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神魂颠倒的女人香(求首订) - 最后一个男人

第61章 神魂颠倒的女人香(求首订)

我没应话,对着他握住伞的那只手就狠狠咬下去,位置就在之前咬过的旧痕迹上。 周湛一动不动,温润笑着:“叶叶,用力。” 相比起粗暴的表达方式,周湛温和的话竟能像在开遍泰国的罂粟花一样毒。 我忽然松了口。扬起下巴看他,拥有英挺五官的脸和颜悦色到令人颤栗。 周湛微微扭动腕骨,慢条斯理地说:“陆寒深咬过你,而你也在我手腕留下齿印。多么微妙有趣。” 我盯着他,只差磕碎牙齿。跟在他身后,在一个转角,我们不约而同地顿下脚步。 夜色中一道颀长静默的身影倚在路灯旁。灯光把他的影子绵延得很长。 他穿着一件深蓝色衬衫,领子的一端翘着,衣摆有一角塞在鳄鱼皮带下,还有一角抖搂出来。衣袖也是一只卷起,一只却放下。雨水顺着他头顶无情往下浇,整个人颓败的像是快要死去。 他直勾勾地望过来,开口便是一句:“我现在真想直接掐死你!” 一把刻入我记忆的声音,寒凉,淡泊。还有这张脸,固执的印在心里好多好多年。 鼻子好酸,我磕磕巴巴地开口:“阿,阿深。你怎么会……” “怎么会什么?是我不该出现?佟叶,让我决定孤注一掷堵一把的人是你,可你做了什么?”陆寒深的每一次停顿都比上一句更冷更残酷。 我像个犯错的孩子,死死咬住嘴唇,浑身发抖地说:“对。对不起。我……”顿下几秒,语无伦次说着:“周雨……怀孕了。” 陆寒深双眼猩红,冷笑着闷哼了一声:“你的行为让我清醒了,原来在你心里我这么不堪一击,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我眼睛一睁:“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对周雨怀孕这件事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不信任他?难道…… 立刻偏头看了眼周湛,周湛唇边悬浮的一丝意味不明顿时让人恍然大悟。周雨是个性子绵软到我恨不起来的女人,正因为如此。在看见诊断怀孕的单子我就信了。 天啊。 调转视线,重新看向前方,心立刻疼得千疮百孔。 几步之遥的陆寒深,他迎着雨丝,一步,两步,向我走来。 心下立刻有个冲动想伸手去拉住陆寒深,奋力解释这场荒唐婚姻我有太多身不由己的理由。 而陆寒深却看都没再看我一眼,冷笑了声:“再见,周太太。” 冰彻的指温轻轻碰到我的手,如蜻蜓点水,很快消失。 他走了……走了很远很远…… 从今以后,也许只有我依然会怀念陆寒深不会再怀念的。 周湛搂着如同行尸走肉的我往公寓楼走去。 门刚一开,有股浓烈的奢华气息生扑过来。 整块施华洛世奇天然水晶水嘴开关。百年榆木树瘤装饰柱,牛皮墙面,整张马驹皮手工缝制茶几,家具,地毯,金银箔墙面等等,都应该是在国外量身定制的。 一楼灯火通明,下人围上来拿外套,拎包,且用一种试探和好奇的眼神偷偷看着我。 他问:“周雨和我爸在吗?” “刚来找过您,你不在就回去了。” 周湛脱掉皮鞋后才斜睨我一眼:“换鞋。” 我眼神呆滞,鞋子换得特别慢,他有些不耐烦,一把拖住我的手径直去到自己的房间。 房门重重关上。 突然就被他抵到了门后,没有一丝防备的我,五脏六腑都差点震出来。 周湛一把搂住我的腰,陌生的琥珀香气和男人体温缠绕在我周身。 在老家的时候,他明明说过就算结婚也会等我,可他承诺过的这条,却根本不想作数了。 我头一偏:“滚!” 可他并未放过这暧昧的机会,两片薄薄的嘴唇突然吻住我脖子上血液流涌的动脉。 几秒而已,我内心抵触到反而失去了反应能力。 周湛的两指轻滑我的锁骨,儒雅又危险说:“很不错的味道,神魂颠倒的女人香。” 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慵懒却不失威力地警告他:“要是你敢碰我,我不保证在你哪天熟睡的时候杀了你。”记亚休弟。 周湛不怒反笑:“不错的想法。” 话毕,手就伸过来想掀上衣。 我猛地抓住他的手,强忍着歇斯底里哭一场的冲动斜视着他:“周湛,你还有没有人性?” 他鬼神不惊,一把扣住我的后脑,凑过来说:“你激愤,不平,忧虑,疑问,警惕。我为你的难过而快乐,是你绝对的敌人。想杀我?为我毁掉你自己?可岳父岳母会似乎只有你一个孩子,是吗?” 我一急,只能喊他的名字:“周湛!” “叶叶,你知道有多少人连名带姓叫我?除了家人偶尔,你是唯一敢这么做的女人。我佩服你的勇气,但”他的眉宇阴了阴:“最好注意语气。” 我浑身发抖,怒视着他问:“对你我还管什么语气?你这么卑鄙,我巴不得你出门就被车撞死。” “叶叶,尽早接受现实,世界不会永远美好。你把人生中最美的恋情给了陆总,但往后的日子要跟我过。”他转了身,走到酒柜拿了瓶波图斯,闲情雅致的喝起来。 我稍稍松口气,后背依然贴在门上,环视这间对我而言奢华又陌生的房间。 床靠着的那面墙上有一副巨大的油画作品,画风乖张不羁,用色也极度大胆。 “苏富比拍卖来的,EdwardBurne-Jones的作品。”冷不丁冒出周湛的声音。 我横他一眼:“嗯,很高尚的品味,可惜依然没办法掩盖你的阴毒。狼披上了羊皮还是狼。” 周湛扬起酒杯喝下一口酒:“狼?不错的比喻。不过……我以为你还会想知道点别的。” “是指周雨拿着假冒伪劣的B超单来欺骗我的事?”刚刚陆寒深的暗示已经证明了一切。 悠闲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望过来,喉头窜出低低的笑:“女人的敏感果然是可怕的。周雨一心想要得到陆寒深,我这个做哥哥的,总要为她出谋划策一次。否则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不是吗?她是很傻的女人,从来不知道怎么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索性我来替她决定。对了……还有……” 他顿下话,笑纹更深:“其实我什么都没帮他,陆氏的危机是陆寒深自己解决的,他处理的很好,股价在今早开盘后迅猛上升,比之前的水平线还要高一些。叶叶,他没日没夜的工作,你要是能多等几天,该多好?” 我跌撞几步,红透了眼睛,抬手指着他:“你真是个小人。” 周湛又喝下口酒,满含戏谑地挑起嘴角:“小人?叶叶,我很大。” 酒杯一放,他忽然就站了起来,边走,边伸手解开皮带,像是下一秒就要在床上弄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