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大结局)我们适逢其会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33章 (大结局)我们适逢其会

他身后还站在一个女人,周雨,那个善解人意到如果我是男人都想爱上她的女人。 我和周雨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多少还有点尴尬。 如果不是我,周雨的第一段婚姻也不可能草草了结,我是亏欠她的,这一点在时光中我渐渐学会了承认。 “你们……”我欲言又止,总觉得不管说什么都显得不太合适。 但周雨在处理人际关系上似乎要比我强很多,至少在慕尼黑的时候我就体会过一次了。 她上前一步,拉住我的手,熟络又热情地说:“你和我哥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恭喜你们。” 我看了眼身后的周湛,他的表情平和自然,很显然,陆寒深和周雨今天会过来,周湛其实是知情的。 “你身体现在怎么样?”我望着周雨,断断续续好几次才把话说完。 周雨动了动胳膊腿:“你看,好好的。” 我忍不住被逗笑了,目光悄然一瞥。落在了陆寒深脸上:“你们……进来坐吧。” 陆寒深点了点头进门,我去厨房给他们泡茶,周湛很快走了进来。 我关上门,把他拉到一旁:“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你是想问陆寒深怎么会来,还是想问他的病情如何?” “我……”顿了顿声,我头一偏轻声说:“你明明猜得到。” 周湛的喉咙里滚出一连串低低的笑意:“陆总的病情怎么样,说实话我不清楚,你是脑科博士,应该明白像陆寒深这种情况,光靠仪器检查是很难发现异样的,反过来说他是不是好了,也很难判断。不过他保释出来之后,第一个就去找了周雨。” 我的心湖悄悄的荡开涟漪,不管陆寒深多少次不承认自己回来了,可我心里却仿佛有了答案。 正思索着,周湛的脸已经悄无声息地压了下来:“叶叶,不要再执着于这些了。对和错,爱和恨,黑和白,人生观的大道理能够分得清楚,别的糊涂些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瞬间,我听懂了周湛的言下之意。 从厨房出来,我把茶杯放在陆寒深面前。他瘦了许多,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清秀周正。深色西装,蓝色衬衣,鳄鱼质地的皮鞋,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节都透着精致,谁会相信他的手曾经沾上过血腥呢? 陆寒深看我一眼,随即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很快就对周雨说:“陆寒深傻瓜,这么好的女人他不要,我要。” 忘记是哪个人曾经说过,当学会放弃,才可以承受一切的谎言。而现在,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至于周雨,当陆寒深回头时她义无反顾的选择原谅,有时候不是因为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原谅,而是,她实在舍不得失去陆寒深。也许,她真的比我更爱他,也更适合他。 “叶叶,发什么呆?周雨今天过来,是有东西要送给你。”周湛温吞的话一下就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哦了一声,又很快啊了一声:“给我什么东西?” 周雨看了眼陆寒深,很快就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这是下一季陆氏会发的新品系列,但这条项链只有一件,切割设计是我完成了,但创意草图是寒深画的。” 我心中一窒,死死盯着精致的珠宝盒子,伸手打开,一件蒲公英款式的钻石项链很快出现在眼前。 是蒲公英啊,我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在和陆寒深重复之后,他发的第二条微博就是蒲公英。等待再次重逢,这是真正的重逢。更是我们一行人的重生。 “谢谢,我明白了。”我哽咽着收下这份比它原本价值更珍贵的礼物,最触动我的,已不是陆寒深和周雨的用心,而是人性中战胜冷漠的热烈。 一个月后。 我盯着B超单子发愣,医生五根手指在我面前晃动了几下:“佟小姐……” “哦。”我回过神。指了指上面的文字:“真的?” “怀孕五周,双胞胎,恭喜你。” 我咽了口唾沫,笑了,笑到哭了:“我怀孕了。我要做妈妈了。” 掏出手机的时候我的手都在抖,这次来检查周湛并不知道,而且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交代我今天有好几个会议要开,如果没事不要给他打电话。 可我根本忍不住,只想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让他知道。 嘟嘟声持续了十几秒后,电话通了:“叶叶,我在开会,一会给你打……” “周先生,不是我想打扰你,是你的孩子想听你的声音了。” “叶叶,我现在……”电话那头突然顿住,随后明显提高了音调:“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我怀孕了。”内心的喜悦根本无法掩盖,我自己都感觉到我的声音在笑。 “周总,方案到底要怎么……” 我听见了电话那头别人的催促,很快说:“你先忙吧,晚上我们再……” “你在哪?我现在就过来。” “啊?”我愣了一下。 周湛声音里的愉悦很清晰:“去他妈的会议,我马上就过来。地址给我,我来接你。” 我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周湛却严肃地说:“叶叶,不能这么笑。动静太大了。吓坏我儿子。” “说不定不止是儿子。”我幸福地咬了下嘴唇。 “嗯?” “医生说,我怀了两个。” 车里,周湛开车的时候一直在笑,他像是被人点了笑穴似的,我看见他的模样,也总忍不住笑起来。 “抽风了啊?” “是高兴。”他说:“我竟然要当爹了。两个孩子的父亲。” 我见他这么高兴。小心翼翼地说:“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湛,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周叔叔和好?你去要陆氏股权的时候,周叔叔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虽然很多事的做法不是很好。可这个世界上,很多决定都是被现实逼迫的。人有时候太急功近利,所以没有走正道,但也情有可原不是吗?这个世界上没有钱真的寸步难行。可能周叔叔当时是苦日子过够了,总之,他身体不好,一把年纪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别和我一样,子欲养而亲不在。到时候就算是想要补偿,也没有机会了。” 周湛唇边的笑容一收,没有说话。 车载广播里播放着一则最新消息:听众朋友们你们好,在三环以外发生了一起超速拒捕的案子,现在多处围栏都被这辆无牌照的车子撞毁,交警支队现在已经派遣出七辆警车进行追捕。据路况提取的拍照设备来看,该男子姓罗。是一名通缉犯,曾因故意伤人罪入狱三年,拒捕过程中曾和一名交警交手,该男子特别能打…… 广播还没播完,周湛低低地打断道:“双喜临门。他逃不掉了。” 他将车子停到路边,召唤了一辆出租车。我一看这架势,很快就警觉了起来:“你要干嘛?” “叶叶,我和师傅说好了,你先去秦九那。我会给秦九打电话,让他在楼下等你。” “你别去。”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他既然出现了,我就没有不去的道理。”周湛的态度很坚决,拉着我的手打开了出租车的门,没再和我说什么就一把将门关上。 他坐回车里绝尘而去。 一溜烟的功夫,他的车就在我眼底完全消失,而我,也被司机带到了秦九那。 看来周湛确实交代好了一切,出租车停下的时候秦九就帮我拉开了车门,顺带付了车钱。 我难以安生,看见秦九就抑制不住地说:“你知道了吗?” 秦九和我多年的好友,默契自然是不缺的。 他很快点头,宽慰道:“放心,他身手那么好,一定会没事。该来的逃不过。” 秦九把我带回他的办公室里,给我泡了点清茶,还特意打电话给张笑让她来陪着我。 可我根本就不想说话,手机紧紧拽着手机,一颗心没有一刻是归于原处的。 关于追踪的报道,在一个小时前没了音讯,我实在是坐不住,让秦九打电话给相关部门问上一问,可得到的答复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抱歉,暂时不方便透露。” 我跌坐在沙发上,嘴里喃喃自语:“一定没事的,对,一定没事。” 晚上八点,秦九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陆寒深和周雨也赶了过来,他们听说了我什么都没吃,还给我带了点能填饱肚子的小吃。 陆寒深把所有人都支了出去,门关上了,百叶窗也被拉下来的一瞬间,我整颗心也陷入了愈发紧张的状态。 陆寒深并没有走近,而是在离我很远的一张椅子那坐下来,他从兜里掏出烟,而我死死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他回来了,我很确定他回来了。又或者说,现在的陆寒深才是真正的他。 一根烟燃烧掉整整半截。陆寒深终于开了口:“佟叶,我必须告诉你一个消息。” 可是,他的这句话却让我前所未有的紧张。 是周湛,出事了吗? 我的眼泪差点当场滚下来,却在这时,秦九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迷魅到有些梦幻的男人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他手里捧着一束鲜花,身后则是秦九和张笑他们,除了这些,更让我意外的是,陈心站在最后面的位置。 张笑揽着秦九的胳膊:“佟叶,你老公半路把罗南堵住了,两人大打出手,他真的好能打,当时罗南拿着枪让他别过去,周湛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上前和他搏斗,擦枪走火的时候,罗南自个儿把腿给打折了。视频被很多人拍下来了,到时候我给你找来看。” 我愣愣地盯着他,整个人都蒙蒙昏昏的。敢情早就有了结果,而这一行人合伙把我蒙在鼓里。 我的脑子还是有点昏沉,这时候两个身穿制服的人也出现了。 两个都是女人,一个拿着摄像机,另外一个则拿着别的器械。 “到底……怎么回事?”我抓了抓头。 一个身穿制服的女人笑着说:“相关部门特批,你们可以连夜登记结婚。就连大使馆那边也已经收到通知了。” 站在中间的周湛,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也似乎卷着我们一路以来的血腥和光明一并投向了我。 他在我面前站定,沉然的气息悄悄落下:“叶叶,让我做你最后一个男人。将来。不管任何时候,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在。” 作为一名孕妇,哭不是多好的事,可我无法不哭。 在爱情里,我成长,也失去。我放弃,也得到,我学会了爱,也经得起思考。我想,我是幸运的,在人生中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所有在意的,被在意的,都在这。 “答应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我循声望去,周叔叔搀着阿姨站在人堆的最最后面,他们应该是刚到的,因为我之前并没有看见他们。 周叔叔一步步向我走来,他看了眼周湛:“视频我看了,你真有能耐。要是我再不真心答应,你这条命什么时候丢了我都不知道。” 周湛眯了眯眼,没有说话,可我分明从他眼里看见了一丝激荡。 我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眼泪根本止不住地往下掉:“好,我……我答应。我当然答应。” 周湛一把扣住我的后脑,虔诚地吻住我的唇。他的唇温流淌着我的每一寸,而我,竟能当着陆寒深的面彻底的回应着他。 我想,这一刻,过去被我彻底放下了。 周湛放开我,一字一顿沉缓的说:“最动人的,终究是情。” 我们适逢其会,走进了一个白首不相离的永世之约。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