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陆总的要求可真高 - 最后一个男人

第5章 陆总的要求可真高

陆寒深只用一句话就让我的幻想击得支离破碎。 “不愿意?那就下车。”他无情的丢出这么一句,我的脑袋瓜子起码空白了三秒钟。 “房间在哪?” 陆寒深眯着眼看我,他开了车窗把指尖细细长长的香烟给丢掉,油门一踩,我的身子就猛地往前扑去,一只手突然拖住了我,位置很尴尬,正好在胸口。 他带我去了他家,是处豪华到让人窒息的别墅。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张狂,一个有未婚妻的男人带女人来过夜,不担心未婚妻突然来查岗吗? “怎么,怕了?想反悔还来得及。”他的声音冷到结了冰。 陆寒深比我大五岁,当年他在医学院读到博生,我才刚刚进中戏念大一,我最爱称呼他‘老男人’ “嗯,怕您年纪大了,床上功夫不行。” “是么?”他的尾音一挑,但不是又痞又坏的样子。刻板而冷静。 跟他去了公寓,他丢来套睡衣让我洗澡,是女人的睡衣,我喉头梗进一把火,丢回给他:“我不想穿别人的衣服。” “新的。”他自顾自的脱下西装挂上衣架,然后就走去阳台。 绛紫色的纱幔遮住他高大修长的身形,只在风吹进来的时候隐约会露出些他的一侧轮廓。 我盯着手里的睡衣,心下一横,丢在了床上。 即使这衣服是新的,也一定是留给那个我并不认识的女人的,实在膈应的很,钻进洗手间洗完澡后干脆光着地走出来。 陆寒深已经坐沙发上,正喝着红酒,看见我一丝不挂的样子,眼神直勾勾地盯向了我。从头看到脚趾尖,又从脚趾尖看到了我的脸。 “身材你不满意?陆总的要求可真高。”我语气刻薄。 再聪明的女人一旦碰上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个个都是脑残和疯子。 就譬如现在的我。 他放下酒杯走过来,吐出两个字:“满意。” 带着危险温度的手就抚上我的胸,我颤栗,他解开皮带,深色的衬衫衣摆抖落出来,像是个随时准备纵情的恶魔。 另一条手臂勾起我的腰就把我凌空旋到了床上,压在身上的分量犹如桎梏。 他的手游遍我全身,吻也像是狂风暴雨般侵袭着我。四年无性的我对这种事抱着很渴求的幻想,对象是他就更让我觉得刺激和爽快。 “我行不行?说话!"他喘着粗气怒视着我。 我违心地笑:“陆总,你果然是老了,怎么一点劲都没有。” 他说:“很好。” 突然间连续不断的掠夺让我不自觉的,无耻的发出声音。 陆寒深越发粗暴无情。恰好,我内心积压的渴欲最适合这种粗暴。 他要了我一整晚,天快亮的时候他睡着了,我翻身看着他。 陆寒深有着长翘的睫毛,刀片般锋利无情的唇,从他的鼻尖开始向下移,一直在他完美的腹肌那我收了手,每一寸的触感竟然都已经陌生了。 拖着酸疼的身子下床,从包里抽出一叠现金,大概有五千块,甩出这叠钱后,莫名一阵轻松。 我爱的是那个对全世界的女人不近人情,唯独对我深情不倦的陆寒深,现在这个……还是他吗? 穿好衣服离开他别墅回到自己的公寓里睡了个昏天暗地,算不清昏沉地睡了多久,手机铃声连翻轰炸,硬生生把我给吵醒。 外面的天完全黑了。四十多通电话,十条短信,全都来自陌生号码,打开短信箱,我很快知道了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 那五千块让陆寒深彻底伤了自尊。他很愤怒,很茫然,于是我得意又畅快。 啪啪敲打下一行字:陆总,昨晚是我睡了你。你说让我红,谢谢好意,我打算违约,不演了。 短信发出我就哭了,哭得稀里哗啦,在地上滚来滚去像个神经病。 没多久周湛的电话进来。他想约见面,说在酒吧,要不要出来喝一杯。这种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和啤酒最相配,我立刻答应他,打扮一番赴了约。 周湛一个人坐在包房里,水晶桌子上摆满了酒,粗粗看去,起码有上百瓶喜力。 我莫名就兴奋了。走到他身边话还没来得及说就拿起一瓶干了个底朝天。 伸手要拿第二瓶酒,周湛突然夺走了瓶子。 “叶叶,喝慢点。” 一声叶叶叫的我浑身骨头都酥了。也许是太久没有被男人关心过,心头微微一荡,放下酒瓶盯着他:“周制片,你总约我,是不是想睡我?” 周湛唇边淌出特别温柔好看的笑来:“可以吗?”

下一篇   第6章 我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