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32章 第一更

“周湛,周湛你醒醒。“我拼命拍打着他的脸。 可他完全像醉死般怎么叫也不醒。 我奔到窗口,对着楼下挥手:“这里……在这。这里有人。” 楼下围观的民众有几个眼尖的看见了我,昂首指了过来。 我冲到门边打开门,一股呛鼻的浓烟直冲过来,走廊深处,火势正在迅速蔓延开来,从火势来看,很显然,火是从顶楼开始引起的。 这种时候人真的慌不得,我拼命叫换着周湛,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去洗手间里取来了一盆水猛得浇在他脸上。 “咳咳。”周湛猛烈得咳嗽了几声,睁开眼的时候略显茫然。 “周湛,着火了。”我连拖带拽把他给扶了起来。 他总算是清醒了些。待他完全回过神来发现正往屋里渗透的滚滚浓烟,唰得一下掀开被子站在我面前。 “叶叶,别怕。”这一片离消防所很近,你待着别动,很快就会没事。 “周湛,着火前罗南给我打电话了。挂掉电话之后就……”我欲言又止,但我相信周湛肯定能够听懂我的意思。 “放心,这只是警告,想要我们的命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周湛勾起唇角,眼底虽依然熏着醉意,可他的话着实让我安心不少。 和他预料的一样,没多久消防队就出动顺利扑灭了这场大火。 我和周湛连夜坐在了警局的办公室里头,周湛喝完了一整杯的浓茶,温吞地笑了笑:“正愁着没有证据,证据就这么送上门来了。” 警队的头儿弹了弹烟灰:“看来事情真的不简单啊。” “所以说人只要一急,就容易做傻事。”周湛调了调坐姿,右手摸着自己的下巴。 “这样吧,我派两个警员去德国调查一下,顺便秘密查一下罗南的出入账单,总会有破绽的。” “别忘了,他的父亲就是个很好的证人。”周湛微笑补了句。 我也急了:“他坐过牢,肯定会有记录。还有医院,罗太太的死亡证明是怎么来的,这些都是切入点。我就不信邪能胜正。” 警局的头儿沉默了好久,重重地点了点头,他掐了烟,沉声说:“放心吧。” 隔天,我把张笑秦九都叫到了一块,周湛也把母亲带了来,极具特色的烤肉店里,长桌被我们一行人围得正正好,气氛难得的惬意。 秦九点了根烟,一口喷到了张笑脸上:“女中医,最近我老腰酸,给我弄张方子,我也养养生。” 张笑看他一眼:“腰酸?八成是肾虚。” 秦九笑眯眯的眼睛一下就犀利了起来:“呵呵,姓张的妞,肾可是男人的根本,你这么说和在我脸上抽耳刮子没什么区别。” “我说的是实话。你这么年轻就腰酸不是什么好事,不然你问问周先生他酸不酸。” 我正在吃着烤肉,听见张笑的话莫名有股热气窜上来,偏头一看,果然,周湛这家伙眼睛含着笑望过来。 “是啊,你还比我大几岁。说说。我就不信……” 秦九还没说完,周湛就温吞地说:“问叶叶。” 这家伙还真是要命,这会阿姨都在,他倒好,丝毫不放过任何一个调情的机会。 “问我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我红着脸。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周湛根本就不理会,愈发低缓地说:“看来,那天我还不够卖力?” 要是有地洞,我可能当场就钻了。 阿姨在一旁虽没说什么,但她盯着笑,我还是觉得很想死。 再之后,所有人都笑了。 “我,我上个洗手间。”像是逃窜一般,我起身出了包间。 没多久,周湛跟了出来,我在走廊的窗口站着,他从后面抱住我:“就知道上洗手间是借口。” 我转过身,看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周湛却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般,突然说:“陆寒深会没事的。既然现在都挑明了,明天我就去我爸那拿回陆氏的股权。他的公司,我会帮他经营好。” “你知道?”我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果然了解我的心思。 周湛以前说过,没人男人可以像他一样包容我,而这一刻。我彻彻底底地信了。 周湛走到我身侧,双手极度自然地搭放在窗台上,微微叹了口气,他才平静地说:“人是有感情的,不可能做到无情。有些人错过了之后一生都不会在一起。但这种感觉却可以藏在心里,守一生。” “我难以想象这话是你说出来的。”我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周湛了然我的意思,轻笑出来:“人是会变的。叶叶,你也变了,你知道吗?” “我?”我皱了下眉头。 周湛的目光从我脸上移开,望向了遥不可及的地方:“在你心里,陆寒深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这一点你不需要否认。但你未来的路会让我陪着你走,原因却不全部都是因为爱。” 我慌了:“周湛。” 他没有看我,温和的眼睛依旧望着远方:“叶叶,不用说什么,我都明白。一个人刻骨铭心的爱只会有一次。但凡有过了,之后的爱就算再怎么轰轰烈烈也比不上最初的那段。但人终究是有思想的高级生物,经历和阅历都会逼迫一个人成长,他们会更加知道。什么样的婚姻才是最圆满的。什么样的人是最合适自己的,一起终老的只能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那个。而那个人,你很幸运的找到了。” 我看着他,此刻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达。 他却笑笑,和最初的时候一样。摸着我的头,轻弹我的脑门说:”比起你我似乎更幸运。叶叶,你是我唯一深爱的女人,也是我的归途。“ 我的眼眶不由自主地湿了,一下就生扑进他的怀里,他很温和地说:“还疼。轻点。” 我意识到他胸口的枪伤,身子往后一缩,可他却又将我搂紧说:“就这样吧。” 寒冷的冬天里,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坐在窗口喝咖啡。 距离那场大火已经过了整整一周,这一周警局那边都没传出了什么消息,但罗南也一样安生了。 倒是周湛,他顶着巨大的压力进了陆氏,遇见了质疑声重重,陆氏很多老家伙们也并不服气他的介入。 这一周我们见面的时间很少,他每天回来不是半夜,就是干脆不回来,在公司里加班。 但我知道,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我和周湛去看过陆寒深几次,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平静让我似曾相识,可当我屡屡问他是谁的时候,陆寒深都只是说:“佟叶,我不是他。” 周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他扯了扯我的辫子:“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坏消息。”我有点紧张,脑子里首先想到的就是陆寒深是不是要被押送到上级相关单位了。 周湛故意磨着我的性子,拖着长长的调子说:“坏消息是,我又要面对情敌了。” “什么……意思?”我放下咖啡杯,嗖得一下窜起身来。 周湛走近了一步,眼神变得认真起来:“就在刚刚,陆寒深被保释成功了。” 保释成功? 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大案件的嫌疑人并且在认罪的情况下被保释,等同于他可能会被无罪释放。 而很快。我在周湛身后又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身高一米二三,满眼惊恐的小女孩。 这个孩子我见过,就在德国那个夜晚。 “她最近暂住在我家,以后她上学,结婚。所有的费用都会由我们来承担,叶叶,可以吗?”周湛问得小心谨慎。 可我根本就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咧开嘴笑了。 我缩了缩鼻子,重重点头:“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在连续一周的密集调查后,罗南之前留下的死亡证明成了案件的突破口,顺藤摸瓜其中牵扯出了一连串的人,而这些人最终在谈判专家的软硬兼施下通通都给出了最真实有效的口供。还有这个小女孩,她是关键所在,就在前天晚上,她的出现让罗南的父亲将当年的荒唐全盘托出。罗南的犯罪动机很大,几年来虽然他做事小心,但总免不了疏漏,而这些疏漏,通通都成了救陆寒深的证据。” “疏漏,你指的是……” “程靳。程靳这条落网之鱼,被通缉后就被罗南利用了。罗南想拿她来要挟你,最后却成了搬起脚砸自己的那块石头。” 我内心激动的难以抑制,一把揪住周湛挺括的西装问:“他们两个被抓了吗?” “程靳落网了。”周湛之前含笑的眼神突然隐去:“罗南还没有。但他逃不了一辈子。之前陆寒深被通缉还有罗南帮助他。而他这种多疑又心理变态的男人是没有真正的朋友的。我想很快他就会为自己做出的一切付出代价。我说过,凡事有我,以后再也不要把不好的事情都闷在心里,知道吗?” 我将度过一生的男人,他坚强,果敢,从不屈服任何打压自己的势力,他有着无以伦比的善良和包容,做的永远比说的多。他虔诚的爱着我,爱着所有我所爱着的人。 夜幕降临,秦九和张笑来周湛家蹭饭,一进门两人就斗嘴斗得不可开交。 秦九浑身的痞性难以改变,可他的身份却是变了。 华东地区电子板块总经理。职位当然是周湛给的,只不过秦九这种什么都做过,什么也都经历过的男人上手倒是很快,周湛说秦九知识领域等于零,但他有个特别牛的绝招就是管人极有一套,生性蛮横又不喜欢拐弯的秦九,手底下的人倒是很服他。 啪的一声,秦九手里的百万豪车钥匙甩在了桌上,顺便还瞥了张笑一眼:“女中医,看什么病啊,老子养你得了。” 张笑的脸竟然红了,拿起面前的纸巾盒子就往秦九脸上轮,看的我和周湛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正准备吃饭,门铃响了。 一个不速之客前来登门,而这个人,竟是陆寒深。

上一篇   第1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