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在玩火 - 最后一个男人

第26章 我在玩火

热闹许久的气氛突然冷下来。 爸妈互相看看,姨妈也拼命冲我妈使眼色。 至于什么眼色也不用多说,自然是让他们答应我嫁给周湛,姨妈倒不是真那么操心我的婚事,无非是想陈心借我捞点好处。 的确,周湛有钱,英俊,今天的表现可圈可点。如果我是长辈,应该也对周湛很满意。 果然,沉默不过半分钟,我爸喝口酒放下杯子:“你们要结婚,我不反对。问题是小周你父亲……毕竟你们这样的有钱人家,不是谁都攀得起。从小到大我手指头都没碰过她的,不想她嫁人之后受委屈。” 听到这话,鼻子有点酸。周湛紧紧搂着我,薄唇噙起一抹笑意:“叔叔,我爸很喜欢叶叶。您大可放心。等过几天,我让父亲亲自登门和你们见面。关于婚礼的要求和细节,你们尽管提,我都会满足。” 我爸不说话了,起身突然离开饭桌。正纳闷他去做什么,没多久就拿出户口本交到我手上:“叶叶,你是大人了。婚姻是你的事,要是深思熟虑过了,爸都支持你。” 我忙接下户口本,生怕被周湛抢先了去。可这个细节在姨妈眼里就成了我愁嫁。嘴上还酸溜溜的:“叶叶啊,阿湛可是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婚后你可看紧了点,万一阿湛遇见和陈心一样漂亮的,你管不住他可要遭罪了。” 我妈的脸立刻拉下来,姨妈也觉得说错了话,拉着陈心说家里有事就先走了。 饭后,我把周湛叫到房间里,连张笑都没让进。 他衬衫顶端的衣扣已经解开,袖口也解了,坐在我床边满目都是意味深长地笑意。 “叶叶,今天你好安静,不像你。”他长臂一伸拉住我的手,一个猛力就把我扯进他怀里紧紧箍住。 我奋力挣脱,他不但不松手,嘴唇还在我耳根轻轻摩挲着。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安静?”周湛的调子缓慢,更显城府。 反抗无效,我也懒得浪费力气,干脆直接地反问:“饭桌上你和我爸妈谈婚事,如果我不答应,陈心就完了对吧。而且你千里迢迢过来,要是没有把握肯定不会轻易开口。呵,见面礼不错啊,我妈和我说了,周大少您一出手就是北京四合院的钥匙。这样一来,我爸妈最担心的距离问题也解决了。不答应也不可能吧。” 周湛的下巴磕在我肩膀上,喉咙里滚出低低地笑意:“叶叶,你很聪明。我喜欢聪明人。” 我用力呼吸了下:“好啊,我们结婚。” 突然间禁锢的力道不见了。我站起来立即转身,很快对上双熏着醉意且疑惑的眸子。 “你答应了?”他蹙眉。 我身子弯下,轻声说:“我在玩火。” 待重新挺直脊梁骨,周湛的怔愣已经过去,温和的笑意重新折在嘴角:“不,也许会很幸福。” “我还没说完。” “婚后不碰你?” 周湛果然猜到了。我也不想绕弯子:“我是唯爱主义者,为了爱情可以放弃一切。你的条件是很好,但还不足以吸引我。如果我哪天爱上你了,很多事情都能自然的发生。” 周湛的眼光从温和转为灼热:“你现在爱谁?我妹夫么?” 我悄然咽下口唾沫,没有说话。 他笑意更浓:“娶个妻子,光看不碰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耸肩:“别人或许不可能,但你一定可以做到。” “为什么?”他问。 我故意不说话,时间一分一秒耗着。 “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做到?”他的耐性有点耗尽,再度问了一遍。 我不急不躁地说:“在慕尼黑你说过,不会爱上任何女人。这是最好的爱情观不是吗?” 周湛的脸色阴了阴,想必在懊恼自己被自己的话呛到,无力反驳。 半响,他缓过神来,突然又把我扯进怀里笑道:“我可以给你时间。但,叶叶,玩火不是谁都可以玩好。我结婚就不会离。你想离婚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和我前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