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我会很疼你(第三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52章 我会很疼你(第三更)

我握紧电话的手隐隐颤抖,失态愤怒地吼出来:“周湛,你知道我为什么打给你。” 冲击进耳膜的男音滚着低低笑声:“有话就出来说。我在门口。” 心陡然一惊,他在门口?我无法不去承认自己忌惮着周湛,他就像一颗毒瘤般缓慢的,却越演越烈的渗透着。 许是我沉默了太久,电话那头一阵清浅的呼吸声过后,低沉声音再度传来:“我是毒蛇猛兽?见我都不敢了?” 我的心咚的一下,不禁失笑反问:“你难道不是吗?” 周湛没有继续这个讨论,喉头窜出一阵低笑,随后干脆直接地丢给我三个字:“我等你。”随即便挂了电话。 我垂下手,一阵如置身泥沼中的恐慌层层叠叠卷上来。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半。 我拿起电话按下陆寒深的电话,拨通后却很久都没人接。他应该还在开会,手机可能开了静音。 我又拨了我爸的电话,传来的却是关机的消息。照理说我爸妈应该到了才对,难不成周湛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想到这,就更加坐立不安。 我犹豫了很久,在公寓里踱来踱去,离周湛和我的那通电话时间已经相隔了一个多小时。墙上时钟指向了9,但周湛却没有催促,甚至连条短信都没有。 说不定他已经走了? 我皱着眉头轻抿唇线,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以为陆寒深回电了,慌忙抓起电话,一看,是我爸的号码。 电话接通,我爸就催促道:“小叶,你怎么还没到?阿湛没来接你吗?” 我一听,连回应都忘了,直接挂了电话冲出门去。 周湛的车明目张胆地停在陆寒深公寓门口,他双臂盘着,悠悠然靠在车门上。一件雪白的衬衣外头是件做工考究的黑色西装,眉头微微皱皱,却像是一头豹子,浑身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片刻,男人眉心中的沟壑舒缓了。他盯过来,恢复一贯温润如玉地笑:“叶叶,我等久了,心情不太好。” 我冲过去,一把揪住了他衬衣的领口,咬牙切齿地说:“我爸妈在哪?为什么会在你手里?”明明是陆寒深派人去接他们的,周湛是怎么接的头? 一贯沉静的眼眸不知什么时候滑动着一丝桀骜不驯:“叶叶,你的记性似乎不太好。我们是要结婚的人,岳父岳母和我联系,于情于理都很正常。” 如此慢条斯理临危不惧的语气,如是他的作风,总让人有种强烈的窒息感。 松了手,我怒斥:“我要见他们。” 周湛为我打开车门时不慌不忙地应道:“叶叶,我就是来接你的。” 我止不住冷笑,真是好样的,陆寒深让我不要乱跑,总认为自己可以好好听话,偏生很多时候又是那么生不由己。 我不愿意再躲闪,大胆地坐进周湛的车。 没多久他也上车,伸手帮我系好安全带,仔细的动作和强大的心理素质,对我来说全都是排山倒海的压力。 车内的香水味很特别,前调是清爽诱人的芳香,中调渐淡,尾调的气息就还透出些深刻的琥珀气味。 车子行驶了没多久,周湛含笑的声音传来:“叶叶,喜欢什么样的婚礼?中式,还是欧式?或者是浪漫又个性的主题式婚礼?” 我狠狠瞪他一眼:“我不嫁。” 专注开车的男人侧脸沉静柔和,他对我的话根本就充耳不闻,继续温和地说道:“婚纱呢?喜欢造奥斯卡、格莱美等各种颁奖典礼上受到不少追捧的知名作品,还是你喜欢未经发觉但又有特点的璞玉式设计师?我都能满足你。” “我说了不嫁。”我懊恼地重复了一遍。 周湛的好耐心恰时被我磨完,他将车忽的一停,温和的语气稍稍转为命令式的口吻:“叶叶,你心心念念的陆总,在我们结婚之前是不会出现了。乖,好好做你的周太太,我会很疼你。”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结婚之前不会出现了?”我惊问。 车内暖黄的光线在他周身浮动着极其细碎的光影,我整个人几乎是被完全罩住,男人修长的手臂支撑着他的身躯渐渐往我这倒来。 他五官俊美的脸离我很近,车载香水中的琥珀气味洒拂呼吸之间,令我一阵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