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她交给我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4章 她交给我

身子僵住,像是用了整个世纪的时间才扬起下巴。 是他,没错。 即使紧紧抱住我,还是一张冷然的面孔的男人。 “陆……”张笑在一旁许是吓到了,声音有点抖。 陆寒深瞟眼张笑,打断她的话:“她交给我。”随即一把横起了我,任凭张笑在后面说什么都不再理会。 他把我塞进他的车里,说:“系好安全带。” 太不真实了。 慕尼黑的无情离开,大屏幕上的残酷字节,全都让我一度认为和他彻底结束了。 可他分明那么清晰地追到这里,用一双坚实的手臂拉住我,抱紧我。 陆寒深坐上车,准备关车门之际张笑追过来:“佟叶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的陆先生要带去哪呢?要不,我扶她上楼休息吧,有事你明儿再找她,我来照顾她就行了。” 陆寒深却强势掰开张笑的手,连解释一句都懒得,冷冰冰丢出一句:“再见。”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的确,行为很符合他的性格。 扭动方向盘,陆寒深的车嗖一下拐出去,速度快的像是在发泄什么。 我肚子里堆积的食物和啤酒一下对着他直喷出来。 陆寒深西裤上顷刻间一大片秽物。 于是,车速慢下来。 他低头,喉结轻轻一滚,出乎意料地冒出句:“酒量差,酒品差,喷射技术倒是极度娴熟。” 伸手扯来几张纸巾递过来,我接的时候手都有点抖了。 擦完嘴,一看他的西裤实在不堪入目,还有源源不断的往下滴。 我拿起餐巾盒子,抽几张就往他腿上擦。 男人的大手制止了我,淡淡道:“想让我在车里就做?” “……” 车速再也没快过,他开得四平八稳,仿佛在刻意照顾我。 陆寒深开车到家,欠身下车,可我迟迟不肯出去。 坚信周雨才是小三的我,心虚了。低下头问他:“为什么又带我回你家?” 陆寒深连一秒钟的等待都不愿意给,抓住我手腕就拎出来一路拖走。 公寓太大了,算不清走了多少步才被他拖到楼上的主卧。 我被丢上床,他毫不避讳地脱得只剩内裤,身材好的让人发疯,凹凸有致的肌线原本就是种气势。 我已大致明白他带我来的意图,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在这个屋子里曾信誓旦旦地挑衅过他,他进入我的瞬间到他睡着的过程,每个画面都还清晰。 陆寒深拿好换洗衣物,回头清冷地说:“你要是敢走,张小姐可能要重新找房子了。” 我轻愣,眼睁睁看着他进了洗手间。 他连门都没关,稍稍往那个方向看一眼就可以从几道镜子里目睹陆寒深的大致轮廓。 环视着这个卧室,清一色深色系。 角落有个木制衣柜,柜门和商场里的差不多,是透明的,整排西装在我看来光是颜色上辨识度太低,仿佛全是一样的,刻板且单一。 衣柜旁边就是红酒架,以他现在的经济财力和格调品味,架子上的酒肯定都产于世界知名庄园。 是啊,多么奢华的卧室。再过不久,它会迎来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过了很久,座机突然响了。 我眉头皱住。 以前的陆寒深是我的,可以随意冲进他的学校,闯进他的教室,没有什么是我不能碰的。 不过一通电话而已,却轻易的困住了我。 会是周雨吗?那个温柔似水到让我恨不起来的女人。 这时,陆寒深只裹了条浴巾大步跨来,他粗暴地拔掉了电话线。 “你急了?”问出口的时候我好难受。 打从和陆寒深恋爱的那天起,他就是我非嫁不可的男人!现实给了我重重一击,他不再是我的了。 酥油灯般的昏黄光线中,他长身玉立,回答半个字都在吝啬。 或许,四年前我们就完了,是我太天真。难抑的哽咽道:“拔座机线是怕她知道我在,还是怕她打扰你接下来可能对我做的事?陆寒深,现在躺你床上的有可能会是你未来的大嫂。” 陆寒深轻吐两个字:“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