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女人这辈子都逃不过一个爱字(第三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25章 女人这辈子都逃不过一个爱字(第三更)

当与他眼神碰撞,我心跳的厉害,原来女人这辈子都逃不过一个爱字。 周湛莫名其妙的话让我感觉到害怕,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怕他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又一头扎进危险的浩劫中。 可亲手将他推入其中的人偏偏是我,如果之前不说。陆寒深必死无疑,说了又不知道周湛会怎么应对。 我裹着被子坐起身,冲着周湛宽阔的背影说:“你该不会是想和罗南硬碰硬?还是别的什么办法?” 周湛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早该凉透的茶水,随后才转过身来:“我想把你送回国。” 我心惊了一下:“你呢?” 毫不意外的,周湛心平气和地说:“我暂时先留在德国。为了避免罗南起疑心,我准备明天和你大吵一架,然后你立刻去找秦九。” 我头晃成了拨浪鼓:“不,我不同意。” 周湛仿佛料到了我会这么说,深沉地叹了口气后,他愈发温婉地说:“叶叶。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我不服气:“我不是任性。我是……” 他的语调和情绪全都变得粗暴起来:“就这么定了。你要是在这里,我反而会有顾忌。再说叫你回国去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做。你还记得第一次和陆氏股摊大战的时候我曾收购过陆氏的股票。” 我想了想,点头:“记得。” 周湛一字一句道:“如果没猜错,现在的陆氏肯定乱成了一锅粥。这种时候最容易被人趁机篡权。你要帮陆寒深保住陆氏。还要密切注意我爸的动向,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住进周家,这样更方便看着他。” “什么?这根本不可能。我不会做生意。而且周叔叔也绝对不会让我进周家的门。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不晓得周湛这番话到底只是把我忽悠走的借口,还是他真的这么想。 周湛放下茶杯,走到床边坐下。 他抬手轻轻抚触了下我的发丝:“一切皆有可能。你不去试试,怎么能下定论?就像没多久之前,你想过今晚我们会合二为一?” 他的眼神开始柔和起来,可他的话却堵得我哑口无言。 周湛的眸沉了沉。语气变得急促起来:“如果罗南的所作所为都是真的,那从法律的角度来说,陆寒深被判无罪的可能性很大。他没有亲人,没有姐姐,这么多年整个陆氏都是他一个人撑着,公司里的股东到底都是外人,难道你希望一切尘埃落地之后,陆氏却没了。那么就算他的精神问题能痊愈,你要他成为个穷光蛋?再说让你想办法住进周家也有私心在,我希望我妈能堂堂正正地住进去,明白吗?” 一番话说完。我心里唏嘘不已。 他连贯的,急促的,甚至的毫无商量余地可言的把一切都说明白。这种时候,我想自己已经没有抵抗的余地,他也不会容许我抵抗的。 可是…… 我咽下口唾沫,死死拽住他的手腕,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为一句:“好,我答应你。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见我。” “老子哪那么容易死。”他笑笑。 早上11点,我和周湛补眠后相继下楼,罗南坐在沙发上,镇定地让人诧异。 他似乎完全不担心我会突然反悔把这一切告诉周湛,又或者是他真的太自信了。 “中午了。你们应该睡得不错。”沙发上喝着端着杯子的男人似笑非笑。 我走在周湛身后,心里咯噔一下,没说话,但周湛倒是不阴不阳地回了句:“拜你所赐,我们睡得还不错。” 我一听心都要跳出来,主要原因是心虚。 罗南看过来,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我恍然大悟,周湛是故意这么说,其实暗指的是昨晚他带我出去的事,这来一来反而会让罗南觉得我没把那些话告诉周湛。 “拜我所赐?怎么这么说?”罗南微笑,语调也平和。 周湛加快脚步上前,走到沙发那手臂一伸就拽住了罗南的衬衣:“昨晚你们到底去了哪里?她怎么都解释不清楚,而且手上还有裂痕,你真的带他去兜风而已?” 罗南的目光越过周湛的脸落到了我脸上,如同蜻蜓点水般,很快又看回周湛:“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昨晚你们到底去了哪。不过一个解释,该不会都吝啬?”周湛的声音发着狠,就算是早知道他不过在演戏的我,还是依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罗南笑容不减:“嫂子不想说,那我也没有说的必要。” 周湛问:“该不会……” 罗南挑起眉:“不会怎样?你以为我对她做了什么?” “解释不清楚,就有那种可能性。”周湛一把将他重新推回沙发。 我上前一步,站在了他身侧:“周湛,我,我没有。” “闭嘴。” “闭嘴。” 两个男人突然异口同声,他们的目光也不约而同地扫过来。 我心惊肉跳,不由就往后一退,所有自然的反应都是周湛的引导。 “你要是认定了,我解释还有什么用?”顿下话,罗南心平气和地说:“我没有,只是兜风。” “是啊,我和罗南什么都没有。手上的痕迹是因为,因为……我扎头发的松紧绳圈了太久,忘记拿下来才会这样。再说昨晚你不是检查了吗?我怎么会和罗南怎么样?”我解释道。当然台词是临时扯出口的,事先周湛并没有具体告诉我自己会说点什么,而我又需要接什么话,一切都是即兴表演,惊险又刺激。 周湛转脸盯着我,那眼神就像真的像在吃醋,愤怒,每一个细枝末节都拿捏的极好。 罗南听见我的话却打趣起来:“哟,还检查了。真看不出来阿湛还有这种嗜好。” 周湛的面色微微一阴,许是连他都没料到我会把昨晚和他那个的事情说出来,对他而言也同样措手不及吧。 “行了,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再过一会就该吃午饭了,我先上楼看会书。”罗南整了整自己被扯皱了的衣襟上楼。 临走时,投给我一个极度满意的眼神。 我心想:罗南啊罗南,你就是太自信了。 中午时分,三个人都坐在饭桌上。气氛难言的怪异,周湛不和我说话,也不和罗南说,给人一种还在生闷气的感觉。 这一句话都不说的,真不知道周湛要用什么办法把我赶回国内。 我有点心浮气躁了,如同讨好一半,夹了菜放到周湛碗里。 他低头盯着突然落入碗里的菜几秒,忽然大手一扫将碗扫在地上。 我自然反应,肩膀一缩,随后借机骂道:“周湛,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他瞪过来,却就是不说话。 完了完了,这戏接下来要怎么演才对?偏生周湛根本就没告诉我‘剧本’ 这一秒一秒流淌的时间都像是能让人窒息。 “我给你订机票,你先回国。”周湛终于开了口。 我目不斜视,心虚地总感觉罗南多少会有点警觉。 “你,你说什么?”由于紧张,我的声音刚巧发了抖。 “你先回国。”周湛重复了一遍,声音极低。 “怎么这么突然?”我声音更抖了,心虚到连心都快从胸膛子里迸出来。 “是啊,住的好好的,怎么这么突然?”罗南冷不丁插了话。 他果然有所警觉了。 周湛沉了沉气息:“回国说服我爸,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我爸真心同意我们的婚事,我立刻赶回来和你登记结婚。” 我心里忽的一沉,眼光也不由自主瞥向了罗南,而罗南这会正好一瞬不瞬盯着周湛。 原以为周湛所谓的吵架是正儿八经的吵,可他的行事风格倒是一下就突出了他的特色,讳莫如深,似真又似幻。 来不及细想,我只等把这戏继续演下去:“周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周叔叔不喜欢我。难道就因为昨晚我和罗南出去了一趟,你就想借这个由头和我分手?” 就是因为周湛的眼神真的好漠然,我轻易地入戏,眼中竟还滋生出一缕缕浅浅的湿润来。 周湛盯着我,却一丝一毫的柔情都不复存在,明明是一场戏,可我竟然看见他这种眼神还是会心痛,且是一抽一抽的疼,越来越明显。 周湛的语气漠然又无情,就连垂在眉眼上的墨色发尾都透着犀利:“我的意思很明确,只是让你去说服我爸。仅此而已。” “我不走。”我脱口而出,与其说是演戏,倒不如说这才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以至于坚决到连我自己都怕了。余爪边弟。 “手机借我。”周湛对罗南摊开了手。 “大伯的态度很明显,你让我嫂子去说服他那个老古董,这根本就不可能。”罗南眼中的意味不明,但在周湛坚持下,他还是把手机交了出来。 周湛一个电话打到订票中心。 我心里难受,眼泪就一颗颗掉下来,不是难受周湛‘赶我走’而是一想到自己很快要回国,而周湛却不在身边,心里就和扎了一千万根针似的,密密麻麻地疼一寸一寸席卷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