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什么叫活不下去了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7章 什么叫活不下去了

“噗” 这回我被喷了满满一脸的唾沫星子,还是属于张笑的。 抹了把脸继续说:“然后我们就杠上了。借用还珠格格的经典台词,我和他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说的每个观点他都能用自己独特的见解来反驳我,回复的字数还少的可怜,到最后我连心气都没了,败得一塌糊涂。” “于是你们见面了?”张笑问。 “没。就这么断断续续在瓶子下面聊了一个月。慢慢变成一种习惯,每天蹲在电脑前等待他出现,在要拉好久才能拉到底的漂流瓶下面看,有没有他的最新回复。” 张笑乐得不行了:“佟叶,你也太笨了。直接加QQ不就好了。或者问电话号码也行啊。” 我暗自咽口唾沫,诉说的过程中就像在剥洋葱,呛人的难受,声音也渐渐淡了:“嗯,我知道。但他没要求,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聊得越来越多,反倒不想提了,当时就这么聊着感觉也特别好。见面是因为有次他快一个礼拜没出现,我着急了,约了他。他没回我,但隔天穿着深色衬衫出现在约定地点。他看见我就问,你就是秋裤姐?还孤傲地瞟我一眼说,竟是个丫头。” 张笑沉默了一会,一手勾住我的肩:“讲真,他长得太好看了点。你当时是不是很惊喜?” 我苦涩地笑了笑:“何止惊喜,当时我就被迷倒了。是不是特肤浅?” “没,爱美之心人人都有。女学霸,你,你和他有没有那个过?我看他鼻子又高又挺的……”张笑盯过来。 她的暗示很明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就流行这样的传言,说男人的性能力好不好,看一看鼻子就知道了。 和张笑好几年的同学感情,到了现在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有,第一次的时候我觉得我活不下去了。” 张笑瞪大眼睛:“什么……什么叫活不下去了?” “因为他也没有经验,而且他的特别大,有你手腕那么粗。” 我淡淡笑着,说的轻声细语,反倒是张笑不自觉扭上自个儿的胳膊,脸瞬时红成了猪腰子。 过了小会,张笑用手指摊平我生硬的笑容,神色也认真许多:“女学霸,你以前是中戏的?” “陆寒深告诉你的是吧?顺便还从你口中打听了我和周制片有没有谈恋爱?”我出去是为了还周湛手机的钱,张笑如果说了,光是这个行为就否定了我之前的谎言。 她涨红脸:“我……” 抱住她,靠在她肩上:“笑笑,我没怪你。” 她揉揉我的头发丝儿:“那……他,既然来找你,怎么还打你?” 我沉默了很久才说:“是啊,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记忆中的陆寒深,是最具孤独气质的男人,但他的心是暖的,爱也是暖的,断然不是那种会因为争吵而打我的人。 和张笑聊了很久,后来我们都在沙发上睡着了,隔天就都感冒了。 上午八点,周湛的电话进来,我盯着手机屏幕好一会才接。 电话那头传来他温柔的声音:“叶叶,下楼。” 犹豫间还是下了楼,我看见他手里的早餐,而他,死死盯着我左脸。 从第一次见面就温文尔雅的男人,眼中首度流出极度阴郁的眼神,像是狼的眼睛,危险而震慑。 一只宽厚的大手随即覆上我的脸:“谁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