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出师告捷 (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76章 出师告捷 (第二更)

慢条斯理的调子也着实让我的心悄然撼动了下。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迎上周湛满含探究意味的眸:“为什么和我说这些呢?以为我会去阻止?可惜,我不会。” 他微微一惊,抬手,在我胸口最柔软的地方轻敲,片刻便就收回。 “你这……在密谋什么?” 我笑着丢给他四个字:“无可奉告。” 周湛没有再说什么。嘴角挑笑,但略显不安。 从4s店里出来的时候,店里的待驾人员帮我们把车开回去。 我和周湛找了个餐厅吃午饭,灯光温和,无名指上的宝石光线时不时折到一块。 周湛似乎也发现了。放下刀叉温吞地说:“叶叶,你对陆寒深还有没有感情?” “如果我说一直都有……”我顿下话,身子探前试探他:“你打算怎么做?” 周湛笑了笑,双手合十。似笑非笑间字句中的狠厉却一览无余:“叶叶。办法很多。就如同那次我稍稍动点心思,陆氏差点就没了。” 这一点不得不去承认,周湛就像矗立在古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一样神秘。 他不仅仅有把人玩死的能力,还有一副圆滑温和的皮囊。这一类人情绪掌控的较好,且周雨说过他从没得到过爱,他也不屑去爱别人,这样的人其实特别可怕。 我撇开置身其中的个人情感在心里对他进行了好几番分析。切完一小块牛排塞进嘴里。不疾不徐地咀嚼,咽下,随后我才又开了口:“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件告诉我,那次事件看上去更像一个下马威。你不是真的要他一无所有。就像你之前说的,如果你真想灭了他,早在他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就可以动手了。” 周湛喝了口酒:“那么,你的结论是……” 我颠覆自己以往判断,突然冲口而出:“结论是,你不屑解释别人的误解。” 周湛一愣,低低笑了一会:“很少有人会这么评价我。带你去参加晚宴时,相信你也看见了,商客,政客,对我都很礼貌。很多时候,不用什么刀光剑影就可以控制人心。” 我沉了沉心湖:“嗯,没错。就比如你刚刚在4s店里试探我。那种药物,你就是给了周雨,她也不会用。”围台丽血。 周湛刚拿起刀叉准确切牛排,动作忽然一停,抬眼盯过来:“叶叶,为什么这么觉得?” 我压低了声音:“因为周雨很爱他,她不敢这么做,就算是进展地慢一点也好过激怒陆寒深,适得其反,所以周雨不敢赌。” 周湛缓缓地勾起薄唇:“果然女人更了解女人。叶叶,你猜对了,周雨确实没有接受。” 一番旁敲侧击后从周湛嘴里套出的话令我大大松了口气。 “但……”周湛的笑纹加深。 忽然间我似乎感觉到他接下来说出口的话会让人心痛。 一秒,两秒,他像是故意磨我的性子般盯着我笑,却没有继续话题的意思。 最后我心气全无,脱口而出:“但他们早晚会二合为一的。就比如……新婚之夜。” 我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离十八号一天天变近,办婚礼那天两个新郎官被灌酒在所难免,在理智的情况下还好说,一旦失去了理智,我不敢肯定陆寒深真的可以有那么强大的自持力,周湛……也是一样。 想到这,我的心还是不免颤动了一下。 中途,周湛去上洗手间,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电话,原本没打算接,可铃声持续不断地在响,我顺手就接了电话。 不等我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急匆匆的声音:“湛哥,查到了。陆珊死的那天……” 正听到关键地方,手机一把被周湛夺走,他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号码,顿时金刚怒目,但他没有当即就骂我,出去接了电话,等回来的时候,眼中已经恢复了平静。 在他没有开口前,我抢先一步说:“电话一直在响我才接的。” 周湛伸出一只手,突然握住我的指尖,缓缓的往上压,可语调仍旧温文尔雅:“叶叶,我们虽然已经登记结婚,可不代表你能随便动我的东西,尤其是电话。” 十指连心,疼痛顿时就蔓延全身。我很想求饶喊痛,硬是忍住了。 “看来你不为人知的秘密很多。陆珊,应该是陆寒深的姐姐,是吗?”疼痛让我的话说得断断续续。 周湛松开手,神情转为漠然:“你听到多少?” “不多。陆寒深姐姐的死,应该和你没多大关系。既然这样,这么多年你为什么都不肯和陆寒深解释?”我急了。 男人间的较量很正常,可如果是错误的斗争,不但劳心劳力,还会往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到最后才发现斗错了,付出身心的人很可能受不住真相和打击。 周湛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轻轻一笑:“解释?我凭什么要和他解释?他认定是我做的,我说再多都没有用处。” 我据理力争:“这件事不能怪陆寒深,你的嫌疑的确最大。你选择结婚却又偏偏隐婚。你说从没爱过任何人,证明你对你前妻也没有爱意。你会想到结婚本身就是很大的谜题。” 他偏生不死不活地调子:“这又有什么奇怪。叶叶,我也不爱你,但我娶了你。有时候男人需要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份只不过是为了做起生意来更让人觉得沉稳。毕竟有家庭的人,很多决策也会深思熟虑,生意人更喜欢和已婚人士谈合作,就是这个道理。” “不。”我坚定了否决了他的借口。 周湛轻耸眉毛:“不?” 我没有再说完,站起身:“我吃饱了。先回家了。” 周湛下午要去公司巡视一圈,我和他分道扬镳,一直在想那通电话的事。 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答案,我掏出手机把之前和周湛拍的照片放上微博,很快就有上千条评论。 短短十分钟,就有媒体的朋友打到我手机上。 听了一会,我把之前设计好的一套说辞原原本本地告诉记者。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曝光了周湛和她前妻隐婚的事。 四年前,陆珊死的时候引起了轩然大波,虽时隔几年,但陆珊这个名字还是被很多媒体朋友记在心里。 周湛和一个同性恋女人结婚,婚后三个月妻子自杀。昨晚不停搜索关于周湛的新闻,就看见了一则。说的是在陆珊死后不到一个月,就曾有人拍到周湛和一个女模特出入酒店,当时周湛还出面澄清了这一点,说自己的感情生活处于空窗期。 而我的爆料无疑把周湛推上了风口浪尖,极迅速的,周湛的事在各大媒体快速流传。 仅仅一个小时,质疑声一片,有不少曾经陆珊的影迷对陆珊的死亡原因表示怀疑,纷纷刷起话题让警方重审四年前的案子。而我,也没有幸免,微博下面遭到了很多陆珊粉丝的谩骂。 北京的大街小巷,我漫无目的的行走,看着自己布下的这张大网,除了满意,说实话多少还有点恐慌。毕竟我打击周湛的同时,也赔上了自己。 一家婚纱店前,我意外看见了陆寒深的车。 下意识地望婚纱店里望进去,偌大的透明玻璃后面,一个清冷的背影忽然就戳痛了我的心。 一时间,双脚好似不受控制般往前走,不等我走近,身处店里的陆寒深转了身,我们四目相对,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站在他身边的周雨很快也看见了我。 极意外的,周雨匆匆从店里出来,热情地挽住我的胳膊说:“大嫂,这么巧。” 一句大嫂,我一败涂地。 但从周雨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周湛遭遇大众质疑的事情,她还不知情。 我生硬又尴尬地说:“你们在选婚纱吗?” 周雨说:“是啊,这家店的设计师和寒深是朋友,刚留学回来,寒深就说来这里给朋友捧场。大嫂既然来了,你也进来帮我选一下吧。” 帮她选婚纱? 帮我的情敌选婚纱? 天底下有没有这样的笑话? 我以为自己会果断拒绝的,可再看了眼离我只有几米的那个男人,出口的话却变成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