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成年人的游戏是可以放纵的(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29章 成年人的游戏是可以放纵的(第一更)

经历了无尽漫长的等待之后,陆寒深淡淡地开口:“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遗憾。” 他凉薄无情的声音一遍一遍在耳边回荡。 浑身都僵硬,又一次无力抵抗地走进了幻想,然后就被无情地打回现实。 等了他四年,为他怀孕,去学他喜欢的专业,可他还欠我一个为什么。 秦九在角落里低咒:“小叶子,你良心他妈被狗吃了,他出手那么狠,不知道劝一下?” 我肩膀一颤回过神,匆匆走到秦九身边把人扶起来:“对不起,我忘了。” 秦九乌黑的眼珠都快瞪出来:“忘……忘了?” 是的,我忘了。 之前的几分钟,完全讶异周湛的身手所以忘了说话,之后的几分钟一个声音就掠夺走所有理智,现在脑子都还昏昏的。 从棋牌室出来,周湛掏出叠现金给老板,赔偿因为打架而损坏的物品。牌桌上赢来的钱整理好交给秦九,但秦九很硬气,一毛没拿,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走时还说会来北京看我。 下午三点,和周湛走在凹凸不平的青石路上。 我轻声说:“嗯,那个,今天不好意思。秦九的个性就是这样的。” 周湛抬手摸了摸我的头:“没事。” “嗯。你……今天真要留宿吗?”我身子一缩问他。 他唇边扬起一丝略有城府地笑:“不然呢?” 我指了指路口的公车站:“现在还有车出镇的。” 他突然搂紧我的腰:“我改变主意了,和你一起回北京,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我很快推开他,淡淡地问:“为什么?” 周湛说:“和阿姨的理由一样,防止你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带坏。” 突然间有点哭笑不得,他明明是个心比海深的男人,可每一次温和得毫无破绽的笑容总能演绎的十分完美。 “周湛,我们还没有领证,现在就要行使主权太早了点吧。” 他没生气:“似乎没什么差别,你是一定会嫁的。” 莫名的心突了一下,深深看着他:“你好像很肯定。” 周湛颀长的身子微微一附,唇凑到我耳畔,很低很低说了句:“因为你不甘心。” 原本就混乱不堪的心湖更动荡了,我只能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晚饭过后,我妈强行让我和周湛住一间房,还特意和张笑做了思想工作。 我了解我妈的个性,要是还拉着张笑,很容易让张笑被她讨厌。 无力地回到卧室,周湛没多久就跟进来。 房门咔嚓关上,我有点紧张。 “我换下床单,你先坐吧。” 忙了一会,弯腰铺被的时候周湛的手臂突然从后面伸过来抱住我。 “你干嘛?”整个人都僵住。 周湛说:“叶叶,我在抱你。” 因为紧张和不安,我的心跃动得更快:“约法三章过了。” 他得寸进尺,脸贴着我的脸:“所以才没有强行要你,抱一下都不行?况且这房间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叶叶,不要惹我不高兴,好吗?” 周湛的声音是那么温和,可我竟不争气地惧怕他。这种惧怕的由来循序渐进,有着合理的过程和时间。一点一点腐蚀掉我对周湛的最初印象。 “那你抱够了没?”我问。 所幸周湛很快松了手,他走到沙发那坐下,说:“明天我们回北京吧。过几天我会亲自让我爸抽时间过来一趟,等细节谈好,我们就结婚。再说剧本快收尾了,等开机的时候会很忙,度蜜月的行程也会往后……” 我打断他:“周湛。” “嗯?” “喔,没事。就按你说的做,明天我们就回北京。今天你睡床吧,我睡沙发。” 周湛突然起身,一步步走向我,他的眼神依然温和,只是笑意中带着迷魅。 我不由往后退,可一开始就退无可退,站在床边的我咚的一屁股坐下去。 周湛很快都站在了面前,他抬手解开第一颗衬衣的纽扣。 男人胸口健康的麦色肌肤很快融进眼底,我下意识地偏了下头。 他却突然扭住我的下颚,戏谑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没有身体需要?成年人的游戏是可以放纵的。叶叶,我会让你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