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开打(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28章 开打(第二更)

镇上一家土混子开的棋牌室里,几人走进去。 包间里充斥着上一桌客人留下的汗水味和烟味,异常难闻。 周湛开了窗户,秦九叫来两个小弟兄凑数,又给置了张椅子让我在一旁瞧。 我拿起椅子刚想挪到秦九身后,周湛深沉地笑了笑,嗓音依然温和:“坐我身边。” 他的眸子极黑,连墨色的发尾都仿佛透出犀利。不知怎么的,竟然就真的很听话的把椅子挪到他身边。 周湛的表情很满意,大手在我手背上拍了拍:“叶叶,看来是天意,今晚我要留宿了。” 一听,心猛烈的沉下。再明显不过的暧昧气息,在他温和似水的声调里变得有些糜烂,危险。 “说下规矩吧。”周湛开了口。 秦九捣鼓着麻将牌,答得吊儿郎当:“可吃可碰,白板是百搭,没有软硬,自模三子,白板凑对六子,杠上开花十二子,别人放炮两子,其余人一子。” 我听得糊里糊涂,对于打牌实在是一窍不通。但周湛是聪明人,瞧他的样子似乎已经心领神会。 “一子多少?”周湛问。 “五块。”秦九说道。 周湛笑了笑:“这么大排场,我以为打的起码也是五位数的牌面。” 秦九横他一眼,可能是看我面子什么都没说,可他叫来的两个小兄弟不乐意了,操起一个麻将牌就往周湛脸上磕了过去:“吗的,狗眼看人低啊。” 咚的一声,声音很大。 我惊得身子窜了起来,同时,也注意到周湛英俊的脸猛地一偏。像是面具一般的和颜悦色,这时候也完全消失了。 墙角的电视机里正好放着古惑仔的主题曲,画面尤为微妙和应景。 “坐下。”秦九发话了。 两小兄弟很快老实的坐下。 秦九摆弄着烟盒,又说:“道歉。牌给捡起来。” 两小年轻不太情愿地和周湛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一人蹲在周湛身边捡起了那颗‘行凶’的麻将牌。 周湛阴沉的脸色慢慢地舒缓了。 “抓牌吧。”秦九说。 周湛的运气和打牌技术出奇的好,局面几乎一边倒,没一个小时,秦九带来的两小流氓,兜里的钱所剩无几。 周湛偏头对我说:“看来可以结束了。还有钱吗?” 啪的一声,秦九突然猛得拍了下桌面,声音打得像打雷似的。 “艹你妈的,小子我告诉你,今天老子没说走,你要赶走试试看。第一眼老子就瞧你不顺眼,要不是看在小叶子面上,你这条腿老子今天给你卸这。” 周湛沉默了片刻,什么话都没说,一步步迎着秦九充满杀气的眼神,走了过去。 有一种极度强烈的预感,按照秦九这脾气周湛肯定是要挨揍了。 我赶忙往身后退了退,一点也不想制止。 周湛这种人条件优越,没吃过什么苦头,借着秦九杀杀他的士气也挺好。 正准备看着周湛吃瘪,不曾想到周湛不怒反笑,慢悠悠拍着秦九身上的背心说:“你不妨卸卸看。” “吗的。欠揍。”秦九挥起拳头,手上的血管都膨胀了。 我在一角看得出来秦九这拳头力量肯定不小,可出乎意料的是,还没等拳头落下,周湛已经抬腿猛地噔在秦九的腹部。 秦九一下往后退了两步,大手一挥:“艹,还敢还手,老子今天弄你死。”三人一起扑向了周湛。 惊天逆转。 不过五分钟,秦九和他的兄弟竟然都已经爬不起来,咿咿呀呀喊着疼。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周湛打架,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我一辈子也许都忘不了。 眼前有着复杂背景的商人竟有超越特警队员的素质,每一拳,每一脚,又准又稳又狠。 周湛拍了拍手,走到秦九面前俯下身笑道:“我赢的钱都还给你们,记得买‘狗’皮药膏贴在身上。因为明天会更痛。” 我瞪大眼睛,感觉脸上的血色都要褪去,一股彻底的寒意在身体里肆意窜行。 而老天似乎嫌我的心情波动还不够大,墙角的电视里突然传出陆寒深凉薄的声音。 我猛地望过去,老式的电视机屏幕里,是一款老牌的财经节目。 一席深蓝色手工西装的男人坐在咖啡色的皮质沙发上,左手随意的搭放在沙发背沿顶端,笔直的双腿交叠,周身都酝着一种难以接近的气质。 我的双脚几乎不受控制地向前,向前,再向前。 下巴一抬,仰望着画面中的那个人,完全忘记自己现在身处的是一个多么混乱的场面。 周围好像都没有声音了,空气也仿佛静止。 全世界只有屏幕里的他,还有……我自己。 主持人问:“欢迎陆总今天到场。节目开始之前,有网友拜托节目组向您提问,大概有五六个问题。我们先来看第一个。咦,第一个问题有意思啊。网友问很多企业家都有遗憾的经历,陆总有没有?” 他顿了顿:“有。” “那陆总生命中最遗憾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