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你疯子,这是天台!(第四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64章 你疯子,这是天台!(第四更)

我全身的细胞都只差炸开了。 这样的场合我断然不可能反抗,陆寒深还坐在我身边,怕极了这一幕被陆寒深看进眼里,只能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将小腹牢牢抵住了桌子边缘。 可恰好是这个动作,周湛的手指碰到了我。 在紧张和惊恐下。我身体里瞬间就有一股热浪奔涌出来。 我偏头看着周湛,他并没有看我,依然泰然自若,可他唇边分明就扬起了一丝戏谑和得意的弧度。 我想。自己要疯了。 那只隐藏在我红裙之下的手,动作缓慢,他似乎是故意让我增加今天受到的一系列‘刺激’ “佟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生活中是不是……说说嘛。”之前提问的记者催促起来。 且不说周湛会卑鄙到在这种时间点来侵犯我。记者们一个个问题全都冲着我来,我已濒临窒息。 有时候崩溃到了极致,是会逆转的。 忽然站起身,周湛的手顺势滑出。记亚木亡。 我深深吸上一口气,酝酿好一会终于迎上台下记者的眼神。 我说:“嗯,你们的猜想没错,我就是个拜金的女人。之前有想过勾引欺骗陆总,但陆氏前几天遇到危机,我觉得陆总可能靠不住,而且他太洁身自爱,我就干脆转移目标。周制片不在乎我拜不拜金,我只想嫁个有钱的男人,少奋斗几年。嗯,就是这样的。”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我想,身边的两个男人一定都意外极了。 这是我首次在受了周湛那么久压迫后畅快淋漓的报复。 不难想象到周湛的难堪和陆寒深的受挫,但身边这两张脸我都没有看。直接离席了。 令人意外的是,半个小时后我红了。 大众和媒体给了我一个称号‘敢说姐’ 微博粉丝每隔几分钟就是三位数的增长。 周湛也收获了一个称号‘犯贱之王’ 陆寒深也自然少不了,他被封为年度女性最想扑倒的对象。 我站在顶楼天台看着对面大楼的LED屏幕播放着字幕内容,突然有失笑。 三个称号,居然还挺贴切的。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得意?干的真漂亮。”一道温润中透出阴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一个激灵,转了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他说:“想找的人,没有找不到的。你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刚刚自己都说了什么!!” “是你逼我的。”我多少有点悻悻的说着,毕竟不晓得下一秒这个男人会怎么对付我。 周湛站在离我半米距离的地方顿下了脚步。 他浓眉一挑:“真的是我逼你?你的发言只不过是想让陆寒深对你死心。” 我心虚的偏开头,没错,的确是故意的。 故意让周湛难堪,也故意让陆寒深看清我的‘真’面目,别为我难过。 短暂的沉默格挡在我和周湛之间。 “真的不肯放了我吗?一点余地都没有?”我低着头问周湛。 他附唇,温吞地说:“叶叶,你这辈子都休想再回到他身边。” 结果和我预料的差不多,只是还抱着一丝一毫天真的想法罢了。 我抬起头,平静地笑了笑:“嗯,我被你禁锢在婚姻里了。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别说我们现在有名无实,就是我真的和你发生了关系,我也会把你当成他。” 没曾想周湛的脸色会突然变得难看,但他是个生来就能隐藏真实情绪的人。几秒而已,他已恢复一贯的似笑非笑。 突然间他的大手一把撩起我的裙子。 “你干嘛!”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心情一下就坠落谷底。拼命想把裙子往下拉,可周湛牢牢抓住衣服的一角,不管我怎么拉都拉不下来。 周湛猛地把我抵到栏杆处,另一只手肆无忌惮的在我腿上游走。喉结滚出几声低笑:“刚刚在现场,你也把我当成他了?我看未必。” 我的脸涨得不能更红。 来不及细想,他手指轻轻勾动我的松紧边,平行拉开了一寸,然后停住动作。 最终我还是害怕又委屈的想要哭出来,嘶声力竭地冲他吼:“你疯子!这是天台。” 周湛含笑,慢条斯理地说:“叶叶,我若真疯起来,你会很害怕。” 他那句话的言下之意是之前所有的所作所为还是在有理智的情况下做的,那么他所谓的疯会是什么样子,根本就让人不敢想。 他松了手,走到我身边的位置倚住栏杆,随意的靠上去。 我快速拉好裙子往外挪了几步,刻意拉远了和他的距离。 周湛发觉了,但只是轻笑了下而已。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眼睛一眯。 他的目光很随意的扫过来:“这是什么话。我是个标准的生意人。” 我抿唇:“你身上有刀伤。该不会……” 周湛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笑着微微摇头:“叶叶,收起你的想象力。你现在脑袋里想的可能性通通都不存在。” “我不信。”我也摇头。 周湛盯过来:“真是个愉快的开始。你终于对我好奇了。比如……我千方百计要你嫁给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也想过吗?” 我冷哼:“还能有什么原因。想拿我要挟陆寒深。” 栏柱前的男人站姿越来越随意,他的视线似乎转到很远的地放,缓缓地说:“我前妻的事陆总应该透露过只字片语。但如果我单纯忌惮他什么,早在他还没有羽翼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灭了他。为什么要等他成为个不容小嘘的人再有所行动?” 我心下顿时咯噔一下:“因为你喜欢和你能力相当的对手。” 周湛轻笑:“真的相当吗?” 我不说话了。 要是没有和他一起参加过那个商界的宴会,或者说要是还认为他只是个制片商,那么,也许我会觉得周湛还不如陆寒深。 但此时此刻,周湛的反问却让我哑口无言,一张隐形的网罩下来,思绪顿时陷入个巨大的谜局中。 周湛没多久又开口:“有时间好好想想这个问题。我先走了,停车场等你,下午第一场戏属于我和你,特别精彩。别让我等太久。” 第一场戏居然是我和周湛…… 可我分明连改后的剧本都没有看过。 他没走多远,我立刻识相的追上他,在下楼的时候他突然牵住我的手。 我反抗,但无效。 他低笑着丢给我一句话:“叶叶,我现在对你的所有耐心,不过是想让你陪我风流,可人的耐心到底还是有限的。你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