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最后出现的人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11章 最后出现的人

我盯了他好一会,眼中有浅浅的湿润溢出来。 可不就是笑话吗?我的人生又何尝不是。 人活着如果可以像看书一样能够先翻到最后一页看看属于自己的结局,也许很多经历也就不存在了,很多遗憾也不会成为遗憾。 可是,这不可能。 我就像一只拼命往海滩上爬行的蟹,横着走。歪着走,却还是想用尽全力走到我想去的地方。一次涨潮一个海浪就可能将我打回原形,就算是侥幸没有回到海里,巨大的冲击还是会让我精疲力尽。谁还去回头细算走过的路是愚蠢还是聪明,又不可能重活一次。 “陆寒深,我该拿你怎么办?”我笑着问他,可语气里的悲怆连自己都听到了。 陆寒深沉缓的笑弧蓦地僵住,下巴的也有些绷紧:“再说一次,我不是陆寒深。” 我刚想笑,很快就点点头:“嗯。我不该把你当成他,陆寒深的心没你那么阴暗。” “是么?”眼前的男人咬了咬牙关,突然抓紧我的手,一字一顿地问:“陆寒深在你心里既然这么优秀,你为什么不要他?” 原本趋于上风的我,一下子就哽住了喉咙,脚也不自觉往后退却了一小步。 他步步紧逼。目光犀利地追逐着我继续逼问道:“事实证明,人的善与恶,未必不会得到相反的下场。” 我望进他从暗转柔的眼神中,一时间有点分辨不清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是陆寒深,又不是陆寒深,或者是陆寒深的二分之一。 我咽了口唾沫。底气全无:“不能什么事都套进去。” “喔?“他挑了挑尾音,随后笑了:“你心虚了。不知道怎么反驳?” 我没有说话。 他微微俯下脸,距离被拉近,烟草气息落在我脸上,沉缓了好几下之后,他又挑起唇角道:“让我告诉怎么反驳。”顿下话,他又挨近了些:“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谁欠了谁,有的只有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所有的不能在一起都有原因。你不欠陆寒深,我也不欠他。真要说欠,过不去的都是自己的良心。”末尾的字节最终化作一连串轻浮讽刺地笑:“说来也好笑,人是最喜欢自己逼死自己的动物。” 我震惊地盯着他。一个精神患者竟然能说出这么大悟的话,比很多正常人还要清醒。 “你说你不欠陆寒深,那么,他欠你吗?不是说这世界从来就没有谁欠谁?既然都不欠,在婚纱店你为什么就想杀了我,为什么讨厌陆寒深喜欢的东西!”消失的底气不着痕迹地全数回到体内,方才还不停往后退却的我突然迈开了一步。 这一次。退的人是他。 他紧锁住眉头,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再看过来时眼神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阴鸷。 我心口一缩,赶忙将话锋一转:“不是说要参加徒手攀岩的活动吗?敢不敢和我比一比?” “你?”他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你也会?” 我摇摇头:“不会,但我见过很多次。“ 他终于笑了:“不会还敢和我比。你在找死?” 也许我是在找死。 深吸了口气,我再度对上他的眸:“徒手攀岩除了比技巧,真正比的其实是勇气,我是不会没错,但如果我拿了第一,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陆寒深似乎来了兴趣。 我轻抿了下唇线:“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他想了想说:“如果是让我放了你还是免了,我知道这么做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不是这个。”我摇头。 陆寒深微偏了下头:“那是什么?”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见他非常完美的脸颊轮廓,俊朗依然,但却是不一样的眼神,行为,和感觉。 眼睛微微刺痛了下,我继续道:总之不是这件事,敢不敢和我比?” 陆寒深抬起头,眉头轻微皱了一下:“无所谓,你不会赢的。” “还没开始就下定结论了?” 他点燃一支香烟:“就算是我也未必会赢,这个俱乐部里高手如云,所以你更加不可能。” “这么说来,你不怕和我比?”我趁机说道。 陆寒深顿了几下,答道:“可以这么认为。” 走进俱乐部,我立刻看见一个室内的攀岩场地,比我之前见过的都要高很多,很多男人都在热身。 陆寒深告诉我,真正活动的时候是在离这不远的山峭。等具体参加的人数都到齐了,会一同前往。而且在国外这类非太大型的活动不会有记者,因为见怪不见,但就是这样,所以安全也存在隐患。 听完这些,我的心情有一点点的复杂。 陆寒深的笑声从耳畔划过:“怎么,怕了?” 我偏头看他,点头:“不是怕我自己,而是你。”因为眼前这具身体至少要好好的。 可看见陆寒深眼里的轻蔑我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更像是一种挑衅,也难怪他会轻笑。 笑声过后,他低沉道:“如果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会出现事故,也一定是你。放心,如果这次你摔死了,我顶多会觉得有点可惜,没人陪我玩了,但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我望着他,随后看了下时间:“你说,刚刚在餐厅应约而来的男人这会是不是已经被逮捕了?” 陆寒深盘起双手,根本就没有太在意的样子。 我觉得自己疯了,和个疯子说这些事。余扑投血。 刚刚想转头,他却开了口:“警车还没来,我们都没听到楼下有动静。证明那个人还没有到。” “那他会来吗?”我冲口而出,说完又是悔青了肠子,因为过于愚蠢。 果然,陆寒深很快就答了句:“我怎么知道?管他来不来。帮你一把已经是一时失控的行为。” 陆寒深的这句话说完,我没有再接话下去。俱乐部的人渐渐多起来的时候,我和陆寒深都在登记本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丢下钢笔时,负责登记的德国男人十分不信任我似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就和陆寒深开始用德语交流起来。 有几个词我听懂了,我想大概意思是质疑我这柔弱的身板能不能行。 陆寒深看我一眼,目光很快移到了德国男人脸上,随后戏谑地翘起了大拇指。 登记结束,快要准备出发的时候,我在转角看见了个不速之客。 他脚步沉缓地走来,在折亮的光线下,他的影子独自滑过墙上一幅幅摄影名家拍摄的有关攀岩的壁画,最后在负责登记的德国人面前站定,犹如佛塔矗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