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你是我的(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23章 你是我的(第一更)

周湛的眼神,平静中带着淡淡的愤怒。 “她睡不着,我开车带她兜兜风。”罗南微笑:“你不会介意吧?” 周湛起身,一步步走过来,修长的双脚在我前面停下,他盯着我。仿佛想从我的眼神中辨明真伪。 我心虚不已,垂下眼,一颗心砰砰直跳。 下一秒,就听一个沉缓的声音传来:“我介意。” 我猛然抬头,正看见周湛瞪着罗南,一点情分也不讲。 “好,我明白了。不会有下次。”罗南说完轻拍了几下周湛的肩膀,随后就自顾自往里头走去。 卧室。 周湛坐在床边,什么话都没说,但目光却死死锁住我。他应该是在等我坦白。 我走近。在他身前蹲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我,顺着目光我才发现,他盯着的地方是我的手腕。 麻绳产生的红色痕迹,这会已经有点发紫。 “周湛。我现在很需要你。”一出口,声音就被我压得很低很低。 周湛的浓眉当即一蹙:“说。” 思来想去,我起身坐在他身旁,最终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告诉周湛。 他听后镇定不已。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可忽然间,我的后背一下贴到了床上。 沉重的男性躯体压下来,与我严丝合缝。 他死死盯着我,声音低到了一个极限:“佟叶。你是哪里来的胆子?” “周湛,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骗……” 未尽的语声如数淹没在他的吻息间。他愤怒地吻着我,一点柔情都没有。 双唇被撕磨得生疼,他咬住我的下唇,含糊不清地说:“我是说发现他女儿的时候为什么不叫醒我,自己一个人下去?” 他松开嘴,昂首,英俊的脸与我保持着一仗的距离。 “要是你今天回不来了,我该怎么办?”他双目暗沉,像极一个深谭。 “所以你信我说的?”我瞪大眼睛。 “不信你,我信谁?”说完,他起身扯松了自己的领带。呼吸仍然有点不顺畅。 我内心澎湃不已,周湛对我的信任是我眼下最想得到的东西。 又过了几秒,周湛冷不丁冒出句:“罗南的父亲应该没有死。大概半年前,我在机场遇见过他。” “怎么会?按照罗南的性格怎么会放过自己的父亲?”我瞪大眼睛。 周湛深深叹了口气:“是啊,听完你说的,我也觉得比起陆寒深,他最该恨的是自己的父亲。毕竟陆寒深是外人,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给他帮助很情有可原,可他自己的父亲生生让病种的妻子咽了气,这还不够,还占了自家孩子的媳妇。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罗南却放过了。” “你说的是半年前,说不定……” 周湛很快打断我的话:“不会。我从来没听过他父亲死了的消息。” 我深深皱起了眉头:“那你说为什么罗南会把他爸留到现在?” “或许,他是个喜欢遵循先后顺利的人。”周湛眯了眯眼。 我眼睛猛得一怔:“你是说陆寒深是第一个,他父亲是第二个,那么接下来,周叔叔会不会?” “很有可能。”周湛点头:“可只要是犯罪,都不会完美。他就算再怎么遵循先后次序,其中还是会横生枝节。就比如他的妻子死亡。” “你的意思是?” 周湛起身站在窗口,在这月色深浓的夜里,他的背影就更显料峭。 “罗南千方百计让陆寒深的另一面暴露人前。这么说来,陆寒深带你去参加活动那天遇见罗南就证明他的确一直都在监视陆寒深。他清楚陆寒深的一举一动,利用他的手来解决自己的耻辱。所以我认为,这才是刚刚开始,罗南所有想要铲除的人都会通过陆寒深的手。这才是他千辛万苦把陆寒深变成杀人机器的真正目的。” “所以他自身是不会留下太多线索惹人怀疑的,对吗?”我早已不知不觉站在了他身后,双手,也根本就无法控制地从后面环住他。 周湛似乎很享受我突如其来的拥抱,他的手温和地搭在我的手背上:“可以这么说。当他所有忌讳的人一个个死去时,陆寒深的价值也会结束,罗南还真有犯罪的天赋。只可惜他就是太自信了,所以才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 “周湛,如果我们悄悄报案,你觉得行得通吗?”我靠在他宽阔的背上,脸颊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 周湛微侧了下脸,声音含笑:“你觉得呢?” 过了几秒,我摇摇头:“行不通,我没有证据。” “不错。你没有证据。”他转过身来,拉过我的手。 我皱着眉头:“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他想了想:“也不是这么说。他既然那么自信,我们就顺着他来演戏。” “顺着他?” 周湛笑了笑:“明天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叶叶,这么关键的时刻,学过表演的你等于是在自救。” “我具体要怎么做?”说实话,我已完全乱了分寸。余爪布技。 周湛却一脸的云淡风轻,他盯着我的表情甚至还能轻松地笑出来:“一步步来,跟着我就行。人生苦短,我们适合走一步看一步,就比如……现在。” 长臂突然绕住了我的腰身,他俯下脸唇凑到我耳边:“叶叶,今晚不要拒绝我。” 我心惊的要命,一个受完枪伤不久的男人,一个听完一系列匪夷所思真相的男人,他竟然还能想那种事。 我身子缩了缩:“周湛。你的伤口还没完全好呢。” “在怀疑我不能给你太好的体验?”他忽然坏笑起来:“叶叶,我等不下去了,尤其是在大风大浪的环境里。如果不是今天,不是现在,很有可能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遗憾。” “周湛,我现在没心思……” “相信我。”他笃定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微凉的腰,被他的掌温所融化。 他一路吻着我攀临床榻,我浑身充斥满了紧张。 如果,我还是干净的,应该不可能会一次次拒绝周湛。 可我不干净了,他都知道。 周湛曾经说过,自己亲手设计我爬上陆寒深的床,这是最残酷的惩罚。 没错,很残酷。 因为后来我们相爱了。 头,忽得一偏,我轻声说:“周湛,你该休息了。” 周湛急了:“叶叶,陆总是很好,但我也不差。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和他回不去了。” 下一秒,他虔诚吻上我的锁骨,我的身子便立刻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