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对弈(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47章 对弈(第二更)

陆寒深拉着我走到周湛面前,淡淡地说:“让前台送副象棋过来,一边下棋,我一边想。” “陆寒深!你疯了!”我的心疼了疼,手猛地从他掌心抽离。 陆寒深抓紧我的指尖,让我没能顺利的抽回手。 他重新握紧,手温是冰冷的,就像我现在的心一样,同样是冷透了。但我明白,今天陆寒深要面临的抉择不单单是一个妥协或对抗的问题,而是对我和他感情的严酷考验,都说真金白银的考验才是真正的考验。多少夫妻十几年感情,最后为了钱不欢而散,更别说陆寒深和我还不是夫妻。 周湛打电话让人送来一副棋,两个男人专注地下,我如同一个战利品,静静等待自己的结局。 北京这座残酷的城市,每一分钟都有人在股市里倾家荡产。从大起到大落,许多时候都是一眨眼的功夫,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可桌前的两个男人却还在沉着对弈,画面其实安然到可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从最初的不安担心到把精力分散到精彩绝伦万千变化的棋局中,一切都发生的自然而然。 中炮过河,车对屏风马,左马盘河大战,陆寒深突然诡道行兵,打破常规退右炮,出车,平七向空虚的右翼施压。 两个小时后…… “将军,你输了。”陆寒深的声音淡如薄雾,却冲击着我的耳膜。 周湛盯着棋盘脸色有一丝不悦:“一局棋而已,没有实质意义。下完了,陆总想好了没?” 陆寒深站起来,目光清淡地带过我,大手从下棋的那一刻开始就紧紧牵着我,一直没松开。 冰彻的眸子扫向我:“丫头,我们该走了。” 我心里挺突突,这是他的最终决定?用了一盘棋的时间选择了我? 还来不及深想,周湛勃然大怒,长臂一扫,桌上的棋子坠了个七零八落,散一地。 “走?”周湛发狠地开口,脖子上青筋隐隐迸出。 我第一次看见发狠发狂的周湛是什么样。不太像人,更像是狼。 陆寒深神色依然,他看我一眼,淡淡说道:“我和她在一起的一周和外界断联,导致你用这一周的时间大肆购买陆氏股票。” 周湛眼含凌厉,咬字也变得极重:“所以呢?” 陆寒深搂紧我的腰,淡淡地笑了笑:“我早猜到这一周你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你目前的陆氏股票的占有率很高没错,这几年一心要我好看的老家伙们身家性命可都在你这了。多好,帮我扫清障碍。” 周湛皱皱眉头:“什么意思?” 陆寒深的手在我后背暧昧地游走,可声调还是淡然沉稳:“周制片,作为资本市场里大佬的儿子,你却连最简单的道理都忘了。你有你的恶意垄断,我怎么可能坐以待毙?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这个词你应该不陌生。陆氏遇到恶意收购,为了保住控股权大量低价增发新股,让你这个收购方手中的股票占比下降,来摊薄股权。真可惜,你机关算尽,还是无法达到完全控股陆氏的目的。买陆氏的股票花了不少钱,欢迎继续购买,只不过你自己不会遭遇资金危机让别的对手钻了空子?我倒是不介意和你拼一拼。” 周湛的眼睛狠狠一提:“你在耍我?从进门开始你就有了决定,和我下棋是想让我多得意一会,再狠狠地摔跟头?” 陆寒深淡笑:“恭喜你,你的理解能力终于和我在一个水平线上了。没错,哪怕今天没想好对策,我也没沦落到把自己的女人送到你怀里求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