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久别重逢 - 最后一个男人

第3章 久别重逢

他站起来,在我走到座位之前就绅士地为我拉开椅子,说:“请坐。” 我愣了一下,这把声音浑厚好听,像大海般包容,比电话里还要有魅力。 他的大手伸来:“我叫周湛,版权经济兼制片人。” “我是默然。”握上周湛的手,感受到他掌心的智慧线,很快分寸礼节地松开。 “默然……应该不是真名。” 我很不自在地抬手把散落的碎发绾到耳后:“嗯。如果我们今天完成签约,周先生一定会在合同的签名栏看见我的名字。” 周湛明显地愣了下,问道:“喝什么?” “嗯,我喝黑咖啡。” “加糖吗?” “不加糖,谢谢。” 周湛看过来的眼神似乎有些欣赏,可能是他觉得一个首次见面就敢大胆说出自己喜好的女人,多少应该有点女强人的气场。 偏偏我一头干净的齐肩黑发,身上穿着白色运动服,饰品也只有小拇指上的尾戒和一款中性的经济型手表。大家都说我安静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随性,慵懒,与我简明扼要的语言风格有极大的偏差。 周湛喝口咖啡:“昨晚在电话里提到,卖版权的条件是演这部戏,我仔细看了整个故事,里面有个配角……” 我打断他的话:“周先生,我想演童叶。” 估摸过了有一分钟,周湛温和含笑地开口:“作为制片人,不可能让一个毫无演戏经验的人当女主角,希望你能谅解我的工作。” 这时候咖啡正好端上桌,专属于黑咖啡的浓郁和苦涩气息冲进鼻子里。 没有演戏经验吗? 四年前在中戏的表演课从没输过任何人,四年后却拿起陆寒深曾经偏爱的手术刀,满手是茧。而陆寒深,曾经在医学院成绩拔萃,现在却成了操盘娱乐圈的王中之王。 大抵错过的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 “我能演好。真的,请给我次机会。”说的时候快要哽咽了。 手机翻出当年进中戏时人家帮我拍的表演视频递给周湛。周湛来来回回看了有七八次视频才把手机还给我。 他十指交缠,眼中闪动光芒:“我很意外,你以前居然是中戏的,演的非常不错。只是……那个,我实话告诉你,前段时间陆先生塞给我一个女演员,这次版权要是敲定,我会把女主的角色给她,你能演的只剩下女四号钱月月。” 听完,心凉了半截。 故事原型来源于自己,到最后却只能演个毫无存在感的女四?女主还是陆寒深想捧红的女人?作大死! “默然。” 周湛叫的是笔名,我差点没回过神。 “听见我说话了吗?”他问。 我吸口气:“嗯,合同呢?我们签约。” “不谈价钱?”周湛显然意外。 “嗯,谈。” 周湛说:“最近我们公司的影视剧都有陆先生保驾护航,价钱我们可以协商。” “嗯。一分钱。” 周湛愣住,随后笑了:“默然,你真幽默。” “嗯,我没开玩笑,只卖一分钱。” 冲动地想看看把这个隐射我自己爱情故事用最廉价的方式卖掉,那个没心的男人会不会有反应? 只可惜到底是公司间的合作,不晓得陆寒深会不会看见这个故事,等他正眼瞧见片子只怕都已经上档了。 一杯咖啡的时间,我刷刷签下两份合同,一份是版权出售协议,一份是工作协议,签完我就离开了,徒留漂亮的签名给周湛。 能想象到周湛肯定有了疑惑。 佟叶,童叶。一分钱的版权外加亲自出演,能不让人疑惑么。 娱乐圈各式各样的规则太多,太深。陈心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不敢触碰,但周湛温文尔雅,礼貌得体,以至于他邀约吃饭,就没拒绝。 和周湛的第五次见面是在一家餐厅。他留了个空位,我意识到应该还会有别的人来。 “还有谁来吗?” 周湛的笑容温文尔雅:“佟叶,以后叫我周湛吧,一来二去的我们也熟悉了,不用那么见外。” 我皱皱眉头盯向他。 作为一名脑科博士,窥探人心也是门必要课程,准确摸清病人的想法才能说服一些游走在绝望边缘的人接受治疗。 而短短一分钟时间,周湛连续喝了几次茶,杯子拿了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手几乎没有闲下来,这种情况显然是种逃避的表现。 “嗯,那个……难道是陆寒深想见我?”我问出来。 周湛有点震惊地打量了一会我,唇边扬起不温不火的弧度:“陆先生是这部片子的投资商,你是原著作者,我们应该有一次三人面对面的交流,为了戏能卖座,沟通很重要。” 周湛的话说的严丝合缝滴水不漏,我看他一眼,心情复杂地说:“嗯,好。” 十分钟后,包间的门被推开。 “我来晚了。” 熟悉的嗓音在我后背扬起,消失在生活里四年的脸就这么出现了,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陆寒深本人和杂志封面的照片一样俊美好看,可眉眼间再也寻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单纯,理智圆滑中透出少许的冷厉。他还是喜欢深色系,深蓝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装全都价值不菲,连袖扣的价值都不低于六位数。 我觉得很讽刺,身为他初恋却从来没问过他的家庭背景。 珠宝公司第一掌权人!影片投资商!多么光鲜的身份,还是偶然看见杂志才知道陆寒深原来一直都在北京。 菜和酒水上桌,周湛上洗手间,我和陆寒深的目光悄然撞上。 陆寒深盯过来:“写的不错。” 心里咯噔一下,始料未及他的开场白会是这样一句话。我忘了说话,而陆寒深拿起面前的高脚杯,晃动杯中液体又开了口:“一分钱成交,原因?” 他到底还是问了,只不过却问的那么疏离。 我败下阵了吗?还没正式较量就惨不忍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