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我的每一寸都是你的(第一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17章 我的每一寸都是你的(第一更)

双脚如同粘在了地上,怎么都动不了。 周之铭见他要坐起身来,忙道:“别起来,躺着,躺着。” 而他这个儿子似乎并不领情,目光依然紧紧锁着我。对于父亲的话也充耳不闻,一把掀开被子,拔掉手上的输液针,赤着脚就走到我面前。 身高的差距让我有点喘不过气,还有那么一点不真实。 我缓慢抬起手,指尖在快触到他侧脸的时候蓦地停了下来,忽然间有点恍惚,怕这是一场梦,只要我碰到他,就会醒过来。 垂下眸的时候。周湛突然将我的手抓过来,贴在他脸颊上。 多么真真切切的体温。 我注意到他的眉心微蹙了下,这才意识到大难过后的他伤口一定还没有恢复,每一个动作都会造成连带拉扯从而产生疼痛。 “你,你去躺着。”我呼吸难以顺畅,他醒得实在太及时,就连深度昏迷中都不忘保护我的男人。不但没死,还好好的站在我面前。 我伸手抓了下自己的头发,咽唾沫,彭拜的内心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 周湛目光越过我落在罗南身上的时候绽放出一抹惊色,很快这抹惊色就被思索替代。 我想他一定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对于他而言。记忆最后定格的应该是子弹飞入胸口,而我还被陆寒深掐住脖子的画面。 罗南和周之铭都被赶在房门外,整个房间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一个小时内,我把最近发生的重要事件都原原本本说给周湛听。 “我妈呢?”他问。 “我来这之后给秦九打过电话,阿姨在他那。” 他缓慢地舒展了一口气,好久没有说话。 我以为他听完这一切至少会发表下自己的观点,可是,破天荒的,他走到衣柜前,拿了套不属于他的衣服,随后笑了笑道:“我想去洗个澡。” 周湛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很意外。 “你伤口还没好。不能沾水。”我上前了一步。 他笑得吊儿郎当:“没错。” 我心惊了一下,一股子热气穿身而过:“周湛,你要知道……” 他唇边地笑纹扩大,语调温吞地要命:“佟医生,可以吗?” 我闻言,不得不提了提眼睛。这个家伙是在和我暗示他是病人,而我是医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拿这种‘关系’说事了。 “好。”我点头。 跟随周湛进了洗手间。我先帮他洗了头,然后取了一大盆热水站在他面前。 周湛头上搭了块毛巾,有几分像印度人的感觉,当然,他的五官并不像。 周湛抬手要脱衣服,我见状立刻握紧他的手腕:“我来。” 男人的眉眼开始缓缓流出笑意,我这次意识到他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 他是病人,我不想和他计较。 动作迟钝地帮他脱掉上衣,除了陪伴他多年的嚣张刀疤之外,他又增了新伤,白色纱布从肩膀一直缠到胸口,像是个倒写的7。余沟场才。 “你现在还不能像模像样的洗澡,只能简单擦洗一下。”我心情复杂,声音也转为哽咽。 “你安排。”周湛笑了笑,语调特别的温柔,一双眼睛像一把牢固的琐,紧紧锁住我。 我很快避开这种直视,点头,转身拧了块毛巾。 升腾出白色热气的毛巾一寸一寸擦过男人的皮肤,他站在我面前,身高差距还是让他有一股明显的居高临下感。 当毛巾擦到他小腹的时候,我的脸已经热得不行了,动作也变得乱七八糟起来。 “叶叶。”周湛的声音含笑。 “啊?”我抬头。 四目相对间,看似淡然实在浓郁的情绪直击我的内心。 他动作缓慢又吃力的从我手心抽出毛巾丢进盆里,随后将我的掌心直接贴在他小腹,温缓道:“不用这么害羞,你是我的。而我的每一寸都是你的。” 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在我思绪中跳跃,这是我从他嘴里听见过最打动我的情话。更别说从前的他根本就不信爱,也不会爱。 “周叔叔很反对我们在一起。”还有,我从没像现在一样觉得自己太配不上眼前这个最初没给人太多好感的阴恶男人。 “所以呢?”他不怒反笑。 我哽住喉,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现在你站在我面前,以为我还会放手吗?”周湛低磁的声音不高不低,威严却是十足。 我咬了咬唇,心潮彭拜得要人命。可一想到陆寒深和落网之鱼程靳,脸色很快拉了下来。 很意外的,周湛轻而易举地看进我心里:“叶叶,一个人所有的内心包袱和失去自己比起来,全都微不足道。”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瞪了下眼睛。 “了解自己未来的妻子,也是一门深刻的学问。”他微俯下身,气息异常蛊惑地喷洒过来:“叶叶,水快凉了。而且我有点冷。” 我闻言,一下就像是回了魂:“对不起,我忘了。” 重新打了盆热水,我给周湛擦完上半身后他穿上了干净的新衬衣,当他解皮带的时候,我体内的热气又一次汹涌地卷了上来。 “那里……我也擦吗?”天知道,我问得多么难堪。 周湛昏迷了那么久,身上铁定不舒服,再说他一直以来就是喜欢干净的人,以前住在他家,他每天都会洗澡,现在人都在洗手间了,怎么可能就这么了事了。 周湛盯着我,低低笑出了声说:“叶叶,你可以把我当成慕尼黑EnglischerGarten里的人。”顿下话,他嘴里不合时宜地嘶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你似乎越来越像个小女人了。” 被人戳穿的感觉总是有点糟糕,更别说我一直是那种内心倔强又死要面子的人,当即就送给他一记白眼:“周先生,你该不会以为我不敢吧。” 周湛但笑不语。 我被他犹如射线的眼神盯得更脸红,突然冒出句:“我只是害怕到时候你起生理反应会让你自己觉得很尴尬。” 周湛愣了下:“要真有,我可能不会放过你。” 心,猛地像是漏跳了一拍。他是受伤了没错,可我却觉得他这句话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和周湛走到现在,站在男人的立场上,他的要求其实并不过分,而我,似乎也该从过去的感情中抽离出来,迎接全新的人生。 沉缓地吐出一口气,我轻轻地说:“你快点好起来,我就是你的。” 原本笑得雅痞的周湛,神色悄然变化,那沉然的眼神间,一股子蠢蠢欲动的光芒在他瞳仁中心扩大,深刻,最后化成了愉悦和满意的笑弧荡在眼梢。 在洗手间里,微妙的气氛和我们一场亲密暧昧的独处占据了很长一段时间。 当周湛身上的衬衣和西裤全都穿得笔挺,我眼底的他,已经不像个刚刚经历一场生死浩劫的人,衬衣下的伤口全都被好好隐藏了起来,他带给我的,是安宁,健康,且有着活力的模样。 我站在他身后,还不能完全从刚刚的亲密中抽离出来,我不但看见他所有的身体构造,还一寸一寸地擦了过去。 “叶叶,是不是挥之不去了?”周湛可能是从镜子里看见了我恍惚的样子,突然转过身来。 我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风马牛不相及地转开话锋:“把秦九和张笑接来行吗?” 周湛倒也没继续之前的话题,打趣道:“这两个人其实都不适合和我们住在一起。” “为什么?” “秦九是男人。你和他太亲密……“周湛顿下了话,眼神中戏谑味道十足。 好吧,我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 “那张笑呢?张笑可是女人,为什么不适合了?” 周湛性感的舌尖蛊惑缓慢地舔了圈嘴唇,随后笑道:“张笑是你的闺蜜,如果她不喜欢我,我们会分手,如果她喜欢我,我们似乎也可能被挑拨分手。这笔账,以你为数不多的智商和基本的思维能力应该能算得过来。” 我被他的话逗笑,连日来,这么没心没肺笑着,还是头一次。 出了洗手间,周湛用房间的座机给秦九打了电话,确认母亲没事之后,连眉心中间的那块区域都松了不少。 他套上西装站在窗口,两条手臂随意搭在窗台前面,像是有感而发地说道:“没想到我还能活着看见蓝天白云。” 我的心轻颤了一下,是啊,的确像是做梦般刺激又不可思议。 可,这世界上却有一个男人,失去了最后的生机。陆寒深被通缉,就等于他不能再刷卡暴露自己的行踪,也不能出现在任何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地方。 他该怎么办? 思绪并没有维持太久便被急促而来地敲门声打断,门外传来周之铭的声音:“你们还要待多久?” 不难听出周之铭的耐性在一分一秒中磨平了。 周湛看了我一眼,笑道:“别担心。” 他越过我,亲自开了门,周之铭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看了周湛几眼,眼神很快就挑向了我。 周湛高大伟岸的身躯挡在门口,沉缓的声音扬起:“爸,不管你怎么反对,我都会佟叶结婚。” 周之铭气得哆嗦,还是想抓住最后希望般问道:“她和我只能选一个呢?” “那就抱歉了,我的出生对您来说,反正也只是个意外。”周湛的话让我吓了一跳,他竟然这么直接地去戳周之铭的痛处。 果然,首次见面温和的老男人面部神经开始抽动起来,周之铭扬起手:“为了个女人,值得吗?” 周湛笑出来,如果将他的话当成了笑话般反驳道:“我的做法兴许是不太理智,可能你我之间遗传的基因并不是太多。不然我怎么会没有学会你的自私,为了平步青云就抛妻弃子?” 我亲眼看着周之铭的身子往后倒,恰好路过的罗南接住了他。 周湛的态度依然没有缓和地继续道:“爸,您年纪大了,难免水土不服,而且周家那么大的事业,你不在,很容易大乱,还是尽早回国的好。” “周湛,别说了。”我上前了一步,忍不住喝出来。 就算作为旁观者也实在看不下这么硝烟四起的对峙,况且我不是旁观者,父子间矛盾的激进原因是我。 周湛转过身来看着我,周之铭看着我,就连扶着周之铭的罗南也看着我。 我深吸了口气,脚步上前,在周湛身边顿下。 “周叔叔,我想问一句,什么样的女人能成为您认为的满意的儿媳妇?”我开口问道。 周之铭轻蔑道:“能配得上我儿子的女人至少性情好,家世清白,名声好。最关键的是不会和你一样只会给我们周家添麻烦。” 我点头,表示赞同道:“周叔叔对儿媳妇的标准应该也是自己的择偶标准,我个人觉得,周湛的生母就是个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女人。周雨的妈不在她身边,而且您也需要人照顾,能不能把周湛的妈妈接回周家。” “臭丫头,你在呛我的话?”周之铭的脸色一下就黑成锅底。 我摇摇头:“不。我想说,周湛了解您,您也一定比我更清楚他的脾气。我可以离开他,但他会放过我吗?您只有周湛一个儿子,周雨始终是要嫁人的,像周家这样的门楣,周雨以后要嫁的人家世肯定不会差,对方会同意孩子姓周吗?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一定要把关系弄僵也不肯包容一些?我爸妈不在了,如果周叔叔肯接受我,我会把您当成自己的父亲。中国人讲究家庭和睦团团圆圆,周叔叔总不会希望真把周湛推远了,回不来了,是不是?” 说完这番话,周之铭轻轻愣了一下,罗南也愣了一下,至于我身侧的男人是什么情绪,我并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去看周湛的眼睛。 但片刻之后,一只大手落在了我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