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我求胜,不求死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13章 我求胜,不求死

荒山绿岭间,两个男人的目光相撞,都不显得温和。 我拉了下陆寒深的胳膊:“就说几句话。” “你知道我不会同意。”陆寒深看向我。 “你不是喜欢刺激吗?真正的刺激来临,可你却一点胆量都没有?”顿下话,我压低了声线:“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有分寸的。” 松开手。这次我没等陆寒深表态,看向罗南:“走吧。就在车的另一面说就行。” 罗南点头,和我一起迈开步子,和想象中的一样,身后的陆寒深并没有制止。 “罗先生找我,有事吗?”我耸动了下眉毛。 “你和周湛分手了?”罗南看似和我问题无关的话很有威力。 “分手?”我一阵心惊,不知道怎么回答。和周湛的关系有没有在一起过?分手这个词,一时间让我应接不暇。 下一秒,五个简单扼要的字符窜进耳朵:“周湛在我家。” 我激动地扯住他挺括地白衬衫:“你说什么?”余节反血。 罗南眸底微惊了一下,低头。看着扯住他衣领的手。 我这才反应过来,忙松开手指,顺便摊平了他起了皱着的衣领,尴尬地说:“不,不好意思。” 罗南微笑:“前段时间我听说了你们要办婚礼的事,也偶然看过几次关于你们的报道。这次他在德国受了枪伤,伤口离心脏只有0.02厘米。他能活下来是奇迹。”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努力平复自己急促的呼吸,可一开口还是暴露了自己的情绪。 男人的目光中掺上了些许审视,几秒后,他平缓地说:“昏迷了很久,到现在还没醒过来。不过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毕竟他伤的太重了。但如果一直不醒来,很可能脑干细胞会……” 研究人脑的我自然听懂了罗南的言下之意,要是进入了深度昏迷且一直都没有苏醒的征兆,那么认知能力可能会完全丧失,机体会没有意识、知觉、思维等人类特有的高级神经活动。 “脑电图是直线吗?”我心惊胆战的问。 罗南摇头:“暂时还没有。” 我大大舒了口气:“还好。” 头顶突然落下罗南质疑的声音:“看来你知道他受伤的前因后果,既然你知道,能不能说说。德国警方秘密在查这件事,你的口供会对他们有很大的帮助。” “我,我不知道。”我眼神不由躲避,他和德国特警队的关系很不错,我要是贸然说点什么。陆寒深必死无疑。 十分意外的,罗南并没有再逼问我,但他直勾勾的眼神中满是疑惑和探究,相信他心里肯定断定我是知情的。 短暂的沉默还是让我们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尴尬。 我抿了下唇线,重新盯向他:“罗先生,可我……” 他黑眉微挑:“你什么?”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周湛的。还有你和他以前认识吗?”陆寒深说过尸体不见了,而且我想罗南会主动要求和我谈话。一定也是我之前问他认不认识周湛才找上的我。 “我们是堂兄弟。”罗南一手置进了裤兜里。 我吃惊地张大嘴巴:“堂,堂兄弟?可你姓罗。” “周之铭是我大伯,我随我母亲姓罗。”罗南的黑眸透着幽幽的光。 “原来是这样。”自顾自喃喃了一句,我抬头看着他:“之前没听周湛提过。” 他笑笑:“我们往来不多,我又长期全世界各处跑,有时候几年也不一定能见上一回。” 我看着他和周湛相似的气质,倒也很快认定他说的这一切。 点了下头,我轻声说:“喔。我,我想见他。” 罗南抬手看了下手表:“你可以现在跟我走,停止这次的活动内容。说不定你的出现对他的苏醒有帮助。” 我往后退了一小步:“现在,现在不行。” “你刚刚说想见周湛。为什么我带你去见,你又不肯。”罗南问的温和。 我又咬了下嘴唇:“我要参加这次活动。我,我和别人打了赌,这个赌对我很重要。” “和陆总有关?你,陆总,周湛,三个人的关系貌似很错综复杂。” 我低下头咬紧牙关。 “你们的几句话还真够长的。耽误大家的行程,合适吗?”身后阴鸷的声音传来。 我转头,看见陆寒深盘着手,在两米之外站着。 他大步走来,抓紧我的手腕就把我带离,重新回到队伍中去。 “你们说了什么?”陆寒深低声问。 “原来变态后,好奇心和正常人是一样的。”我心虚地转开话锋。 但陆寒深好像轻易看穿了我的心思,轻声道:“不要转移话题。” 我当然知道不能把刚刚和罗南的谈话告诉陆寒深,沉了沉眸子,镇定地告诉他:“他在好奇你最近不管陆氏的事,还跑来旅游。”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陆寒深的眼神中仍旧透着半信半疑。 “我说,你来德国考察而已,顺便参加了这个活动。”这是谎言,却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最合理的一番解释。 陆寒深不悦的情绪一点点消散,勾起的笑弧有点隐晦:“原因。” “啊?” “隐瞒的原因。”陆寒深的笑弧加深。 “当然是因为陆寒深。我不想他死,不是因为你。” 男人的笑意竟然更浓,他拍了几下手:“很好,你完全认同了我和陆寒深不是同一个体的结论。” “你!”我嘴上吃瘪,多少有点气急败坏。 他挪开我手指:“别斗嘴了,也许你一会就会掉下山,死在这。” “你会让我死吗?”我脱口而出。 “玩具没了,我只能再找新的,但要是玩久了,我也许也会找新的。”陆寒深的语气莫名发了狠。 但我竟一点都不惧怕,至于原因,不过是一个消息带给我的动力。 德国男人和我们介绍了具体的规则,这座山的另外一面有台阶,大概一千六百多个台阶。 比起万步山着实矮了很多,但对于徒手攀岩却不是很轻的任务,而且我们要越过的这面山没有台阶,都是泥泞的山路。 四天前有过雨水,这会泥土应该不会太粘腻,但肯定深处还有点湿润,脚踩上去,不可能完全没有滑下来的危险,更别说我这种没有经验的女人难度就显得更大了。 队伍最后面的白衬衫男人一直站在最后一个,我回头看他一眼,他正好也在看着我。 陆寒深一把揽过我:“死到临头,你还有心思勾搭男人?” “死?”我瞪着他:“我一定会站到最高处,等着你。只要我赢了,你就必须和之前说的一样履行约定,答应我一件事。” “希望我能有机会听到你要我答应的是什么事。”他戏谑的笑笑,声音极快转为阴沉:“这年头,和你一样嘴硬又一心求死的人,真是不多。” 他是一步步引我参加活动的人,可真正到了开始的时候,好几次说的话都让我有种是在制止我的错觉。 我莫名又回头看了眼队伍最末尾的男人,目光又很快落回陆寒深脸上:“我求胜,不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