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年轻不怕爱错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04章 年轻不怕爱错

“陆寒深!你居然投靠老陈!”身后传来周湛的一声斥喝。 老陈爽朗地笑了几声:“周先生,就算不用你,我自有人愿意代替你。” 我怔怔地看着他,一开口就哽咽了:“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第二人格,害陆珊死的是你,在婚纱店要我死的也是你。对不对?” 陆寒深先是一愣,随后薄唇缓缓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可我心里却莫名有了答案,崩溃来得不是时机。 我抓住他手臂,用力的嵌进去。咬牙切齿道:“为什么?” 陆寒深没有说话,举起枪,对准周湛的脑门:“不用知道原因,看清楚结果就行了。” 砰 明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却好似一把薄薄的刀子,深剜进我心里。 醒来的时候,橙黄的光线一下就折进眼睛里。 陆寒深坐在床边直勾勾地盯着我,脑袋有好几秒的时间都是空白的。 “醒了?” 我坐起身,一把揪住他挺括的衣领:“他呢?” 紧跟着。短暂的沉默横在我们之间。 “他呢?周湛人呢?”完全能感觉到自己红透了眼睛。 我记得,陆寒深拿起枪对准周湛的头,然后听见了枪声,再然后我双眼一黑,醒来就是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 陆寒深的眸低垂,目光落在我的手指上,他不疾不徐地拿开我的手:“他没事。” 我不由轻怔了一下,顺着陆寒深瞥着的方向看去,阳台上,一个身穿干净白色衬衣的男人正温文尔雅地笑着。 我掀开被子下床,一步步走向他,最后几步,我是奔过去的。 周湛张开双臂。直面迎击我的冲撞,他稳稳地抵住这份力道。用力把我搂在怀里。 “叶叶。我没事。”周湛的嗓音低柔。 我松开手,回头看了眼陆寒深:“你,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寒深点燃一根烟,猛烈吸上一口:“那天去医院,周湛把你们的处境告诉了我。” 我看向周湛,他唇边的笑弧意味深长。 那天周湛明明告诉我,他和陆寒深的谈话内容是关于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孩子’ 正想着,周湛一把搂住我,对陆寒深说:“谢谢陆总这次及时出手。” 我听得云里雾里,周湛带我走到沙发处坐下,有条不紊地解释道:“我预感到老陈在放我回国前肯定还有别的花招,他是个多疑又小心的人,但之前的一切都进展的太顺利,反而让我觉得有点不安。那天陆总来医院,我就简单和他说了下我和你的处境,老陈手眼通天,自然知道我和他之间是对手关系,陆总就假意去和老陈那只老狐狸通风报信,说我不打算和老陈合作,这样一来,老陈自然会给我一次最后的‘机会’,他手上的底牌也会尽早亮出来。” 听完这番话,我心里唏嘘不已。 “你是说阿姨?”老陈最后的底牌?“她的脚?”我不由看向陆寒深,说实话,陆寒深开枪的时候我真的吓到了。 陆寒深清冷地瞥我一眼:“她没事,如果不这么做,很难让老陈放松警惕。” 我皱着眉头:“那声枪响……” “秦九在外面接应,带了德国警方的人过来。”周湛说:“那声枪声,陆总最后关头调转了枪口打在老陈的腿上,紧跟着武装警力就一拥而上。 “秦九。可我们吃完饭就分开了啊。”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周湛。 他笑笑:“叶叶,还记得我送你的耳环吗?” 我伸手一摸:“什么时候带的?我没有带过啊。” 周湛说:“前一晚你睡着的时候我帮你带的,接收器在和秦九达成合作时偷偷交给了他。” 我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难不成在我上厕所的时候,你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起算计了我?” 周湛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叶叶,这不是算计。是保护,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出现问题才会这么做。结果秦九觉得我们晚上出现的地方很奇怪也很偏远,觉得不对劲,打我们电话又都没有信号,所以就冲动得带了警察赶过去。准确来说,秦九的莽撞正好在这时候帮了忙。” 恰在这时,陆寒深手里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 他丢了烟蒂,走到我身后,冷不防地说:“我有一个疑问。”顿下话,陆寒深冰凉的眸子直勾勾望着我:“什么是我没有第二人格?什么叫害死陆珊的人是我?” 连续两个过于平静的反问。 我和周湛的脸色都是一变,一时间互相看看,全都没有说话。 陆寒深的眸愈发暗淡,目光从我脸上悄无声息地移开,落在了周湛脸上:“既然佟叶对我们的计划不知情,那在黑布林说的话应该不是预先准备好的台词。” 尾音落下,我心里一阵突突。 怎么办,要穿帮了。怎么解释才能显得合情合理? 正在我愁着要怎么酝酿谎言的时候,周湛突然温温吞吞地开口:“陆总,你这么聪明,应该猜到了。最了解自己的莫过于自己,难道你从来没有过在某一天醒来,对前一天记忆出于空白的经历?” 我脑子一懵,不可置信地盯着周湛:“你别说了。”围讽有扛。 陆寒深眯了眯眼:“你们的意思是……我才是杀我姐姐的凶手?” 周湛笑了笑:“你应该学会正视这件事。” 陆寒深修长的身躯微微一倾:“不,不可能。” “回国后我可以给你证据。你知道的,国内不重视解离症,既然事情说到这个份上,我建议你立刻移民。” “你撒谎。这只不过是你用来骗佟叶的招数。”陆寒深点点头:“我明白了,为什么她会爱上你。你是用这个谎言让她对我……” 周湛撩起一只衣袖,陡然将陆寒深的话打断:“你看看,这是你的杰作。” 他盯着上面的柳叶刀伤,目光定格了好几秒。 周湛长眉一弯,柔声道:“你这把刀原本会刺在佟叶身上。这是我和她一起亲眼目睹的事,在一家婚纱店。我不信你对自己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就算是不清楚,也总该有过疑惑的时候。比如,你家里会不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它们可能是衣服,帽子,眼睛,袜子……各种你并没有印象的物件。” 我死死盯着陆寒深,他冰彻的眼睛这会布上了些细小的血丝。 他像是抓住最后一缕希望般看着我:“假的?” 我低下头,过了很久才说:“是……真的。” 陆寒深的咬肌微微一迸,似乎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周湛上前,视线与陆寒深持平:“陆总,不是叶叶辜负了你。而是你误解了爱情的意义。它终究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不是经过了无尽等待还可以升温的东西。真正把她逼疯了来到我身边的人,都是曾经口口声声说为她好的人。而我能理解她的过去,相信和她的未来,并包容她的现在。年轻不怕爱错,你们曾经的‘天长地久’我没有参与,所以我和她以后的柴米油盐也请你不要介入。” 陆寒深的眸子缩了缩,看向我,极力平静地说:“也是你希望的?”