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看不见的灰色地带(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62章 看不见的灰色地带(第二更)

这次我没有退,依然愤怒地盯着他。 周湛更加愉悦,脚步在我面前停下,高大的身躯很快遮住了许多光线。 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和他车内香水类似的味道直扑过来。 很快,一股勃发的力量就抵在我的小腹。 “放开我。”比起刚进门那会。眼下我的声音反而平静了。 周湛的脸挨得更近,近到我失去了焦距,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你在说笑话?我有段时间没吃过肉了。你要我放开?” 不等我说话,他的手已经滑到我后背。驾轻就熟地解开了我的文胸扣,顺带还从衬衣里扯了出来,随后戏谑地说:“粉红色,很梦幻的颜色。罩杯……马马虎虎。叶叶。我技术很好,你不用担心,会让你很舒适。” 我下意识地捂住胸口,身上的衬衣是浅色系,卸去这层阻碍,如果不赶紧捂住,隔着一层薄薄衣料,他会把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惨烈地笑了笑:“你做吧,速战速决,我不想痛苦的时间持续得太长。” 周湛洋溢在唇边的笑弧戛然而止,眼底划过一瞬间的思虑。 他大手一挥,把我的内衣丢在地上,紧跟着就试探般拿掉我环视在胸前的手,摸了进去。 我身子一抖,他的手很温热,和陆寒深的手温截然不同。 当一个人万念俱灰的时候是最可怕的。我犹如蜡像,不仅没有再反抗,还屈辱的承受他试探性的动作。 而且,我竟然没有哭,毫无反应地盯着他。 周湛的手突然从我衬衫里抽了出来,他走到衣柜前,有些不悦地丢出句:“我对‘死人’没兴趣。” “我对你也没有。”我松了口气。双手垂在两侧隐隐发抖。 他拿衣服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随后拿起睡衣匆匆走进浴室。 门很重的关上,水流声此起彼伏,没有停的痕迹,他在里面待了两个多钟头还没出来。 在他洗澡的时间里,我把整个房间的细节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白色的吊顶有着浓浓的欧式风,但室内的用色和陈列又有些复古味道。一面墙是盘花图案,床特别大,就算是三四个人同时躺上去也不会觉得拥挤。 但最吸引我的,却是一张照片。 照片被放在很不显眼的地方,镜面上一尘不染,证明经常有擦拭。 背景在德国有名的妓店,周湛穿得很休闲,有种极异国他乡自由背包客的味道,还有点像舔着刀尖过活的痞子。 看面容大抵是他十七八岁的时候拍的。身边还站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他的妈妈,衣着暴露,但长相很精致,手臂上还有很多被掐过的青紫淤痕。 “放下。” 一个声音突然从后背传来。 我被吓了一跳,手一松,差点把相框掉在地上,所幸最后抬腿一挡,才顺手抓住。 周湛的腰上只裹了一条浴巾,我第一次看见光着上半身的他。 麦色皮肤在灯光下男人味十足,他应该有健身的习惯,肌线形态恰到好处,只是浅浅地迸在外面。 但最令我意外的是他身上有道疤,像盘踞的蛇,从右膀一直斜缠绕到胸口和小腹中间。是刀伤。 他大步走来:“在这个家里,你真以为自己有随便乱动我东西的资格?” 他猛地地从我手里夺走相框,我的手心立刻被相框边缘勒出一道红痕。 “你……”我疑惑地盯着他,欲言又止。 就连在调情时都动作缓慢的他,居然会有这么粗暴的行为。 “她是你妈?”我眉梢一挑,心下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青紫痕迹,德国知名妓区…… 如果真如我所想,那周湛的身世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在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地带迂回着。 周湛瞪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又问:“她还住在德国?” 他将照片放回原处,抬手指着我说:“你的话太多了,我也许现在就把你扒光了让别的男人来好好伺候你。” 我身子一颤,他深藏情绪的双眼中还是让我看到了类似于真相的东西。我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此时此刻要是再开口问一句,他真的有可能让我在今晚被许多陌生男人糟蹋。 周湛穿好衣服离开房间,且再没有进来。 我洗完澡独自躺在大床上,可这一夜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就睡不着。 明天就要进组试妆,最近关于‘佟叶’这个名字和周湛的新闻漫天飞,倒真是体验了一把脸都没露就被大众熟知的感觉。 但,这不是关键的。 几天前还和陆寒深在酒店翻云覆雨的我,明天究竟要怎么回答我和周湛的关系? 而陆寒深身为投资商出席现场,可我……再看他一眼都会心疼的直接碎掉。 早上九点,周湛亲自驱车去接陈心和张笑。 三个女人全都坐在黑色宾利里。 安全带是周湛帮我系的,扫了眼后视镜,陈心皱着眉头,一脸忧郁。记亚冬扛。 “周制片,你以后就是我表姐夫了?”只不过微微上扬的语调,仍然透出陈心这句话里的醋味。 那部‘成人动作片’的画面突然在脑中一幕幕闪过。 蛮横的纠缠,嚣张的动作,令人脸颊绯红的喘息…… 女主角是陈心,男主角则是与我有合法婚姻关系的男人,就坐在我身边专注驾车。 “没错。我是你表姐夫。”周湛慢了快一个宇宙的世界才开的口。 之后,谁都很默契的没再多说一句话。 苍白日光照样着道路两旁的写字楼和各种商铺区,四平八稳的车速开了好一段路才到地方。 一眼望去,有十来个记者围成一个圈正在对某人进行采访。 围堵在传媒公司门口的几个眼尖记者手指过来:“周先生的车。” 记者们突然蜂拥而上。 之前他们站的位置空出一大片,一道静默身影逆光而立。 昨晚的颓败已经荡然无存,陆寒深穿着做工考究的深蓝色西装,头发飘逸敞亮,只是他的眼睛里所剩不多的单纯也退得干干净净。 车门迟迟没有打开,我盯着不足两米的地方,一刻都没移开。 周湛突然在我耳边悄悄的说:“给你个机会,完成今天的工作后,和他解释我是怎么对你强取豪夺,怎么让你成为了周太太。”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