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等你很久了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2章 我等你很久了

车后不断响起喇叭声,原来绿灯好一会了,而我也早已泪流满面。 启动车子,后面有人驾车追上来,摇下车窗就破口大骂:“靠你大爷的,丫会不会开车,磨磨唧唧找死!” 骂的太好,这样就有理由光明正大掉眼泪了。不是因为陆寒深,绝对不是,对!是被骂哭的。 车速飞快,开到小区门口时我看见周湛站在路灯下,他脚步沉稳的走过来打开车门:“叶叶,我等你很久了。” 没敢看他,这会眼睛挺红的,也没准备下车,从包里掏出刚在银行现取的一叠钱扬在手里:“嗯,那个,不好意思。钱我准备好了,这里头是七千二,这样我们就两清了。” 周湛过了很久才接。 “谢谢你的手机,我先走了。”我还是逃避着他的眼神。 关上车门想就此离开,他竟坐了上来。 我有点震惊:“你干嘛?” “我的车在4s店保养,等你那么久,现在肚子很饿,想吃东西。”说话间,周湛已经不慌不忙地系好安全带。 事到如今,赶他下车是不可能了。想到临走时张笑的叫唤,我扭头顺口一问:“羊肉串吃吗?” 周湛盯着我发红的眼睛,愣了一下:“什么?” 我耸肩:“我朋友让我买羊肉串回去,你要是吃就顺道,要是想去别的地方,我可能不行送你了。” 努力的规避着周湛的交集,多想他就这么下车,可他温和笑笑说:“好,羊肉串。” 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能吃习惯吗?不用勉强的,你其实……” 周湛打断道:“开车。” 我点头,油门一踩,绝尘而去。 簋街是北京最有名的街之一,很多百年历史的老北京胡同还存留在那,有着令人流连忘返的饭馆和小点,每天都人声鼎沸,而且和张笑家就隔几条街。 车子停在路边后,周湛有点吓到:“这么多人?” “簋街一直都这么多人。难道你没来过?”我有点震惊。 他说:“没有。” “这很出名,很多老外和明星都很爱光顾,你居然没来过?”我很诧异,弄不清周湛的背景和喜好,总觉得他比我想象中复杂很多。 恰在这时,他皱皱眉头冒出句:“我晚上一般就看电影,打打斯诺克或者健身。” 我没想到他的夜生活会这么单一,与我想象中的制片人出入非常大。 “就……这样?” 周湛抬手摸了摸我的头:“不然呢?” “没抱着女星……”说话间,我不自在的一退。 周湛抬手摸着下巴,低低笑了一阵:“叶叶,你似乎误会什么。我虽然没有结婚的概念,但每一段恋情都是相对正当的关系。” 他盯过来的目光温和中带着灼热,我听懂他的言下之意,就没再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一起下车,穿进密集的人群。 一到这儿我也饿了。 小龙虾,馋嘴蛙,涮羊肉,各种香气迎面扑来,每家店都黑压压一片人。 找了家烧烤店,十分赶巧挤到个门口的露天桌位,我们坐下点完东西,周湛顺便还要了两大扎啤酒。 我盯着啤酒咽口唾沫,周湛可能是看见了,突然问:“想喝酒?” 我抬头,见他依然温和无害的样子抓抓脑袋:“嗯,吃烧烤配啤酒才痛快,可惜我开车了。” “车可以停这。只是我很意外,你竟还敢和我喝酒?”周湛十指交缠,幽远的眼睛里噙着柔和。 “嗯,敢啊。又不是第一次喝,为什么不敢?”上次他没趁人之危,这次只有两扎啤酒,更不至于。再说我最难堪的样子周湛都见过,哪怕是醉酒失态总远不如那天的情景。 周湛顿了一会,身躯凑过来:“因为我对你的兴趣浓了许多。” 我先是一愣,随后自嘲地笑起来:“周大制片,你别忘了自己是不婚族,如果不是,做陆寒深的大嫂膈应死他倒也挺好的。”顿下话,笑容已然隐去:“多嘴一句,你该找同样有不婚观念的女人谈恋爱,不然可就是耍流氓。” 周湛盯过来,笑了笑:“似乎很有道理,我们结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