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49章 (第二更)

陆寒深跟我回了我的公寓,张笑和陈心都已经睡得死沉,整理了几件衣服,陆寒深带我回了他家。 洗完澡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而他在书房忙正经事没管我。 窗外夜色浓稠,室内依然光线通明。原本以为和我不会有关系的高级公寓,我光明正大地住进来,成为它真正的女主人。这种感觉有那么点不真实。 墙上的挂钟秒针哒哒的声音很清晰,时间已经过了凌晨,我闭上眼睛没多久,突然听见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房门的把手被人扭动,我一下躺好,假装已经熟睡。不知道为什么要装睡,明明还有很多话要和他说。 身边的位置没多久就有人躺进来,他紧紧抱着我,下巴在我脖子上不断磨蹭。 我身子僵住,更不敢睁开眼。 陆寒深掀开我的上衣,但手只在我腹部轻轻迂回,仿佛心中极有分寸。 他笑了几声,唇贴到我耳槽,“真睡着了?” 突然间像被施了魔咒似的动弹不得,过分近的距离令人感到有点窒息。 “还……还没。”我翻了个身面向他。 陆寒深的脸特别好看,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男香是极有格调的品牌,混合着淡然的烟草气息,让我欲罢不能。 “你是不是很累?”我问。 他声音有点闷:“嗯。”应声之后,他平躺揉着眉心。 看见他这么疲倦,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总觉得是我害他这么心力交瘁。 我伸手去抱他:“我有什么能帮你?” 陆寒深先是一愣,随后唇角微扬:“想侍寝?” 我哭笑不得,白他一眼:“我不是那个意思,想哪去了?” 他嘴里嘶了一声:“不是?喔,你不但蠢还一根筋,能帮我什么?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就算帮我了。” 多么勾引人的话,怪让人觉得幸福的。 我轻抿了下唇:“前段时间媒体不是报道了你要结婚的消息,而且我和周湛的照片也曝光了,我是怕万一周湛拿你悔婚的事情做文章,会传得很难听。” 陆氏现在是很严峻的危机时期,要是还有负面新闻传出来,铁定是火上浇油。 “这些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陆寒深捏了捏我的脸,声音低得像是低音炮,有淡似薄雾,听进耳朵就要上瘾。 我见他真的很累,点点头:“好吧,那你快睡。” 刚准备翻身,陆寒深却突然抓住我胳膊:“我有事问你。” 他的表情有点奇怪,多少有点难以启齿的感觉。 我挑眉:“嗯?” 片刻,他手伸到床头柜,拿起我的电卷棒,还一脸不悦的样子说道:“有我了,你不需要它。居然还插电!” 我瞪大眼睛,等反应过来,笑得难以自抑。 陆寒深的脸色更阴沉:“笑什么?” 我憋不出笑,摆摆手:“不,我需要它。因为我不能拿你的那个卷头发。” 这回轮到他呆住:“卷……头发?” 我戳他太阳穴:“这叫电卷棒,插了电上面的陶瓷会受热,把直头发弄卷。脑子里净装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陆寒深英俊的脸憋了个通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