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一个月之内陆总恢复正常,我就去自首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28章 一个月之内陆总恢复正常,我就去自首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才隔了一晚上,罗南突然出现在了国内,而他身边坐着一个带口罩墨镜的男人,虽然整张脸都被武装了起来,可我还是太过轻易地认出了他。 坐在副驾驶的人。是陆寒深没错。 我怔怔地定在原地,酸楚突如其来地涌了上来。 我看向铁门内的周之铭,他似乎也有点认出了陆寒深,抬起手指指了指副驾驶位,又似乎因为不太确定而垂放了下来。 我心惊肉跳,火速打开后座位的门坐进去。 罗南和周之铭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扭动方向盘绝尘而去。 “周湛呢?周湛也来了吗?”我上车后就急躁地问出来。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男人扭过头,他摘下墨镜,至于眼神,实在是陌生又令人觉得恐惧。 “那次没摔死你,命可真大。”陆寒深不咸不淡地笑了笑。 心痛的感觉层层叠叠卷上来。我狠缩了下鼻子:“外面在通缉你,你怎么顺利到这的?” 陆寒深并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很快转过身去,悠悠然地靠在椅背上。 这时候,驾车罗南替他回答了我的问题:“佟叶,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都可以办到。相反,如果没有钱,寸步难行。”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周湛人呢?”上这辆车的原因是害怕陆寒深被周之铭认出来,可当车速飞驰,我才开始后怕。 这辆车上。一个是犯罪连眼睛都不眨的男人,而另一个是连自己都不能正视自己的‘杀人机器’ 罗南不紧不慢地说:“他很好。我想他之前的种种计划都要泡汤了。当他一觉醒来看见我留的纸条,我想很快他就会回来了。” “你是连夜来的,周湛不知情?” “没错。”罗南笑了笑。 “为什么?”我简直一头雾水。 车速陡然放慢了许多。 罗南说:“为了找你。” “什么……意思?”心跳根本就不受控制,恐慌的感觉就如同张大网,牢牢网住了我。 车窗突然开了一小条缝隙,罗南点了根烟:“佟叶,你是个有意思的女人,我在和你玩游戏,看不出来吗?” 我没有说话,和这种无法定性又难以捉摸的人过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罗南深深呼吸的声音很清晰,白色烟雾也很快卷进了我的鼻头。 他淡淡地说:“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就算我忌讳的人都死了,一切还是回不到当初,既然这样我不如换个方式。佟叶,我给你个机会,你把陆寒深带走。你以前不是脑科博士吗?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你有办法让陆总……”顿下话,罗南的声音渗透出笑意:“当然这一整个的时间你不能让任何人找到你,也不能联系周湛。如果一个月之内陆总恢复正常,我就去自首。” “你葫芦里在卖什么药?”罗南比我想象中更加难缠,那次在德国的餐厅陆寒深和罗南就见过面,当时我一度以为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毕竟陆寒深很多表情和言语都透露出自己并不认识罗南,甚至还帮我写纸条要餐厅的侍应生报警。现在想起来,罗南确实很有手段地操控着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 这个手段直接又残酷的男人,太过准确地找到了我的软肋,准确无误地戳了下去。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罗南的一根烟都抽完了,他似乎失去了耐性,声音变得有点严苛起来:“现在我给你机会,你不要么?” 我咽了口唾沫:“不是不要,我是……” “既然不是不要,那就这么定了,人,你带走。”罗南指了指远处的一间独立民房:“这里前段时间要施工,后来投资商跑了,现在是整个北京最安全的地方。” “听话吗?”罗南把车停在了很偏僻的巷子口,抬手轻轻拍着陆寒深的肩。 我很紧张地看着事情进展,不晓得陆寒深会做什么样的反应,可是,陆寒深破天荒地点了头,我的心也顿时咯噔一下。 他竟然听话得像是罗南的宠物。 其实,我不是傻子,罗南这种时候把陆寒深送到我手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第一个最直观的后果,就是我得抗下窝藏通缉犯的罪名。重大刑事案件,包庇者和犯事者同罪。也就是说一旦收留陆寒深,稍不留神我自己也是死路一条。可如果我私下报警,我手下完全没有任何有把握能指控罗南的证据,以陆寒深现在的状况和等同于送他去死。 好高超的一步旗,我全无选择的余地。 罗南把我和陆寒深放下车,丢给我一把钥匙:“这以前是周湛的房产,好多年前我借住过,钥匙一直没还给他,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余厅亩血。 说完这句,车子嗖的一下绝尘而去。 我的后背也猛地凉透了。 真的没听错吗? 周湛的房产,是周湛的房产,窝藏一个通缉犯的地方是周湛的房子,窝藏通缉犯的人是我。 罗南这是要把干涉他的人一网打尽啊。 理智告诉我,绝对不能冒这个险,但感性告诉我,罗南应该不会太快有下一步行动,那这里倒确实能藏几天。 我深深吸了口气,偏头时与陆寒深的目光不期而遇,他穿着黑色夹克,带着口罩和墨镜还有帽子。修长笔挺的身材依旧蛊惑众生,脸也还是当初那张脸。 “你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我调了下呼吸,可心里还是心潮澎湃得很。 陆寒深皱着眉头,微微思索了片刻,说不出所以然。 “前几天,你杀人了?”我走近了一步,试图看见墨镜底下的那双眼睛。 “我不太确定。”陆寒深的回答有点出乎我意料。 “什么叫不太确定?”我追问。 可他却不愿意回答了。 我没再追问什么,和他一起开门进了民宿房。 一开门,经年累月下的气息不是太好闻,但房子很大,里面该有的家具和电器也全部都有。 窗户开了一个多小时,气味散尽,我把房子里里外外擦了一遍。陆寒深就站在一旁看着,像个完全无关紧要的人。 忙活了好几个小时,总算完成了这一切。 我瘫在沙发上,望着几米开外的男人:“说,骗我去餐厅让我遇见罗南,然后假装和他不认识,最后还一脚瞪我们下去,都是罗南事先安排的对不对。” 陆寒深盯着我,却就是不肯说话。 我卯足了耐性等,等了快五分钟的时间他这摊搅不动的死水终于有了动静。 他迈开腿走到我身边坐下,长身一附,双臂撑到沙发后面,将我圈入一个极小的空间里。 “佟叶,为什么要管我?” 我愣了一下,因为这句话更像是正常的陆寒深会说的。 他缓慢地直起身子,从兜里掏出根香烟,火机的气体显然是到底了,他打了好多次都没有打着。好不容易窜出了微弱的火苗,他的手有点轻微的颤抖,护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