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菩提本无树(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30章 菩提本无树(第二更)

我出于自然反应般一个激灵。 陆寒深像是在看怪物般看过来:“想做什么?” “我……”咽口唾沫,我指着门外:“路……路过,就进来看看。” 陆寒深从床上下来,身板直直地立在我面前。 他这会看上去没动怒,情绪也挺平和的,但那双眼睛还是充分暴露了内心深处的猎奇心。 “男人睡觉的时候,你还是不要随便路过。”顿下话,陆寒深陡然提高嗓音咆吼了一嗓子:“出去!” 我充耳不闻。审视他一会,充耳不闻地继续道:“你既然没睡,不开灯就这么待着,想什么呢?” 他冷笑了一声:“关你屁事?” 我自顾自地坐在了墙角了一个红木椅子上:“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屋檐下,你言听计从的那个男人把你交给我,你说关不关我事?” 陆寒深掏出根烟,点燃:“如果我是你就不该答应下来。你很清楚答应了的后果不会太好。” 是啊,陆寒深说的我心里都明白,可就是无法放任他不管。就像从一开始陆寒深的第二人格就在引导我,欺骗我,几乎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但我一点都不怪他。 我盯着他。沉缓地说:“你别光顾着担心我,还是想想之后你自己要怎么办比较好。你现在似乎正剩下两条路,要么,做一辈子通缉犯,并且顶住随时都有可能枪毙的危险,要么,和我一起杀出条生路来。这两条路应该不难选才对吧?” 陆寒深定在原地,好一会才迈开脚步走向我,当他的身躯在我面前站定,长身微微附了下来,导致视线一度与我持平。 他不阴不阳地笑了笑:“你现在说起话来,语气真像你那个混血的情人。” 我的心一阵紧缩,这个该死的家伙,这种时候没事提周湛干嘛,原本尽量压抑着去想周湛的念头,被他这么一提,心就乱了,脑子也乱了,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有吗?是啊,不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陆寒深的薄唇轻轻一扯:“回答你?姓佟的,我早就没了生路。” 话音落定,一只大手把我给提了起来,从屋里一直提到了屋外。 门风嚣张残酷地打在我脸上,将我硬生生地赶出了他的世界。 “没事,才第一天。”我无奈地笑了笑,心却特别难受。 回到自己房间,我一眼就看见了床头柜上的座机。这房子里头所有的座机都是通的,只要现在一通电话拨给秦九,相信不用多久周湛就能知道我在哪,在干什么。可是。我并没有打电话的勇气,不是不敢和周湛说话,而是害怕我眼下任何一个细微的决定都会让自己更加深陷局中。 我一头扎在了枕头上,连日来没有睡好的我在一通胡思乱想后眼皮变得沉重起来。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淡淡的红酒香气和两个男人的交谈恍惚在耳边缠绕着。 我睁开眼,光线特别亮,是从窗外倾泻进来的阳光。 红酒的香气和男人的交谈也确实存在,坐起身时,陆寒深和罗南手里握着牌,边上放着红酒。 “你们……”我抬手指了指。 陆寒深看我一眼,随后就无情撇开,像是我是这屋里的空气似的。 “你们两个,在我房间做什么?罗先生,还有你,来干什么你?”所幸昨晚没脱衣服,细看一下。身上的衬衣扣得还挺好,倒没有太失态的样子。 我轻轻吁出口气,就听罗南低沉的声音:“这把牌我赢了。你连输了十四把,牌技不佳。” 陆寒深喝口酒,点头:“倒不如说运气太背了。” 看见罗南我总会想到周湛,他们都一样,穿着白似雪的衬衫,而陆寒深到底喜欢深色。以前喜欢,现在也是一样。 这鲜明至极的颜色反差触动了我。 我不管他们是不是都在无视我,掀开被子下床,手一扫就把茶几上的红酒杯和纸牌都扫在地上。 我盯着陆寒深。余光中的罗南好像也扬起了头,只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谁都没有发怒。 “你不喜欢,那我们不玩便是。”罗南慢条斯理,甚至语调中还有浅浅的戏谑笑意。 我的目光从陆寒深英俊的面容上移开,一头横向了罗南:“进我房间做什么?罗先生,你不但心黑,连人品都不行。最起码的礼貌和尊重到哪里去了?就你这样的。成天顶着慈善家的名号脸红不红?” 罗南还是没离奇的没有动怒,他弯腰捡起被我扫落在地上的纸牌,一张张叠好,就连碎掉的酒杯也徒手如一捡起来,连个玻璃渣子都没放过,通通摞到了茶几上。 “我还给你们送必须品和新鲜食材,我以为你该感谢我。”罗南似笑非笑地说了句。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一听见这样的话胃里就来了恶心,我一口唾沫喷在他脸上:“呸。” 罗南的脸色阴了阴,他伸手抹去脸上的唾沫:“我特意来给你带周湛的消息,为了你能第一时间听到,我还来你房间等了那么久。看来你一点都不想听。” 我瞪圆了眼睛,罗南起身想走的样子,我出于本能地抓住他胳膊:“你要带给我什么消息?” 问完不久,我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这房间里的另外一个男人默默地吸起了烟。 罗南看了陆寒深一眼。很快就又盯向了我:“他回来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今天凌晨四点到的北京。对了,还有你的朋友,周湛的狗腿子和那个老妓女。也都回来了。” “想清楚了吗?”罗南站在窗口说这句话的时候,陆寒深已经被支出房间。 我站在他身后,一颗心砰砰直跳。沉默蔓延了好一会,我坚决地说:“想清楚了。” “最后的决定是什么?”罗南转过身来。 就在刚刚。我终于明白了罗南昨天以退为进的真正目的,他给了我两个选择,一个,不掺和其中。和周湛好好过日子。第二个。继续寻求着在许多人眼里不可能的任务。但周湛的一家子,不单单是周之铭,包括周湛和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母亲,还有秦九和我。都可能被弄死。 我深吸了口气:“罗先生!你的第一条路很好,只要我不再管陆寒深,或许我会过的很幸福。相反,我要是还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别说根本救不了陆寒深,很可能失去更多的人。” “没错。是个识相的人。”罗南满意地笑笑,伸手在我肩膀上拍了几下。 “但……第一条我不会选。”异常坚定的语气,一丝余地我都没给自己留。 罗南轻愣了下,眸色渐渐深沉:“佟叶,你到底爱谁?还是陆寒深?再好的朋友也不值得你这样,除非你还爱他。” 我坦荡地笑了笑:“或许算吧。他们我都爱,是不是个很让人意外的答案?” 他沉默。不说话,愈发审视着我。 我耸耸肩:“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不结婚,当我对两个男人都有感情的时候,注定要选择一个放弃另一个。但选谁才是对的?很多人就因为无法抉择、犹豫不决。等到年华尽失错过真爱,才后悔莫及。幸好我很知道自己要什么。陆寒深是我很重要的过去,而周湛是我现在最想过一生的男人。这两个男人我都心疼,不行吗?” “你……”罗南眯着眼,抬手指着我,有种想要说点什么又表达不清的感觉。 我一掌拍下他的手指:“别告诉我你自己心里没有过这种矛盾,那个孩子没死,你爸也没死,但那女人却死了。口口声声在否定亲情的你,最在意的就是亲情。说白了,你才是最可笑的人。什么高超完美的犯罪,都是狗屁。” “够了。”一声厉喝穿耳而过。 我的头发被用力的扯住,紧跟着半个身子都到了窗口,身体扭曲的程度几乎快不能支撑住重心而往下坠。 “别以为我欣赏你就能肆无忌惮。” 砰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踹了进来。 熟悉得要命的声音穿过空气落入耳朵里。 “放手。”

下一篇   第1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