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陆总为什么突然投资影视行业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1章 陆总为什么突然投资影视行业

回过神看着周湛,天真的以为他在用另类的方式安慰我,让我清醒。 “周湛。”第一次这么叫他。 他目光灼灼地看过来,愈发温柔地吐出两个字:“我在。” 我缩缩鼻子:“如果我拿了你的枪,你猜我会怎么做?” 周湛手中的枪却分明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伸手抹去瞬时滚下来的眼泪,微如蝼蚁地告诉他:“我现在是很难受,但我宁可自杀也不会爆了陆寒深的脑袋,知道为什么吗?” 周湛沉默,用温柔的目光纠缠住我。 就算再傻的人,亲眼目睹刚刚的一幕,也该知道我和陆寒深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更何况周湛是商人。商人,是比一般人更能洞察先机的人。 我噙着眼泪笑靥如花地对他坦白:“是我高估了自己。有人说过想要恨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的缺点放大,可如果缺点放的很大还是爱他怎么办?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周湛沉默片刻开了口:“叶叶,陆寒深会和我妹妹结婚,他就是……” 我低着头打断他的话:“嗯,我知道。如果陆寒深结婚了,你就是他大哥。” 所以一定疯了才会和周湛说这些。 我一直承认自己是感情里的疯子。可周湛呢?周湛也疯了吗?为什么还留在我房间?难道不应该警告我离他未来妹夫远点吗? 他仿佛看穿我的心思,突然说:“叶叶,我和周雨,是两码事。” 我没有心思去想周湛的暗示是什么意思,不说话了。 其实想问很多事,比如……陆寒深口中的周雨住在德国吗?再比如……如果周家在德国有房子,你为什么要住我隔壁?又比如……那对未婚夫妻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感情好不好?等等等等。 但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问了。 回国后,我搬去张笑家住了好几天,手机关了很久。朋友原本就少,想打电话就用张笑的手机。 张笑说:“喂女学霸,你这手机七千多,放着积灰倒不如给我得了,我就缺一部这样的手机装逼呢。哎,别瞒我,你心里肯定有事,说说呗。” 放下奶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犹豫的按下开机按钮。 周湛的电话第一时间进来。 我接了,一开口就说:“银行卡账号给我一下。” 电话那头的周湛迟疑了一小会,说:“其实不用。” 在慕尼黑周湛让我二选一,我不会做周湛的情人,更没富有到能赔偿四千万的违约金。 所以最终决定还是按照合同出演女四,在自己一笔一划勾勒的故事中沦为不起眼的旁观者。 那么制片人和小演员,不该有太多交集,更何况陆寒深那天的警告还犹然在耳。 “你不要钱,那明天我把手机寄到你办公室。”我说。 “叶叶,如果非要坚持,自己来给我。我在你家楼下,你好像这几天都不在,我等你。” 挂了电话,张笑一脸八卦地看过来:“背着我谈恋爱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打动绝缘体佟大博士的芳心。” 我用手戳她额头,笑了笑:“没谈。手机他买的,得出去一趟还他钱。” 说完我就拿起不停进来短信提醒的手机和包往门外走,张笑在身后喊:“几点回来?回来早给我带点羊肉串。” 北京这座繁华的城市,夜里八九点,天幕黑得像被墨汁涂满,但各处的灯火和霓虹还是把这座城市照得异常炫目。 我开着十几万的经济型车系,越过杂沓的人流在个红绿灯前停下,抬起头的瞬间,心狠狠被戳痛。 CBD的一处商贸楼上挂着巨大的液晶显示屏,画面里的人是陆寒深,没有声音,但有字幕。 主持人问:陆总一直低调神秘,为什么突然开始接受各种采访,而且还投资影视行业? 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优雅驾着腿,毫无表情。 我牢牢盯着字幕。 他说:接受采访是因为看到了媒体的诚意,至于第二个问题,我未婚妻的大哥做这块,投资影视行业不难解释。 主持人又问:哎,陆总要结婚的消息对我们广大妇女同胞来说简直是噩耗。对了,最近有知情人士爆料陆总在大学的时候交过个女朋友,还是中戏的? 我抓紧方向盘,心突突跳。 过了十来秒,陆寒深用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态度掀起薄唇。 然后我就看见一行扎眼的白色字幕:我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