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晴天霹雳(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50章 晴天霹雳(第一更)

我抱着他的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已近中午。 陆寒深在电话那头告诉我已经派人去接我爸妈,今天陆氏有场金融大战要打,可能会很晚回来,当然也不排除在公司过夜。他让餐厅定时送午餐和晚餐,千叮咛万嘱咐不许乱跑。 算不清多久没被人这么无微不至的关心过,打完电话,我瞌睡都醒了。穿着睡衣站在阳台,看着这座城市远处宛如蝼蚁的人和车。 中午十二点,公寓的门铃果然响了。 我匆匆下楼开门,意外的是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外卖大哥。 一个短发恬静的女孩拎着外卖站在公寓门口,恰好,这个女人我认识,是周湛的妹妹周雨。 周雨素白的唇一抿:“佟小姐,这是你的午餐。我来的时候遇见送外卖的,所以就让他先走了。给。”说完就伸手把午餐递到我面前。 她低着头,脸上的不自在显而易见。 至于我,更是觉得气氛尴尬怪异,毕竟我穿着睡衣站在门内,和陆寒深有婚约的周雨却站在门外,微妙极了。 “谢谢。”我接过她手里的袋子不自在地说:“陆寒深,他在公司。” 周雨抬起头,柔柔弱弱地开口:“我知道。今天过来是特地来找你的。我能进去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犹豫几秒还是侧身给她让开一条道:“嗯,请进。” 周雨坐在沙发上,我进厨房给她倒了杯清茶,茶杯刚刚放下,我人还没直起身来就下意识地说了句:“对不起。” 沙发上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周雨突然抓住我的手:“佟小姐,我不要对不起,求求你把寒深还给我。我真的很爱他。” 心忽然微微疼痛了一下。在爱情里,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大同小异,身为女人我更不可能不懂。 抽回手,我定在茶几的另一端又木讷地重复了句:“对不起。” 我等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让给别人?除了抱歉,暂时想不到其他任何的言语。 周雨落寞地笑了笑,拿起茶杯想喝茶,嘴里还没进茶水,眼泪先一行行滚下来:“我知道你是他上大学时的女朋友。可我和他订婚了,全世界都知道他有未婚妻。你不是在和我哥哥交往吗?为什么要这样呢?” 周雨的语气一点绵软得令人心疼,她应该是那种典型的大家闺秀,不仅人长得漂亮,态度和脾性都特别好。反倒是我,更像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可事实上,不管是周雨还是我,都没有得到绝对的公平。 “对……对不起。”我内心的恻隐之情不合时宜地动了动。 走到她身边坐下,我的双手无处安放,怎么都不自在。只能顺手抽了几张纸巾给周雨递过去。 空气中,似有不对等的气流在窜动。她说了声谢谢就拿过抹起了眼泪,可不久之前,还是我在哭,她给我递的纸巾。 周雨喝了口茶,很快放下杯子看过来,声如细泉地说:“你没和他重逢之前,寒深对我算不上太好,但也不坏。我肚子疼的时候半夜打电话给他,他会连夜起来给我买药送过来。我工作的时候经常忘记吃饭,他也会订餐厅让人按时给我送饭。还有一次下大雨,他的车停得比较远,他冲进雨里上车拿伞,然后再撑我过去。” 每一个字都如此温温柔柔,却像在我心上一刀刀凌迟。周雨说的这些,让人嫉妒的发疯。因为在周雨享受到他零星温暖的时候,我在实验室,没日没夜的做学术研究,人脑标本,脑中枢系统,模拟急救,等等一系列枯燥无趣的日子,只为有一天能在医院遇见他。可是,他却早就不拿刀了。 周雨小心翼翼地扯我衣袖:“佟小姐,我今天过来是想求你别让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爸爸,好吗?离开他吧。” 我惊厥而起,浑身瞬时凉透了:“你说什么?你怎么可能有孩子?陆寒深明明说过从来没碰过别的女人,一次都没有!那这个孩子是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