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40章 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第一更)

雨后的清爽和凉意附在陆寒深削薄的唇上。 我靠在他的肩上,头微仰着,像是怎么都看不够他的脸。 陆寒深的手臂轻轻一收,清冷又不失温柔的声音溢出:“丫头,一年一年地等我,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坐直身子,耸动了下肩膀,笑着说:“嗯,就埋头学习咯。刚进医学院的时候,我的基础差的可以,门门考试都是垫底的,有同学说是这样的人就不该学医,把人治死的就是我这样没有专业知识的人。” 回忆起那段日子,很难熬,很辛苦,一个在中戏备受瞩目的尖子生突然间变成差生,这种心里落差特别大。 笑着笑着,我抿起了唇,再笑不出来。 陆寒深微微叹息,尾音一挑:“然后你不服输的性子跑出来了。” 我眼睛一睁,扭头盯着他:“这你都知道?说!你是不是派人一直盯着我,该不会连我吃饭放屁都了如指掌?” “低俗。”陆寒深清冷地瞥我一眼:“我会知道是因为了解你。” 我努努嘴,轻声说了句:“傲慢。”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我的话,总之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虔诚而专注地望着淡如远山的风景。 清风一阵,吹动着他的发尾和衣领,沉默的样子特别容易激发女人心底那种情窦初开的幻想。 盯了他很久,他都没有说话。 沉默堵在我们之间。 等我扭过头,看着他所看的地方时,耳畔才又响起他淡淡的声音:“从这里看北京,反而比在城市里看要漂亮许多。” 我靠在他肩膀,像个十七八的小女生似的挽住他的胳膊说:“嗯,我也觉得。因为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 他不说话,但我能感觉他正低头看我,也能感受到头顶有他呼吸打落的轻痒。 我抬头,与他目光碰撞:“阿深。” “嗯?” 我摊开手心:“手机借我下。” 陆寒深的眉头微微皱起:“你要做什么?” 我吐吐舌头,笑得花枝乱颤:“发个朋友圈啊,趁早断了在你微博下天天叫唤的那些女人的念头。” 他被逗笑,掏出手机丢给我,然后淡淡说了句:“没电。” 我脸上扬起的笑弧有点僵住:“啊?” 陆寒深的长臂伸过来,不动声色就把我搂住,这次换他靠在我肩膀说:“这一周我想和你安静的过,不被任何人打扰。” 当他的呼吸太过清晰,我的心跳得有点快:“就在这个房间里?” “不好吗?” 陆寒深闭上眼睛,睫毛好长,鼻子好挺,安静又幼稚。 天气正好,阳光正好,一切都很好。 一周时间很快要过去,明天就是第八天。 我和陆寒深过了七天热恋情侣黏腻在一起的日子,我觉得很幸福,极度满足。 晚饭的时候,没想到他会准备惊喜。 酒店的侍应生推着点上蜡烛的餐车进来,我当场就哭了。 他从兜里掏出手帕递给我,很是嫌弃地说:“丫头,早就告诉过你,你哭起来特别丑。” 我眼泪止不住,猛扑进他怀里。 他站如磐石,十分配合地抱住我,亲吻我。 算不清他到底吻了多久,等他放开我的时候侍应生已经离开,房门也早被关上。 整个房间只有他和我,还有跳跃的烛光和一餐车的美食。 我们面面相觑地坐下,他低头专注帮我切着鹅肝,随口说道:“一会吃完还有甜点,是我专门定制的,一定要小口吃。” 他低着头,声音轻浅,但我能预想到甜点里会装着什么。 会是戒指吗?他要向我求婚?在这么浪漫的夜里对我求婚? 陆寒深把切好的鹅肝推过来,这时候房间里的电话却突然响起。 他有些不悦地低咒了一声:“这么好的气氛被破坏了。酒店前台是吃屎长大的?我会忍不住专门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星级酒店,只供我们入住。” 我完全沉浸在幸福里,知道陆寒深是不可能起身去接电话的,满脸愉悦的走到电话旁,接起的瞬间,当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就意识到美梦要碎了。 整通电话我都在听,一句话都没说,将听筒放回原位,陆寒深放下刀叉神情有些严肃地看过来:“谁的电话?” 一口唾沫悄然入喉,我一步步往门边退。 陆寒深似乎瞧出了不对劲,长身窜起,死死盯过来。 他身后是漆黑的夜,烛光与窗外的星星般的霓虹辉映,越发衬出他的英俊和美好。 他的脚步动了动,似乎要向我走来,我忽然慌了。 “对不起。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我夺门而出。 陆寒深有追出来,但合上的电梯门还是把他挡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