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愿意奉陪(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75章 愿意奉陪(第一更)

我盯着他,手缓缓从他脖子上滑落,转身走到沙发处坐下,说:“还没付出就想得到,你也太理想化了。” 周湛儒雅地笑笑,脱下自己的西装。漫不经心地解着袖口:“叶叶,如果你至今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我也许会顺着你,真当自己是天仙?” 他是笑着说的,可很快这种笑容就缓缓隐去。一股子过分明显的嘲弄意味荡进了他眼里。 我抬手揉着太阳穴,慵懒地说:“嗯。外面的黄花大闺女不少,天仙也不少。可你不是都不要吗?偏偏娶了个被处理过的女人当老婆。怪谁呢?” 视线里很快出现了一双皮鞋。 顺着两条精健又笔直的腿往上看,周湛眼角危险的笑有点瘆人。 极缓的,他弯腰,双臂撑着沙发的椅背上,低低道:“有意思。和陆总出去一趟,性子都变了,他给你下什么迷药了?” 我想了想,戏谑地笑出来:“嗯,他倒是没有给我下什么。是我自己想明白了。咱俩都已经结婚了,就和你说的,一荣则荣,一损即损。”说完,还重重拍了几下他的肩。 “所以呢?”周湛眯了眯眼。声音更低。 我的脸往前一探,和他的脸顶多只剩下一公分的距离。 我又轻又慢地说:“嗯,所以身为你的正牌妻子。我有权知道你的过去。” 周湛忽然直起身,怔愣过后低低笑了一阵:“知道我的过去?就凭你?” 我站起身,虽比他矮了半个头。但一开口气势没输他:“就凭我。” 周湛漆黑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震惊,片刻,他低低道:“叶叶,你想知道什么?” 我说:“全部。” 他笑了:“太贪心不是好事。但你之前的建议不错,我可以考虑和你先谈一场恋爱。就从……”顿下话,他轻弹我脑门:“明天开始。” 撂下话,周湛拿起自己的西装离开我的卧室。 门关上的一瞬间,我轻声说:“等着吧,就算是以卵击石,我也要和你斗一斗。” 隔天一大早,房门就被人敲响。 凌晨五点我就起床了,花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打扮自己,事实证明,开门的一刹那,当周湛看见我的时候明显惊到了。 他抬手指着我:“你……” “不好看吗?”昨天从酒庄回来之后我就去了北京最大的商场海购了一番,从衣服到鞋子,从手提包到化妆品,只挑贵的,好的,就像昨天砸他车窗的一瞬间一样,充满了发泄的畅快。 周湛捻起我一戳卷度完美的头发在手里把玩了一小会,表面上看是在欣赏我的新造型,但从他的眼睛里,还是可以看见浓重的审视味道。 足足过了两分钟,他收回手,儒雅地笑了笑:“LouisVuitton的外套,Versace的裙子,FERRAGAMO的鞋子。别以为我对女人的时尚一点都不了解。” 我直勾勾盯着他:“嗯,我不意外你知道这些。可你正面回答一下这么难吗?” 周湛轻轻愣住,随后笑纹便扩大:“好看。” 我转身从手提包里拿出发票:“既然可以愉悦你的双目,那……周先生,给我报账吧。” 周湛接过,双眼轻轻眯起,发票很快在他手里揉着了纸团。 他从裤兜里掏出皮夹,随收取出一张银行卡:“以后它就是你的了。不用客气。密码是你生日。” 我轻惊了一下,没料到周湛会拿我的生日做密码,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没有去细想,我大方收下,最后还不忘打趣一句:“看来做周太太也不是没有好处。” 周湛的眼底像是海浪般浮动了几下:“别说是这点奢侈品,就算你每天换一套知名品牌,对我来说也只是牛身上的一根毛,要是想用花钱来报复我,叶叶,不太可取。” 他笑得愈发温柔,可我知道通常他笑的时候并不代表和善。 我声音慵懒地答道:“嗯,但是你错了。花钱不是报复,我只是不想给你丢人才打扮自己的。” 周湛没有说话,眼神中的审视意味更加浓郁。 “走吧。”我挽住他的胳膊。 他轻怔,低头看了眼我的手:“去哪?” 我说:“你的车该换了,我的车也该换了。” 周湛没有动怒,耐下性子说:“我是来叫你吃早饭的,买车的事情不急,吃完再出门。” 周湛准备的早餐是看似清淡的鱼片粥,可这粥和以前吃到的都不同。 他的身子微微探前:“味道如何?” 我舀起一勺子粥问:“这是什么鱼?” 他说:“湄公河的芭莎鱼,昨晚空运过来的。” 我一惊:“湄公河?在越南和云南边境的湄公河?” “嗯。”男人的唇角勾起淡淡笑意。 我盯着碗里的鱼片,喃喃道:“你的生活还真是奢侈,一顿早餐还这么大费周章。” 周湛却突然低笑说:“我在你微博里看见对那里的鱼类情有独钟,昨晚一番谈话之后,特地拖关系连夜空运过来。”围团尤才。 刚刚入口的鱼片粥差点当成喷出来。 那条微博我记得,当时只不过是医学院的一个同学偶然间谈起湄公河的鱼,正好又在刷微博的我就随手打下一行字:什么时候也能吃到湄公河的鱼。 那是一条好几年前发的微博,这样都能被翻出来! 我本能地微微张开嘴巴,周湛抬头看我一眼,笑容温润:“我早就说过,做生意都没有难倒我,一个女人更容易。没有我征服不了的女人。” “不一定。”我继续吃着鱼片粥,不再理会他。 早餐过后,我站在楼下,指着被我摧残地那辆车说:“昨天你开车回来,玻璃没搁着你屁股吗?” 他面色阴了阴,没有说话。 短暂的沉默让人有点窒息,我伸出手指,随口一句:“婚戒呢?那只贵死人的戒指不是要给我带吗?” 周湛并没料到,深眸轻轻一眯:“叶叶,你到底在想什么?换句话说,是你想干什么?” 我沉默片刻,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和你谈恋爱啊。” 双脚重新落回地上的时候,我们俩再次四目相对,他低低地笑了阵:“可是你明明知道,从来没哪个女人让我动过心。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我轻笑了一下:“这不是自信,而是迎合你。” 周湛蹙起眉头:“迎合我?” “还记得你和我登记前说的话吗?” “哪句?” 我顿了几秒,轻耸眉毛:“你说,嫁给你,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和你斗。” 周湛脸色轻变,很快又温和笑道:“愿意奉陪。” 说完,他从裤兜里掏出首饰盒,一把拽过我的手将戒指套上了无名指,一字一句道:“带上去容易,摘下来,难。” 4s店里,我指着一款外形张扬,颜色又很跳的车对周湛说:“这辆吧。” “跑车?”他轻蹙眉宇。 我在车身旁绕了一圈,随后趴在车上看着他:“对啊。” 周湛西装革履大步走来,在我身侧站定:“可我喜欢空间较大的高级商务车。而且颜色也显然不适合我,枚红色,你故意的?” “我希望你能开。”我调皮地吐吐舌头。 他思索片刻:“你若是喜欢跑车,我可以送你。” “我是喜欢跑车,可我只喜欢坐。”我一边给着他好脸色,一边却执拗地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权利。 导购小姐这时候迎上来,脸上十分尴尬:“先生,这辆车是最新款式,0100加速时间仅为2.7秒。特别适合像你一样的年轻人。颜色跳跃才有活力,才……才与众不同嘛。” 我特别感谢那姑娘,一本正经的扯淡,倒也挺配合我。 周湛沉默了一小会,从兜里掏出银行卡,声音有明显的压抑:“刷卡。” 我盯着枚红色的车型,随后望向他,他眼中阴鸷又无奈,两侧的咬肌还浅浅的迸了一下。 导购小姐开完发票,偷偷在我耳边低呢:“先生。佟小姐,你男朋友对你真不错。” 我有一点点吃惊:“你认识我?” “看过娱乐频道。”她说。 周湛站在两米之外,看着我和导购小姐说悄悄话。 我想了想,扬起婚戒,说的很大声:“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老公,我们结婚了。” 导购一脸吃惊的样子:“真的吗?我最初还以为只是炒作呢?没想到……” 我掏出手机:“帮我们拍个照吧,就在车前。” “没问题。”导购小姐很快答应下来。 我招手:“老公,过来。” 周湛倒也很配合,站在车前,阴着一张脸和我合照。 我变换动作的时候,他的唇凑到我耳边:“照片应该很快就会曝光。” 我很坦白地说:“相信你不会介意。” 他笑了:“叶叶,我似乎以前低估了你。你想借媒体挖出你想了解的我。” “嗯,答对了。”我说。 周湛轻愣了下,有那么几秒的时间,我看见他眼中的茫然。 导购小姐拿着手机过来:“拍好了。佟小姐你看看。” 我看了看:“拍得不错。” 手续挺麻烦的,我们在店里几乎待了一整个上午,周湛问:“叶叶,你自己呢?不是也想换车吗?这里有你喜欢的吗?” “我要那辆,黑色商务车。”我指着一辆大气的黑色车子。 周湛的脸色突然变得更难看:“叶叶,意思是,你让我开枚红色的跑车,你自己开男款的商务车?” “嗯,对呢。”我笑着吐吐舌头。 他无奈地勾唇:“你在玩我?” 收起笑,狠狠瞪着他:“才开始呢。” 我的愤怒却令他轻蹙的眉宇舒展,他伸手搂住我的腰:“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陪你继续这种游戏?” “在你的世界里,很难容许失败的存在。你想赢我,所以不会这么早就没了耐性。” 周湛闻言依旧含笑,半响才冒出句:“我第一次在咖啡厅见到你时的感觉,好像回来了。” 我笑笑:“嗯,我也这么觉得。” 周湛的双眼盯了我好一会,好似可以洞察一切地说:“叶叶,你终究还是会输的。今晚,周雨会把我送给她的东西放进陆寒深的茶水里,等他们完成了夫妻之实,你觉得自己真的可以重新夺回他吗?我相信陆总不是那种毫无责任感的男人,特别是面对周雨那样只懂得傻傻付出和陪伴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