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四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26章 第四更

电话挂断,周湛把手机还给罗南。 罗南却迟迟没有接,意味深长地说:“这么做似乎太不近人情了。” “喔?怎样才算近人情,是不是连送你嫂子回去的任务都要揽了?”周湛一掌猛得拍在了桌子上,力量之大,桌上的菜盘子都震了震。 橙黄的灯光下。两个身高相仿,面容和气质也都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对视着。无声的硝烟肆意在空气中弥漫。 罗南缄默了片刻,缓缓道:“你不喜欢,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别让小事坏了我们兄弟的情分。” 当他说完这句话,我悬动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看来周湛很轻易地拿捏住了罗南的心思,一步步把这场戏演的恰到好处。 攻心,周湛向来是个高手。 我回房收拾行李,周湛没多久就跟进来,房门锁上的瞬间,长臂立刻环住了我的腰。男人的两片嘴唇在我肩膀上不断迂回着。 他低低地说:“回国后保护好自己,出了门就去找秦九,地址你应该知道。” “秦九的护照……” 滚烫的唇温从肩膀移到了我的耳垂:“那次他协助德国谨防抓获老陈时,护照问题就解决了。你带着秦九和我妈一起回去。任何时候都不能落单。罗南虽然人在德国,但也不排除你回国后他会跟着你。” 我明白周湛的顾虑,可他呢?他身处最危险的地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 他是那么了解我,知道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陆寒深走上条死路,他留下是为了我,他想帮陆寒深也是为了我,即便他没有在我面前邀功,可我还是都懂。 “你一定要小心。”想说很多很多话。最后却变成了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周湛笑了笑:“行了。我还没和你登记结婚,怎么敢有事。别忘了我的经历,我可不是那帮子手无寸铁的商人。倒是你,回国后是场恶仗啊。” “别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只不过你确定罗南信了这场戏吗?我不知道刚刚我心虚的要命。”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有点想要哆嗦。 周湛抱得更紧:“心虚就对了,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相信我们之间会有默契,你的每一句台词都是我想要的。”顿下话,他突然补了句:“当然,那句我检查你的不算。” 我突然忍不住笑出来:“神经病。” 周湛竟一脸的痞性。手指该死地在我脑门弹击了一下:“神经病好,你不就是治神经病的么?别忘了,第一次和你喝酒的时候你还曾想要给我开颅。” 我仔细想了想:“有么?” 他的呼吸渐匀,但嗓音却异常沉重:“你当时的原话是,你的脑子要开上一刀吗?我想如果爱上你是因为精神失常,这一刀请你永远不要开,就让我这么一直病着就好。” 我转身。叫了声他的名字:“周湛。” “嗯?”他含笑。 我突然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子亲吻他,吻技并不太好的我竟一下就点燃了他的热情,他反客为主,深深撅住我的唇,由浅至深。大手不断地探在我后背,在碰到我小衣扣的时候忽得停了下来。 他压抑着调匀了呼吸:“你勾引我,现在可不是时候。” “我哪有,我本来只想稍微亲一下的。”我狡辩道。 他微凉的气息落在我头顶:“好了,不能耽搁太久,快点收拾。” 我点头,心情也忽的沉重起来。 我出门时,周湛借了罗南的车,罗南却说自己恰好有个老朋友在机场,顺路。 突然的插曲一下子打乱了原先的计划,毕竟出了这个门,我是要去找秦九的,可这么一来,不但不能和秦九接头,有可能中途还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却不想,周湛忽然以退为进道:“既然你顺路,那我就不去了,你把她送去机场。” 我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 紧跟着就听见罗南满口答应下来。 阳光下,周湛穿着雪白的衬衣,他转身的速度快成了一道闪电,走了好两步才沉沉地说:“我的女人,就算我不要,别人也别想要。你最好把她安全送到机场。如果她没有顺利回国,别说到时候我不念兄弟情分。” 当周湛进门的时候,大门砰的一下重重关上。 我亲眼看着罗南皱起了眉头,八成连他也弄不清周湛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却因为愤怒一把拽住了罗南的衣领,咬牙切齿道:“都是你,就连最后和他说几句话求他把我留在他身边的机会都被你弄没了。王八蛋。” 罗南低头看着自己揉皱了的衣领:“松手。” “我不松。”心里那个恨啊,原本还能和周湛多待几分钟,谁知道半路还杀出了程咬金来。 罗南没跟我废话,车锁一开,直接把我提溜进了副驾驶位。没多久他就上车,方向盘一打,就嗖的冲出了院子。 车开上大路没多久,我自顾自系好安全带,顺口问道:“你真有朋友在机场?还是特地来监视我的?” 罗南看我一眼:“当然是送你。”话末,低低地笑涌了出来,还带点讽刺。 我慌乱地看向车窗外:“我和你没交情,犯不着你送我。前面路口停车,我自己打车走。”余欢广血。 罗南轻笑了下:“佟叶,周湛的话你应该听得很清楚,他怀疑我们有染,他愤怒,然后把你敢回国要你说服他父亲。可就在刚刚,他还是暴露了对你的关心。他故意不上车,要我送你去机场,你的安全要是出了问题,他一定会赖在我身上。” “你会是这么听话的人?我看不像。”我转过头,瞪着他。 罗南目不斜视,可侧脸的唇角溢出微笑,冷不丁冒出句:“我们很像。” 这一次,我是彻底慌了。抑制不住地爆了粗口:“放屁,我怎么会和你这种人像?” 吱的一声,车子戛然而止。 罗南的脸探过来,眼神转为阴沉:“不像吗?你那么会演戏。” 突然间,心好像立刻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这是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