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盘古大观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9章 盘古大观

晚上七点,周湛的车准时出现在张笑家的小区。 我也没有迟到,穿着一身米色简洁衬衣,下面是破洞的牛仔裤,齐肩的头发尾端微向内卷起,一只黑色欧美式手提包,属于我一贯喜欢的衣着风格。 周湛倚靠在车门上,双臂自然环抱在胸前温和看过来:“我猜到了。” “什么?” “猜到你会这么穿,我很喜欢。上车吧。”周湛帮我打开车门,我欠身坐进去,陌生而礼节。 我一侧的脸还肿着,肩膀上留下的齿印也才刚刚结痂,满身都是属于陆寒深的印记,可今天却要以另外一种逼上梁山的身份和他见面,连自己都觉得荒唐和可笑。 周湛的车不比陆寒深的便宜,可我坐着就是不太自在。 他开车四平八稳,打开车内音响后歌词突然袭击了我的耳朵,是首李玖哲的《再见》 听着听着,我抑制不住地跟着轻声哼唱起来:“故作的坚强,虚伪的力量,撑过这一刻更悲伤。未接的电话是一种惩罚,不该想却割舍不下。如果再见我你能说什么,说爱我,或只是寂寞……” 突然间没了声音,我转头看向周湛,是他关掉了音乐,一张侧脸依然平和。 没多久他也扭过头对我说,:“叶叶,音色很好,但歌词我不喜欢。” 我一时间哭笑不得,用力将车里的空气吸入肺里回了句:“嗯,原来你喜欢在车里放不喜欢的歌。” 周湛显然愣了愣,他重新看回前方,嘴里低低咒出声:“你这个女人。” 我很快转头看向窗外,试图让气氛不要再微妙下去。况且也需要时间来调整心情,当车子停下的时候,我将会站在周湛的身边,面临一场史无前例的荒唐饭局。 夜色朦胧暧昧,各处的灯光都点缀着这座城市的繁华。车子往北辰方向开去,行驶好了一会,最终在盘古大观前停下。 “在这里吃?”我有点惊讶,心也跟着一阵慌乱。 盘古大观是极贵的楼盘,每平的价值都以六位数计。这里有神秘的空中四合院,还有代表金钱和权利的七星级酒店。在这里吃饭,哪怕是一盘萝卜丝儿,那也是天价。 周湛含笑:“带你见我家人,自然不能随意。” 他伸手来弹我的脑门,随后一只大手暧昧地摸上我的头发:“乖,下车。” 我跟随周湛来到了包间门口,脚步越来越慢,周湛好像发现了,突然搂住我的腰,强行牵引着我。 服务生推开门的时候,第一眼,我就看见了面无表情的他,还有他身边那个温柔大度的女人。 “叶叶。”周湛叫了下我的名字。 回过神,我看着周湛轻轻点头,和他一同走了进去。 眼神就像突然没有焦距,不单单逃避着陆寒深,还有周雨,还有……桌上一个年近六旬的男人。 周湛为我拉开座椅,铺好餐巾,完全无视着桌上其余人的眼光。 出于礼貌,我叫了声周叔叔,然后用‘你们好,我是佟叶。’带过。可我又那么不争气,目光最后还是坠落不该坠落的方向。 陆寒深穿着深蓝色的西装,不苟言笑,英俊逼人的五官总是那么冷若冰霜。 他做的很好,神色没有一丝起伏,仿佛我们从来就没有认识过。

下一篇   第20章 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