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谁敢叫她滚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16章 谁敢叫她滚

“周叔叔之前一直不知道周湛受伤了?怎么会?”我眯了眯眼,止不住有点疑惑。 罗南微笑:“出事后我就有联系,但他病了,现在出了院,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他就通知了。” “病了?”我垂下眸,为了周湛的婚事他就病过一回。这一回,又是为了什么而病? 罗南恰时补了句:“气病的。似乎还和你有点关系。我大伯好像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我猛一抬头,忽然间有点无地自容,罗南的话说的极是委婉,可所谓的似乎,好像,在我听来明明都是肯定的语气。 我只能把尴尬隐进了不自然的笑容里,轻声答了句:“嗯。周叔叔确实……”顿下话,我看了眼床上和熟睡无异的周湛。他神色安然,要不是周身捆绑着的各种仪器。我一定会有他只是睡着了的错觉。 罗南不知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声音变得很近:“我这里地方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想藏个人,还是很容易。你要是想避而不见,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我转身。 罗南的眸间轻惊了一下:“你不怕周之铭为难你?”罗南很少叫大伯,大多时候都是连名带姓的称呼。 不知怎么的,听见这句话我却笑了:“罗先生。你把周叔叔找来,然后问我怕不怕他为难我?他是肯定会为难的,但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如果这是你别样的试探,可能要失败了。” 罗南的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你还挺不客气。” “是么?”我愣了下。 “我有点事先出去一趟。”罗南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丢下这句就离开了。 我找了把椅子坐在床前,仔仔细细看着昏迷中的男人。 周湛瘦了。脸色白似纸,唯一不变的是那股不可磨灭的气息,酣睡时的狼,依然是狼。 我轻轻抓起他的手,两道截然不同的体温碰撞的瞬间,眼底的泪花不断翻腾。 我缩了缩鼻子,喃喃道:“周湛,快醒来吧,快点醒来。” 德国医生递给我一叠资料,是德文的翻译版,就在刚刚。他转换了中文,然后打印出来。 一个细心的,四十岁德国男人。 我低头盯着资料,是关于周湛受伤后从抢救到稳定病情的一系列资料。 突然有点庆幸是罗南发现了周湛,因为他找的竟然是德国非常知名的外科权威给周湛做的手术。别人也许不懂,弹在离心脏0.02厘米的地方,且位置非常靠近右肺动脉。手术过程中任何不精准都可能造成别的问题。但给周湛主刀的人,顺利完成了这个手术,之后的用药和后续治疗也很精准。 我看完一系列资料,抬头:“Florian?” 德国医生点点头。 我意外的瞪大眼睛。 原来照顾周湛的私人医生就是德国外科界的权威,那么罗南,也着实是个不容小嘘的人物。 早上十点,是阳光温柔的时候。 德国医生坐在椅子上盯着医学杂志看得仔细,他身后的窗台上种着类似忍冬科植物香荚蒾,是一种很像丁香的植物,但品种和中国的丁香花并不相同,花瓣是粉白色,特别大,香味很清醒。借着悠悠吹来的风,整个房间都会轻易的浸透在香气中。 我起身,悄悄然走过去,意外发现德国医生手里拽着的是脑复苏理论的学术杂志,因为他拿的不是德文资料,是英文版。 心突然就咚的一下,我立刻用英文说:“周湛再这么昏迷下去,是不是不能排除脑干反射完全消失,接下来就会演变成无自主呼吸?” 我想眼前这个德国医生除了会母语之外应该也精通英文,毕竟他手上这份就是英文版的报告。 Florian很吃惊地看着我,不仅仅没有回答,还用英文问道:“你学医?” “学过。”我说。 他笑了笑:“不用紧张,只是周湛的生命迹象都正常,却一直不醒来。我才看看这种学术报告。” 我长吁出口气,确实,之前听罗南说周湛深度昏迷一直不醒来,原本我以为周湛的情况会符合深度昏迷的特征,比如:全身肌肉松弛,腱反射,吞咽反射,角膜反射和瞳孔对光反射均消失。呼吸不规则,血压或有下降,生命体征极不稳定。 很显然,周湛不符合这些,他只是像个熟睡的人,很多刺激反射都还存在。 那么,他为什么不醒来? 我守在周湛房里很久,德国医生可能是因为房间有人卸下了压力,没多久竟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悄悄关掉了窗户,只留下一小条缝隙通气,再度走到了床边。 伸手,我颤巍巍地摸着周湛的脸,他的睫毛动了动,我失控地说:“周湛,周湛!快醒来吧。” 床上的男人很快没了动静。 缠绕在心口的零星希望就这么短暂的被浇灭了。 临近中午,罗南推门而入。我趴在病床上,紧紧拽着周湛的手没有松开,医生睡着的过程中,吊瓶每次没有液体时都是我亲自换的,高度紧张的思绪没有一刻放松下来。 “你回来了。”我无力地说道。 罗南穿着白色衬衫,外头加了件黑色西装,和周湛如出一辙的穿衣风格,像是一把利刺般直接插进了我胸口。 眼神不经意间就在罗南身上落了很久。 他有些疑惑地走过来:“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不好意思。”我垂下眸。 “楼下的大娘说你没下去吃早餐。”罗南说。 “嗯。” “那一起吃午饭。” 我跟随他下到二楼,罗南口中不大的房子真心不小,之前没有下楼看过,这一看,却是令我目瞪口呆。 陆寒深说过,当时带队男人介绍罗南的时候说他是知名的慈善家,甚至拥有用他名字命名的基金,一个热心慈善事业的男人,让人看起来多少是增加魅力的。 餐桌很长,清一色的南方菜摆在桌上,没有很铺张浪费,极简单的三菜一汤。 “就我们两吃吗?医生呢?” 罗南拿起筷子:“让他多睡一会吧。这几天他没有好好休息。” “罗先生全国各地跑,是不是哪里都安了住处?” 罗南忽的抬起头:“你以为这是我的房子?” 原本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可他突然这么说,我顿觉得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我随便问问而已。”我说。 罗南继续夹菜吃起来,顺便答道:“我从来没买过房子。这是我朋友临时借我住的。” “从来没买过?我以为有钱人都很热心房产。”我耸了下肩。 罗南莫名笑了:“有钱人?你从哪里看出我有钱?” 一下就被问懵了。 难道没有吗?不管是穿衣风格还是各种细节,不都在向别人透露他的身份地位吗?余妖讽划。 罗南像是看出了我的潜在语言,微笑道:“我的大多数房子都是别人送的。” 我轻怔,看来坐在对面的男人,地位不低。 “我很好奇,为什么罗先生会热心慈善事业?” 罗南脸上的笑容忽的一酱,我亲眼看见他喉结轻轻滚动的细节。 过了很久,他的声音转沉:“我有个女儿,至今没有找到。我的基金是专门支持找回被拐儿童的。” 我猛地提了下眼睛:“你女儿今年几岁了?” “七岁。我结婚早。” “那么……您太太呢?” 罗南盯着我,盯了许久,最后没有回答,只化为一句淡淡的:“吃饭吧。” 饭后,罗南泡了杯清茶,他有着和周湛类似的习惯。我盯着他的背影,悄悄转身上了楼,又一头扎进了周湛的房里。 德国医生在下午两点的时候接了个电话,有急事要出门,他和我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医学的东西想通,后来德国医生临走时偶然问及我学历的时候笑了笑,还说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他去去就回来。 墙上的钟分针转动三圈后,周湛的房门被猛地推开。 我转身,周之铭一双老目就赫然对上了我。 他阔步走来,在我面前停下,开口就是一句:“扫把星。” 大手很快扬在空中,但周之铭身后很快就有一只手握住了他手腕:“大伯,这是我的地方。” 我怔愣之余也看出了周之铭和罗南两个人虽是亲戚关系,但很是疏离。 周之铭的手掌慢慢收起,他咬牙切齿地说:“他是和你一起来德国的,为什么他受了这么重的伤。佟叶啊佟叶,你要把我们家害成什么样才肯罢休?一个周雨还不够,连我唯一的儿子你都非要糟蹋得不像人才行吗?” 我完全可以理解一个父亲立场上,他说出这样的话是为了什么。 “周叔叔,我很抱歉。”我低下头。 “我不要抱歉。我只要你一个态度。”周之铭气得哆嗦。 “什么?”其实我大概能猜到不会是什么好事。 “滚!有多远滚多远!永远别接触我儿子。”周之铭暴怒地指着我,鼻头像是按了樱桃似的红。 我缓慢地抬起头,看着站在周之铭身后的男人准备上前,可这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谁敢叫她滚。” 我浑身都僵住了,从周之铭的眼神转变中,我意识到了刚刚没有幻听。 “阿湛,你醒了。”周之铭唇边突起笑弧,越过我。 我缓慢地转身,一双含笑的眼睛正望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