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吗(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19章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吗(第一更)

罗南的眼睛像个漩涡,如同能将人卷进去。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罗南这样的眼神。 所幸,他的神色很快舒展,大手在我肩头轻轻拍了几下:“开玩笑,别在意。” 我莫名觉得他的笑容来得很及时,就连传入鼻子里的氧气也好像变多了。 “在和你嫂子聊什么?”周湛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循声望去。周湛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由于距离和高度的原因,此时的周湛看上去特别高大英伟,丝毫没有我前一天在病床上看见的病态。 罗南不动声色地和我拉远了些,转身看着周湛说:“你现在应该多休息。” 周湛下楼,一步步走到我身侧,随后对罗南说:“刚刚睡过,再不活动活动,人都废了。”顿下话,周湛侧脸对我说:“叶叶。陪我出去走走。” “你还是病人。”我心底无法赞同这个提议。 “就在附近走走。”周湛的态度也很坚决。 “出去走走也好。”罗南帮腔。 我眯了眯眼睛,在这堂兄弟的言论中只能妥协。 出了门,周湛倒也真没走远,就在附近散步。 我搀着他,中途遇见了一对华侨老夫妻,看见我们的时候说道:“你看,多么好看的夫妻。” 老头瞪了老伴一眼:“我们也年轻过。我们年轻的时候也很有活力啊。” 老太太笑得眼角的褶子都出来了,他们的手紧紧牵在一块,和我们擦身而过。 周湛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叶叶,他们说,我们是夫妻。” 沉然至极的气息环绕在我耳畔。我不自觉地松开手,从他手臂抽了回去。 “避嫌?”周湛却轻笑出来。余肠叼弟。 我轻摇头:“不是。觉得人活着不知道中途会来什么人,走什么人,也不能确定之后有什么变故。除非真活到这对夫妻的年纪,才敢说是一辈子。” 周湛沉思了几秒,大手悄然裹住我的手,温吞笑道:“瞎感慨。” 对于这点,我倒是没有反驳。 夕阳下我们散步的很惬意,羊肠小道,大树,清醒的空气。最主要的是,周湛的手温和我的也融为了一体。 持续了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我轻轻唤了下他的名字:“周湛。” “怎么了?”他看我一眼,语调沉缓,神鬼不惊。 我酝酿了片刻,问出来:“你这个堂兄弟罗南,他坐过牢?” 周湛十分诧异:“谁和你说的?” “治疗你的医生告诉我的。” 他想了想。摇头:“应该是误会。” “误会?”反倒是我愣了下。 周湛保持着之前缓慢的速度往前走:“我不知道这件事。” “可医生说七年前他坐牢了,四年多之前才出狱。” “七年前?”周湛眯了眯眼,像是在搜寻记忆:“七年前他参军。有几年确实都没有联系到他,但他这个人从小就不喜欢惹事,坐牢肯定是无稽之谈。” 我的心忽沉了一下,周湛没有理由骗我,和罗南又是堂兄弟,可医生也没有理由骗我,主治周湛的医生是外科界的权威,他叙述和罗南相识的过程一板一眼,那么问题可能出在罗南身上。 “那他是不是有个女儿被拐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罗南这个人可能不简单。 周湛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有丝不悦地说:“叶叶,他是我堂弟。他怎样,对你而言不重要。” 我心湖一沉,望进他渐渐阴霾的目光中。周湛是什么样的人,我特别清楚。虽然一贯温和,但他若发起狠来,着实令人心悸。 天色渐渐黑下去,我和周湛原路返回,进屋的时候桌上的饭菜已经备全。 屋内温度比外头高许多,罗南坐在餐桌上还没动筷,身上的西装也挂在一侧的椅背上,只穿了件白色衬衫,而且很巧,和周湛穿的是同一个牌子,唯独款式不同。 后来一想,周湛没带行李,准确来说周湛穿的也是罗南的衣服,以至于两个原本就是旁系亲属的兄弟看上去气质更加相似。 “我在等你们吃晚饭,正好,菜刚上桌。”罗南微笑。 周湛和我一起走过去,我坐在周湛身边,对面,就做着罗南一个人。 “我爸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周湛夹了一筷子菜。 罗南看我一眼,笑笑:“没有。” 吃饭的过程中,一个德国警察突然登门。 来人中文十分流利,出示证件后直接走到看向我:“你是佟小姐吗?” 我放下筷子,有点不知所以,茫然地站起来:“我,我是佟叶。” 金发碧眼的德国警察点头:“之前接到罗先生报案的时候你在昏睡中,这次过来,想证实一下您的口供,俱乐部举办活动那天,陆寒深是不是曾经把你和罗南推下去。” 我一听,心立刻就乱了。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手足无措,这个时候我要是证实了那天发生的事,等同于我亲手把陆寒深逼死。可如果否认,也极有可能因此而惹怒罗南和周湛。 “佟小姐。”警官叫我。 我一个激灵:“什么?” “我在问俱乐部举办活动那天,陆寒深是不是曾经把你和罗南推下去?”警官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我看看周湛,周湛正低着头专心吃菜,像是眼前这个一身警服的男人根本没有出现似的。 可越是这样,我的心越是慌得不行。 再看向罗南,一身雪白衬衫的男人,十根手指交叠在了一起,慢条斯理对我说:“嫂子,你实话实话。” 温和的调子却十分像是一道命令。 我依旧保持沉默。 罗南沉了口气,又说道:“嫂子,如果你不说出实情,也许会有更多的人……” 我打断他的话:“对不起警官。那天的情况其实是我不小心滑到,罗先生和陆寒深都赶来拉我,但最后是罗先生拉的我,至于陆寒深推我下去,我觉得不太可能。应该是我太重了,把罗先生也拉了下去。” 说完,不用想我也知道罗南肯定死死盯着我。 德国警官对我的口供产生明显的疑惑,斜睨着我打量起来。 “真是这样?”警官问。 我笑了笑:“我和陆总认识很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叶叶,那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吗?” 突来的男音平和温润,却让我心惊不已。周湛是什么样的人?一时间我想到了四个字有仇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