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的笑简直是穿肠毒药 - 最后一个男人

第7章 他的笑简直是穿肠毒药

“喔,怎么找来了慕尼黑呢?” “问的你表妹。她会出演小说里的童叶,我有她联系方式。”周湛认真摆弄着手里的枪,语调还是温和。 “嗯,又怎么进来的?” 周湛卷起衬衣的袖口,露出古铜色的结实手臂,抬起头对着我笑:“进来,很难吗?” 我听懂他的言下之意:“嗯,来干嘛?” “催债,或者来找女朋友。”周湛温和的笑简直是穿肠毒药。 他给我选择的权利,二选一里,我十分理智的选择了第三个选项。 慕尼黑的旅行,周湛全程陪着,他没再闯过我房间,花了高价赶走隔壁套房的德国佬,自个儿住了进去。 他还带我去了慕尼黑的EnglishGarden,随处可见裸着晒太阳的男男女女,靠河的地方最多。 他们肆意暴露着身子喝着啤酒,全身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挡,赤条条,光溜溜,没有性别之分。 女人大方仰卧,男人在走动的时候那玩意还会晃来晃去,不同颜色,不同尺寸,让我深刻感受到地域和文化的差异。 脑门上陡然一痛,是周湛用手指弹了下。 他用温和好听的声音说着:“叶叶,原来你这么色。”他笑容很深,是种极度暧昧的味道。 捂着额头,脸颊顿时热热的,铁定已经红成了猴子屁股,因为我真的出于本能地看了很久。 我尴尬地微抿唇线:“在慕尼黑有六个区域裸身是合法化的。你也是德国公民,应该见怪不怪。要不,你也脱了在这晒晒鸟?” 周湛盯着我笑。 其实我只是想看他吃瘪,结果他的唇凑过来特别低声地问:“你真想看?” 我当即诧住。 这男人说话实在是太有水平了,不着痕迹就把我罩进圈套里。 要说想看,他肯定丢句‘回房间看’之类的话。要说不想,他自然也就规避了我给予的尴尬。 我选择转开话锋,随手一指:“那些男人看见美女们一丝不挂的,为什么不会一柱擎天?” 这的确是我内心非常好奇的事,可耿直问出来后,悔的想把舌根拔了。 周湛却抓住这个调情的机会:“我也奇怪。就比如你只是不小心碰到我的,我立刻会有反应,也许他们都不正常。” 这个微妙的话题没有再和他继续,走累了,找地方坐下来喝啤酒晒太阳。 我们都沉默着,风吹在脸上很舒服,一切都显得惬意。 我放下啤酒罐,扫向身边躺椅上的周湛。 他穿着白色衬衫,衣服的细节都很精致,骨子里到底是华人的血,在一群外貌差异的人中间,周湛反而让我觉得越来越顺眼。 他可能感觉到有人注视也转过头来,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只最新款的名牌手机递给我:“用它。” 周湛来慕尼黑的第一天就知道我手机摔了,没想到他记在了心里。 愣愣地盯着手机,我鼻子有点酸。 这种柔情蜜意我曾拥有过,但对象是倾倒众生独对一人专情的陆寒深。 接过手机时我微微叹出口气:“谢谢,钱我到时候取了还你。你如果不要,手机我也不收了。” 周湛眼神瞥过来,没说话,最后点了点头。 过了很久,我借机问他:“对了,这片子的导演和陆总是好朋友?我是听陈心说导演介绍她出演的。” 周湛答非所问,慢吞吞说:“提醒你表妹离那导演远点。” 我恍然想到陈心那天的惨状,晋升女一会不会让那个变态更加肆无忌惮地折磨陈心? 脊椎骨一阵凉飕飕,我只能喝酒压惊。 之后和周湛聊着聊着,话题突然就被我天马行空扯到理想中的爱情观上去。 我恍惚地说:“我的爱情观很简单。就是和喜欢的人,结婚,生孩子,然后一起变老。俗气吧?”然后反问他:“你呢?理想中的爱情是怎么样的?” 周湛像是听见笑话,喉咙里滚出低低地笑:“爱?”

上一篇   第6章 我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