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陆总,佟叶快死了(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30章 陆总,佟叶快死了(第二更)

一种再明显不过的暗示直白地卷过来。我严肃地想了想:“周湛,我们镇上好像有个理发店。” 他直起身,脸色黑成了锅盖:“你!你要我去找鸡?” 我点头:“嗯,你说的对,成年人是会有欲望的,现在我们还没结婚,你可以多睡几个。” 周湛的脸色更难看:“以我的条件要去找一只鸡?” 我心中暗自窃喜,轮演戏,摩羯座原本就是个能装傻到极致的星座,只要我愿意,只要我的理智没有被感性淹没,我就能变成任何自己想要的样子。 他盯了我很久,十分不悦地甩动手臂:“算了,我睡沙发。” 很好,这就是想要的结果。 先以退为进,再诱敌入套,完美! 隔天清晨,刷牙声将我从梦中拉回现实世界。下床走到洗手间门口,看见周湛居然拿着我的牙刷在刷牙,我一把夺过,不可置信地盯着上面的牙膏泡沫。 抬头又看见唇边溢满泡沫的周湛,我差点从直接跳起来。 “你怎么能拿我的牙刷!” 周湛偏过头去,拿着水杯把泡泡漱干净后含笑答道:“没事,我不介意。” 他不介意?他不介意我介意,再一看水杯也是我的。一瞬间就从头发尖到脚趾尖满满的不舒服。 周湛从重新夺回牙刷,认认真真冲洗,冲洗完之后就把牙刷竖在我面前:“叶叶,看见了没,牙刷要这样冲刷干净,我用的时候底部还有很多前一天残留的牙膏块,是不好的习惯。” 火气一下就全没了,脸也因为羞耻红成苹果。 当天下午,我,周湛,还有张笑和陈心一同回北京。 临走的时候我妈千交代万嘱咐,爸爸却很久没说话,就在角落里闷头抽烟。直到我走了很远才听见身后传来父亲的声音:“叶叶啊,爸妈你不用记挂,我们很好。” 眼眶瞬间湿了,不禁在想如果他们知道我和周湛这场婚姻真正的意义会不会心痛? 傍晚飞机降落,我和张笑陈心自顾自回了公寓,周湛提出要一起吃晚饭,我拒绝了,之后他也没再为难。 冰箱里没什么新鲜的蔬菜,三碗泡面就把我们打发了。 陈心昨晚熬夜打游戏没睡好,早早就钻进房里,我和张笑就背靠着背坐在地上,各自神游。 过了十来分钟,张笑转过身来:“女学霸,你真要和周湛结婚?想好了么?” 我调了下坐姿,面向张笑:“我妈从小就盼望我嫁个条件好的男人,周湛一出手就是套北京四合院的房子,你知道那值多少钱吗?要是拒绝,我妈可能会气得上吊。” “哎,父母心嘛,谁都理解。天底下哪个爹妈盼望女儿嫁给乞丐的。都想找好的。可你……”张笑顿下话:“复仇只是个幌子吧,你心里还是想着陆寒深。要是陆寒深肯和你好,肯定就答应他了。” “不。我们完了。”我心虚地低下头,可张笑说的是实话,我爱陆寒深爱得没有了尊严。即便再怎么否定说狠话,她还是把我看穿了。 张笑突然拿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我以为她要玩游戏也就没在意,谁料没一会她拿起贴在耳边,等了几秒,开口就是急匆匆的一句:“是陆总吗?佟叶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