。 车停了。 路人也纷纷停下。 我瞪大眼睛木纳地站在原地,直到周湛突然冲出门去,抱起了满身是血的周雨冲车主咆哮道:“打电话叫救护车。” 隔着一层偌大的透明玻璃,我清晰地看见周湛瞪着陆寒深的眼神。 温和散尽,目光凌厉,凶狠得让人畏惧。 偏头看向陆寒深,他却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漠然地对这一切视若无睹。 “阿深,周雨出事了。”我忍不住提醒了句。 他偏头,淡淡地说:“我竟然觉得自己松了口气。” 我震惊之余来不及逗留,直接冲出门去,看着周湛抱着她,我不免提醒一句:“周……周湛,放下她,不要动她的身体,更不要摇晃。” 周湛瞪向了我,咬牙切齿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周雨要往门外冲?“ 我哑口无言,深皱眉头,一股强劲的愧疚像是狂风暴雨。如果周雨今天出什么意外,可以说是我间接害死她。 双脚一软,我跌撞了几步,没有回答。 “别动她。放下。”我默默抿了下唇线。 周湛犹豫了两秒,倒很快照做。 我蹲下身子,立刻进行体表检查。 “怎么样?”周湛用力抓紧我的手腕。 疼,除了疼还是疼,我甚至觉得骨头都要被生生捏碎。 我看他一眼:“呼吸道……呼吸道没有阻塞物,暂时还有呼吸,无自主意识。暴露手上部位手骨,腿骨,肋骨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和断裂,应该有内出血。”我抬手看了下表:“要马上送医院。叫救护车了吧?” 造事车主白了一张脸:“叫……叫了。” 我快速从周湛的领口扯掉领带,绑在外伤最重的地方,减少出血量。 周湛起身,一把拽住车主的衣领,一个直拳就不管不顾地揍过去,声音很重,车主的鼻梁骨当场就断了。 “听着,要是她出什么事,你也别想活了。”周湛双眼发狠,真的像狼。 以前我一度认为周湛对周雨没多少兄妹感情,毕竟连妹妹都能拿来利用的人,能有多在乎这份亲情。 可现在……我才发现是我误解了。 周湛暴烈的隐藏性格展露无遗,很多路人纷纷拍下视频上传网络。 一天之内,关于周湛隐婚,妻子死亡原因存疑,再加上现在,当街施暴,愈发让陆珊之前的粉丝怀疑是周湛杀了自己妻子的传闻越演越烈,如海啸山崩般全然不受控制。 医院。 手术室外,周湛通知完周叔叔就一直坐在长椅上,双手紧紧攥住椅子边缘,衣服上全是血。 车主吓得不敢上楼,陆寒深也赶到了,但他不知道去了哪里,应该是去吸烟区吸烟了。 我在医院的小卖部买了两杯速溶咖啡冲泡好走向周湛。 “你,你喝点咖啡吧。”我难得这么温柔地对他说话,果然心虚是会让人颓败的。 周湛抬头看我一眼,一双灰沉的眼睛却布满血丝,他从我手中接过咖啡,不但没有喝还一把扔在了一角。 他的震怒让我全身一颤,手中的咖啡也突然掉到了地上。 周湛站起身,伸手就紧箍住我的手,字字发狠道:“佟叶。刚刚在婚纱店,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皱着眉头,暗自忍受着他的力道。 “对不起。” 原以为周湛会像对付车主一样对付我,可没想到他却一把抱住我:“叶叶,周雨和我虽然不是一个妈,但她始终叫我哥。我不希望她死。” 我全身僵住。 不是一个妈?所以周湛真有可能是那个照片里的女人生的吗? “周……周湛,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轻拍他的后背宽慰。 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我一回头看见陆寒深站在转角,冷淡地望着我。围尽夹圾。 也就是说,刚刚和周湛相拥的画面他都看见了。 恰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周湛突然冲上去,抓住医生的领子:“怎么样?她没事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