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你,可以教我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08章 你,可以教我

我盯着他,有好几秒钟的时间都不曾说话。 研究脑科的我自然知道碰见这种病人必须要顺着他,可我还是试图让他能够快点清醒。 深吸了一口气,我慢条斯理地说:“你们是一体。” “不是。”突然间,陆寒深的声音阴透了:“他愚蠢,执迷不悟。” “他不蠢。”我又吸了口气平静地说。 砰 男人的大掌重重拍在了餐桌上。光洁的白色瓷盘不由狠狠一震。 他站起来,双手撑住桌面,长身微附,阴邪地盯过来:“我和他比起来,很显然更优秀。” 我淡看他一眼,叉起一块肉食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着:“那也只是你这么认为。” 餐布被陆寒深的大手用力地一掀,似乎带着扭转命运的力量。 一时间桌上的盘子纷纷向我倒来,片刻功夫,原本就颇显脏乱的我就像鬼马画家的调色盘,五颜六色,脸上也尽是稠糊糊的东西,这样的我,就算是丢到垃圾回收厂也毫不违和。 我依然坐在原位,好像刚刚的一幕根本就不曾发生过:“你看。你暴躁了。如果是陆寒深听到这样的话,就算内心波涛汹涌,也会暂时喜怒不行于色,这证明你的心理素质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男人的脸露出的不悦几乎要把屋内的灯光全部击碎。 但片刻功夫,这种愤怒渐渐隐去,最终消失在他岑冷的眸底。 他一步步走过来,弯腰,拿起倒在地上的餐巾盒子。 葱白修长的手指从盒子里抽出了好几张纸,他开始擦拭我的脸,动作仔细,情绪也十分讳莫如深。 “之前不是说,以和我做朋友为目标?你就是这么挖苦你朋友的?”他说的缓慢,但每一次字都透出不可磨灭的邪气。 我顿了几秒。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可笑的是因为没有什么力气。紧握的瞬间手就发抖而松开。 他手腕上的金属手表一下刮擦到我的掌心。落下道浅淡的红色痕迹。 “嗯?”他有些疑惑地挑了下尾音。 我对上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暗淡光芒,说:“我向来朋友少,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你,可以教我。” 没错,我试图窥探他第二人格的喜怒哀乐,从古至今都流传着一句话,心病还须心药医,找出致病的真正原因,才有可能被治愈,当然,国外虽然也有过成功案例,但从比例上来说,几乎和没有希望差不了多少。 陆寒深盯着我,薄唇浅浅一勾,但有别于正常时候的他,看上去总归还是带着残忍和杀戮感:“想把他找回来?这不可能,他回不来了。我爱这具身体。”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们是一体。”我瞪着他。 他思索了一会:“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你总是这样说,会让我很不愉悦。怎么样才能把你的性子磨平,把你浑身上下尖锐的保护刺给一根根拔出?”顿下话,他笑了笑:“或许饥饿并不能让你觉得恐惧,让我想想,什么方法更合适你。” 说实话,有那么一秒的时间心跳突然就漏跳了一拍,毕竟眼前的‘他’不能当作一个正常人来看。 可当我再看他时,很快就莫名地冷静下来了。 “什么方法你都可以试试。”我冷不丁冒出一句。潜台词是,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会隐隐地抵抗,不会屈服这种异样的暴力。 陆寒深点了点头:“我似乎有点知道姓陆的为什么看上你,你确实有惹人注意的资本,当然,不是你的皮囊,而是种说不清的感觉。” 我笑了笑:“因为你是水瓶座,水瓶座的男人对捉摸不透的女人最好奇。” 说来也奇怪,生命中两个对我示好的男人都是水瓶座,本来并不太信星座的我,越来越觉得星座有时候也是个很好的参考。就连陆寒深的第二人格也终究避免不了残余些水瓶男人骨子里的特性。 他却眯了眯眼,阴邪的笑了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耸了下肩膀,趁他脸上还挂着笑,说道:“说吧,接下来准备怎么折磨我?” 他盯着我,眸底闪过思索。宽厚的右手抬起,手指在下巴处敲打的好几下,突然问:“你喜欢做吗?喜欢男人吗?”围乐池划。 闻言,身子蓦地一僵,这是我最害怕的事。 接下来我的回答很可能左右这个男人的行为。 “喜欢。给我找持久性好的,当然,还要长的好看的。” 他愣了愣,摇头:“你喜欢?” 心中陡然一紧,所幸我还是个演员。 我的眼神刻意不去躲避他直勾勾射过来的眼神:“当然,两性关系是人的本能。” 安静,又是死一样的安静。 这段时间中,我的心跳层层加快,可眼神依旧很倔强,这是故意的,好比在生死和黑白中周旋。如果不是经过最近那么多事,或许现在的我难以这么沉静。又或许,危机来临时的镇定在潜移默化下都是和周湛相处时慢慢练就的。 “好吧。”他突然开了口,却只有两个极简的字节。 如果这会有心跳检测仪,很可能我时下的心跳已经攀临到了顶峰,心跳太快而缺氧的感觉一下子升腾起来,蔓延着我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肉和血液。 “想给我找几个呢?”我问到。 陆寒深的舌头轻轻舔了一圈嘴唇,摇头:“一个也不找。我讨厌安排你喜欢的事。” 听到这句话,提起的心脏终于回归原处,呼吸也缓缓趋于平稳。 “所以呢?”我问。 他走到我身后,双手放在椅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而我并未转头,静静等待他接下来会说的答案。 “其实你刚刚的提议还挺不错的。或许我可以让你先试着了解我,然后让你一点点发现我比起姓陆的,强在哪里。”男人尾音的最后一口气流吹进了我耳朵里。 感觉上有点暧昧,但更像是种明显的挑衅。 我点头:“是个好主意。或许你真的比他强。” 时机到了,开始顺着他。 果然,身后很快传来一连串愉悦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