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爆发 - 最后一个男人

第20章 爆发

我暗自呼吸了一下,刻意控制自己不往那个方向多看一眼。 周叔叔是个有着和子女同样温和气质的苍老男人。他和善笑道:“小叶啊,周湛第一次带女孩来见我。嗯,白净,单纯,第一印象非常好啊。” 我心一紧,双手无处安放。和周湛本不是那种关系,也就没准备礼物,这会儿周叔叔突然来这么一下,反倒让我觉得有点失礼。 “周叔叔,我,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我尴尬地扯起唇稍,抑制不住抽搐了几下,不用想都知道肯定难看极了,僵硬极了。 手紧紧拽着餐巾一角,优质料子在我掌心皱成一团,滋生出来的汗液如针毡般细密。 恰时,有只大手紧紧包裹住我的手。 是周湛的手。 温热的触感抚平了微颤,就好像那天在慕尼黑解救我时的感觉一样。 周湛并没有看我,而是面向自己的父亲笑道:“爸,好了。你就别难为她了,她很紧张。” 周叔叔笑着点头:“难得啊,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紧张过哪个姑娘。好,好。早上的新闻我看见了,实在是很意外,小叶确实有本事,居然能把你拖去那种小吃店里,有意思啊。” “嗯,那里的东西其实挺好吃的。周叔叔,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尝尝。”刚说出口,我就意识到可能说错话了,顿时如同条干死的鱼,孤立且没有生机。 周叔叔瞪大眼睛,一副震惊的样子。 我偏头,发现周湛喝着绿茶,仿佛一点也不意外我失态的言辞,温润如玉地笑。 过了几秒,周叔叔笑声愈发爽朗:“好,好,下次小叶你带路,我也去尝尝。” 周叔叔的随和是我没料到的,思想开明,毫不世故。 越看越觉得周叔叔面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而且饭局上周湛的母亲没露面,也没谁提起。周湛又是双国籍公民,这个家庭或许破碎,或许复杂,我不知道。 菜肴陆续上桌。法式鹅肝,鱼子酱,三文鱼刺身…… 无论是装盘技术还是视觉冲击,都彰显着这顿饭的昂贵。 喔,还有酒,右岸宝物隆的柏图斯。 我太震惊了,周湛的背景和经济实力都出乎我之前的预测范围。 饭桌另一侧,从始至终没有开口的陆寒深突然发声:“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冷。如果言语有温度的话我可能已经被冻死。 循声看去,陆寒深平静且凌厉的眼神望过来,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心又忽的波涛汹涌。而周雨死死盯着未来的丈夫,我隔了快两米都能看见这个女人的眉心皱出疙瘩。 “小深啊,这还能有假?周湛都把小叶带来见我了,如果有可能,我看你们的婚礼干脆一起办,不仅热闹,而且还有纪念意义。” 我和桌上其余三个年轻人都沉默了,气氛难言的怪异。 周叔叔似乎也开始警觉,他刻意地打破这种沉默,突然问我:“对了,小叶,还没问你是做什么职业的?” 我脸一僵:“周叔叔,我医学院刚毕业。再过几天会……” 一个冷静到骨子里的声线打断了我:“抱歉,我上个洗手间。” 陆寒深高大的身躯陡然窜起,他清傲瞟过来,随即离开座位。 周叔叔夸赞我学校不错,还想问更多,周湛说大家都饿了,不如先开席,话题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大约过了半分钟,周叔叔接了个电话,温和在一瞬间完全消失。 一句‘我周之铭决定的事情从不改变’让我的身子突然绷直。 周之铭知名企业家,从做电子版图开始,一路引领着国际尖端电子商务的风潮,在金融市场中有着不可小觑的社会地位。别说是国内,哪怕是中欧,周之铭这个名字也一直名声大噪。 多年前我就在报纸上看见过关于他的报道和照片,难怪刚刚觉得面熟。我震惊不已,万万没想到周湛和周雨竟是顶级企业家的后代。 也就是说周湛的公司极有可能是以一个玩票性质存在,他果然很复杂,就像在慕尼黑持枪的他一样。 周叔叔挂了电话就要走,说了几句抱歉的话匆匆离席。 他走后,陆寒深不慌不忙地从洗手间里出来,丝毫不意外周叔叔的离开。 这一刻,我隐隐觉得让周叔叔离席的那通电话会不会是陆寒深安排的。 脊椎骨一阵发寒,不管是不是如我所想,包间里剩下的四个人,无疑形成一个死局。 周湛突然牵住我的手,双唇凑到我耳畔低低说着什么,可我一个字都听不清楚,感觉他根本就没有说内容。 还在疑惑的时候,突然,匡唐一声。 一只水晶杯稳稳落在周湛面前而后化成碎片。 充满了挑衅但又恰到好处。 我愣住,还没反应过来,陆寒深的声音突然响起:“丫头,饭别吃了,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