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很符合我的标准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3章 你很符合我的标准

我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不禁在想如果自己才是周湛的妹妹周雨,绝对会狠狠锤死他。什么女人不好找,偏生找个妹夫的初恋进门,像颗定时炸弹似的安着,那日子准是精彩。 越想越觉得好笑,我隐隐笑了好一阵:“你真让我膈应死他呀?” 周湛倒了杯啤酒一饮而尽,许是酒不好喝,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说:“和他没关系,你很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犹记得那天周湛说他的女人绝不能太爱他,这么一想倒也确实,周湛很清楚我心里有人,又怎么会爱他。 我开玩笑地问他:“周湛你是什么星座?我算算合不合适。要真合适,就凑合好了。” “星座?”他愣了一下。 很显然,周湛的表情写着并不知道。 换了个方式问:“几月生的?” “二月。”他又默默倒了杯酒。 “嗯,你是水瓶座。我是摩羯,摩羯和水瓶最不合适。” “为什么?”送到周湛唇边的酒杯落回去。 “嗯,因为摩羯女是水瓶男命定的爱人,但一般是没有结果的。” 周湛死死盯过来:“很新鲜的拒绝方式。” 我没说话,送去一个生硬的微笑。 其实,陆寒深就是水瓶。 在老家隔壁有个邻居爱研究星座,那会儿随口问过这两个星座。她让我不要爱瓶男,至少不要全身心的爱,因为摩羯会很疼。 我不信,结果还是应验了不是吗? 几天前还强势欺身的男人对全世界否定了我。 失去孩子,弄丢了爱,遭遇着无力抵抗的情感变故。可我又是那么卑贱,卑贱到只要陆寒深给一丝一毫的温柔,就愿意不惜一切重新夺回他。 偏偏,一丝一毫都没有。 沉默间,一盘盘烧烤被端上来。粗暴又赶时间的上菜方式带着原始味道,好几次放菜时,店员的大拇指都碰到了烤串。 原以为周湛会介意,但他看我吃得香,很快也配合的拿起。 起初他还顾念形象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几杯酒下肚的我差点逼疯了他,只能选择配合。 和他喝完两扎又叫了几扎算不清,我感觉自己醉了,话变得多起来,整顿夜宵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在说。 借着酒劲我忍不住问出口:“陆寒深,和你妹妹怎么认识的?” 周湛身上的西服已脱去,白色衬衣的袖子微微卷起,看上去随意很多。 他说:“周雨是钻石切割师,虽说比利时的切割技术最好,最近几年德国的技术也很不错。她一直都在德国,他们在德国认识。” 没有脸再问别的了,闷头喝下好几杯。 又准备倒酒的时候,周湛已经站在我身边一把拽住我胳膊提起来:“我买过单了。给你朋友的那份也打好了包。叶叶,我们走。” 周湛打车送我到张笑家,我醉意加重,神志不清地拨了好几次电话才打通张笑的。 没一会张笑下楼从周湛手里接走了我,周湛交代张笑让我好好睡一觉才离开。 周湛走后,手机,包,还有打包的食物通通被我塞到张笑手里,打了个酒嗝:“四十几串……够你……够你吃了。” “女学霸,要死,你怎么喝成这样?” 我死死搂住张笑的胳膊,违心地说:“嗯,我高兴。特!别!高!”不,是特别难受。 张笑说:“那个,我告诉你个事,那个陆……” 明明将脸帖在张笑胳膊上听她说话,可很快有股力道强势地把我扯了出去。 彻底地,完全的,落入个冰冷的怀抱。 还来不及看清这个人的脸,深沉凉薄的声音先发制人:“佟小姐,我想你会在娱乐圈混的很好,连最基本的应酬都在提前训练了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